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來找人

第一百一十四章 來找人 (1/1)

小說名稱《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作者:雲初月  更新時間:2018-05-23 18:15  字數:2467

她嘗試伸出腿下床,一陣刺痛從腳踝攀升,她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上。

她連忙扶住床沿才不至於太狼狽。

她在心底暗暗罵自己沒志氣,不過才一個吻就讓自己渾身無力。

不過,這件事她絕對不能告訴華景辰,不然華景辰一定不會放過華景升的。她不想由於自己的原因,讓兄弟倆互相殘殺。

她到浴室洗了把臉,讓自己看上去正常些,才慢慢走出辦公室。

她睡了一個小時,公司的人都回來上班,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華景升離開的異樣。

沈佳把早上的工作拿出來,只是怎麼也看不下去。華景升噁心的觸感還留在她的口腔裡面,害怕,恐懼,噁心的情緒後勁強烈席捲上來,衝擊沈佳脆弱的神經。

『啪——』一顆水珠砸在文件上,暈開黑色的墨跡。接著淚水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接而不斷地落下。沈佳無聲地哭泣起來。

忽然一隻白皙的手出現她的眼前,霸道又強硬地抬起她的下頜,讓她仰著頭,淚水陸續沒入她的髮際。

「嘖嘖,真是個小可憐。」女人疼惜又無奈地說道。

沈佳淚眼朦朧中看不清對方的面孔。直到她溫柔地擦去她的淚水,沈佳視力逐漸恢復,那雙高傲的桃花眼,性感乖張的妝容,面前不是Prada還能是誰。

「MaRio的姐姐?」沈佳不確定的,喃喃地說道。她臉上霎白,臉上浮現慌張:「你怎麼在這裡!?」

「不用緊張,我不會告訴華景辰。我們換個地方聊天吧,這裡不是聊天的好地方。」她豐厚的嘴角上揚,把公司一大幫還沒開葷的男人引誘得嗷嗷直叫。

沈佳趕緊低下頭抹乾凈淚痕,站起來,準備和她換個地方說話。

Prada開的是法拉利,暗紅色的車身彷彿流動的鮮血,很符合她的風格。Prada坐進車子裡面,對她招了招手,沈佳猶豫地開口說:「我們不能在公司附近什麼地方說嗎。」

Prada手指敲了敲方向盤,微笑說:「你說呢。」又來了,這頤指氣使的女王氣勢。

沈佳很快跪倒臣服在她腳下,乖乖上車。

Prada好像沒有立即想和她聊天的意思,開車載著她在市中心兜兜轉轉好久。最終停在一家美容院前面,裝修華麗的門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消費得起。

沈佳說:「Prada小姐,我還有工作……」

「女生就是要對自己好一點,你不是華氏夫人嗎,為什麼你還要給你老公當小秘。我跟你說,讓自己的夫人留在公司工作到哭的男人都不是什麼好人。」Prada勾著包包的銀鏈,犀利點評道。

沈佳汗顏:「其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好了,我明白了,先進去吧。」Prada伸手攬住她,往裡面走。裡面的小姐們看見是Prada立即熱情地向她打招呼,儼然已經是這裡的熟客。

Prada勾手對她們說:「先給這位小可憐做個補水面膜,瞧她眼睛哭得都腫了。」

女生們一看紛紛心疼地圍上來,帶手足無措的沈佳到床邊讓她躺下。

沈佳連忙伸手阻擋說:「不不不,我不用做。」

Prada早就在一邊的按摩椅坐下,幾個女生拿出工具熟練地給她弄指甲。

她一派悠閑自得說:「不用緊張,就當緊張工作後的放鬆嘛。」

女生們笑嘻嘻地附和說:「就是就是。」不容她反抗將她按壓到床上,就倒出洗面奶往她臉上摸。

沈佳被眾人胡鬧一陣,什麼氣都沒有了,無奈地隨她們弄去。女生們的動作十分專業,洗臉按摩樣樣精通。

沈佳感覺全身的疲憊在女生巧妙的手法之下消散殆盡,怪不得那麼多有錢人喜歡來美容院。這是有他的道理的。

沈佳睡了很久,又受到驚嚇,再也睡不著,只能在敷面膜的空隙中望著天花板乾瞪眼。

「Prada小姐……你可以說你的目的了嗎。」

她不忘記Prada為什麼會突然在華景辰的公司裡面。

Prada揮了揮手,讓女生退下,她走到沈佳的身邊,在她身邊坐下,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

「我本來是想向華景辰要人的,沒想到你就在公司裡面。我就省下那個力氣咯。」她笑眯眯地說道。

她真的想直接告訴華景辰!

沈佳掙扎地想要起身,被她按了回去:「先冷靜一點。」

「你要告訴景辰!」沈佳的臉部不能用,只能用眼神要控訴她。

Prada聳了聳肩膀:「嗯?所以呢,他知道不是遲早的事情嗎。」她說的理直氣壯,沈佳差點被她氣出心臟病。

「小佳佳,我們來談個條件。你來當我下個季度的模特吧,相對我會給你薪水的。模特的收入可是很客觀的,只需要你在台上走幾步,大把錢就能進入你的口袋。」Prada靠在她的耳邊誘惑道。

「我……」聽到錢,本來就是個窮人的沈佳瞬間眼睛發亮。但是一想到華景辰,就變得失落起來。要是她去當模特的話,華景辰會不會答應讓她去呢。

「你只是擔心華景辰的意見對不對。」Prada一眼看出她的猶豫。「愛你的男人不會阻止你做喜歡的事情。」Prada又開始灌輸她的觀點,她微微一笑:「那樣的男人不要也罷。」

「為什麼是我,我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優秀。上次我上台,台下觀眾反響不是不大嗎。我只會幫倒忙而已。」沈佳逃避似的閉上眼睛,她從小到大,被父親嫌棄,被家人唾棄。沒有什麼能做得好的,唯一一份設計師的工作,結果去了全被人派遣做些打雜的事情。

她實在想像不出自己有什麼資格站在那個光彩多人的舞台上。

Prada一愣,驚訝地看著她說:「你難道不知道自己多有天分嗎。」

沈佳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有多少資本。我根本無法勝任,充當你的衣服的模特。」

Prada平靜地打量她,這個女人被自己根深蒂固的思想所禁錮,唯一讓她從黑暗角落中,走出來就是讓她曝光在舞台,把自己赤裸裸地展現在人們面前。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她說。

沈佳訝異地看著她,Prada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頓地告訴她:「你的優秀,只要你站在舞台上,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