|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二百一十三章 明黃的裙子

第二百一十三章 明黃的裙子 (1/1)

小說名稱《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作者:雲初月  更新時間:2018-05-23 18:15  字數:2273

可以說是十分驚艷的出場了,她的光芒甚至蓋過了李夫人,就連她手上的大鑽石也黯然失色。

大家都紛紛側耳打聽這位夫人是誰。

沈佳眼睛直視著前方,雖然她面無表情,但是心裡已經害怕得不行。她放眼看去,沒有一個人是認識的,她雙手緊緊交握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道該往哪邊走。

小藍瞧見沈佳僵硬的表情,便知道小姐在緊張了。她看到一個前方有一個空著的位置,她剛想讓沈佳過去坐。

這時候有一個溫柔的女性迎面向沈佳走上來,微笑地看著沈佳問道:「請問你是新來的夫人嗎?」

沈佳肯定她是不認識對方,但是在陌生的大環境裡面,第一個給予她善意的格外令她印象深刻,她也微笑回答她說:「嗯。你好啊。」

女生的直覺告訴沈佳,面前的女性是可以信任,於是她便湊到她耳邊小聲詢問道:「對啊,不過我是第一次過來,不清楚這裡是要做些什麼。」

女性先是一愣,然後失笑,捂著嘴巴笑的十分優雅:「這裡就是讓姐妹們喝喝茶,聊聊天的地方,又不是做禮拜,你不用拘束。」

沈佳悻悻地笑笑。

女性自我介紹我:「我丈夫是于氏的總裁,你可以叫我於夫人,不知道怎麼稱呼您。」

沈佳臉上閃過一絲猶豫,最後她還是大大方方地回答說:「叫我華夫人好了。」

這個姓氏在天南市不能說是不常見,但是能夠進入這個場所的,能姓華的就少之又少。

於夫人錯愕地問道:「請問你的丈夫是。」

「他是華氏集團的總裁。」沈佳知道自己終究是逃不過這個問題,乾脆承認。果然她在對方的眼裡看到了驚訝,沈佳心裡懊悔極了,她甚至無法預料自己接下來的命運如何。

幸好,於夫人是一個很有教養的女性,錯愕以後還是親切地帶著沈佳到她們的桌邊上坐。

沈佳遠遠便看見她那邊上一溜煙的夫人私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還一邊瞧著沈佳,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沈佳知道一定不是好話。

等待她走進,那些夫人已經分開,帶著虛情假意的微笑和沈佳打招呼。

於夫人逐個給沈佳介紹那些夫人,都是有來頭人物的夫人,她挨個把她們丈夫名頭說完,沈佳就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她們的稱呼。

其中一個付夫人長得格外的嫵媚,年紀應該比她大不了多少,率先和她搭話:「我一直很想見識一下華總的夫人,可惜聽說你不喜歡參加熱鬧的活動,我覺得遺憾,沒想到今日終於能見到你了。果然和想像中的一樣,明亮動人啊。」她說著,不經意往沈佳衣服的一角看去,發現是某個牌子的限量定製版的衣服,眼裡閃過一道嫉妒的光芒。

她一段話裡面繞了不知道多少個彎,沈佳一聽心裡就覺得有所抵抗。心想她哪只是想見識那麼簡單,她結婚完家裡就出事,她還出現在這種場合,是想讓她們看笑話嗎。

「對啊,華夫人,你身材高,皮膚又好,有沒有什麼秘訣可以教一下我們嗎。」護夫人看起來十分期待的模樣看著沈佳。

沈佳點了點頭說:「我沒有特別注意保養,一定要我說的話,大概早睡早起吧。」

聞言,小藍轉過頭偷笑。

一番話把全部夫人都說的噎住了,沒想到沈佳態度那麼囂張。

申夫人乾笑著說:「華夫人真是會開玩笑。」只是她的笑聲沒有打破尷尬,而是讓氣氛變得更加尷尬。

沈佳是於夫人請過來的,場面變得尷尬,她也不好下台。於是她雙手一拍,興高采烈的問道:「對了,我們來聊一下大家最近喜歡做的事情吧,這樣能夠增進我們的感情,讓我們彼此更快熟悉起來。」

「你說是不是呀華夫人。」於夫人認真的看著她,裡面甚至帶上了強迫的意味。沈佳在她的眼神下,艱難地點頭:「嗯。」沒想到於夫人臉會變得那麼快,她開始還以為她是以為溫婉動人的女子,她生氣起來竟然如此咄咄逼人。

付夫人伸出自己修長晶瑩的手指,驕傲地給大家展示說:「你們看!」

沈佳乍一看什麼都沒有發現,倒是一旁的申夫人率先一拍掌說:「你做了新的美甲?」

付夫人揚起了下頜:「嗯哼,我之前的美甲師太沒有藝術感了,做來做去都是那幾款,聽說日本有一個新的美甲很潮流,我和我老公說,他立即請了日本知名的美甲師回來給我做。」

眾人驚嘆,紛紛讚美說很好看。

水晶指甲裡面裝著水珠和寶石,她手指微微搖晃,寶石就隨之晃動,閃亮奪人。

沈佳撇了撇嘴角,有些嫌棄看著她的指甲,她一直覺得在指甲裡面放著水,難道就不怕指甲會變質發臭嗎。

護夫人說她最近喜歡看書,她的老公給她建立了一個小型的圖書館,就坐立在天南市的市中心,有空邀請大家一起過去。

申夫人眼珠子一轉,有些傷心地捂著臉說:「唉,看你們的日常活動那麼豐富,就我最沒志氣了。」

付夫人欣賞完自己的指甲,睨著她說:「哎喲,難得和華夫人見一面,就說出來和分享分享嘛。」

「我前段時間喜歡旅遊,我老公就請一個月假,和我環遊世界,這不才剛回來。累個半死,以後請我去我都不去了。」申夫人嘆息一聲。

眾人的眼神立即變得犀利起來,紛紛往她身上甩眼刀子,但是她像是看不見似的,繼續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面。

沈佳看得目瞪口呆,但是死也不把內心話語表露出來。

於夫人微笑著說:「看來大家的丈夫對你們真上心啊。」

申夫人一問:「那你呢。」

於夫人沉吟一會,說:「嗯……也沒有特別的,平常就在家裡帶帶小孩。」

付夫人嫌棄地看她一眼:「傻呀,有保姆,還要自己帶嗎,女人的身體可是很嬌貴的。不對自己好一點怎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