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一百零一章 收留

第一百零一章 收留 (1/2)

小說名稱《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作者:雲初月  更新時間:2018-05-23 18:15  字數:2421

對著車子就破口大罵起來:「陳助理,你是怎麼開車的!知道我多矜貴嗎,撞傷了,你要怎麼給女生們賠一個男朋友啊。」

把濫情說得理直氣壯,他也是第一人了。

華景辰皺著眉頭從車子下來,問道:「你怎麼過來,我記得我答應你的條件,不包括你的吃喝拉撒吧。」

吳宸逸難得被噎了一下,他挫著手討好地笑道:「景辰,反正你都答應了,乾脆好人做到底。你就收留我一晚上嘛。」

華景辰朝他翻個白眼:「沒有客房。你給我睡卧室,還有今晚你你給我好好說明原因。」

說完,他徑直走入別墅,沈佳和吳宸逸則是跟在他的後面。

吳宸逸悄悄湊近沈佳,在她耳邊小聲地問道:「小佳佳,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怎麼覺得今天的景辰像是吃了火藥一樣。」

沈佳臉上浮現一絲尷尬,她『嗯』了一聲再沒有理會他。

吳宸逸奇怪地打量兩人,發現兩人也很不對勁,兩人平時都是如膠如漆的,現在居然拉開一大斷距離。

趙管家見到華景辰身後的吳宸逸微愣一下,華景辰替他解釋說:「他過來投宿一晚,不用給他準備客房。」

趙管家恭敬地點了點頭說:「好。」

吳宸逸:「……」兩主僕合夥欺負他是吧。

華景辰走到沙發上坐下,便開始興師問罪:「好了,你可以說,你剛才打那通電話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你說你惹上麻煩,讓我收留你的原因是什麼。」

華景辰不愧是總裁大人,開口就直奔主題,刀刀見血。

吳宸逸陷入回憶當中去,一下子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精彩,紅青藍綠紫輪著變幻一圈,慢慢才恢復正常。只是表情依然十分複雜,像是踩了狗屎一樣。

「很難以啟齒?」華景辰蹙了蹙眉,他很久都沒見過他吞吞吐吐說不出話的樣子,上一次還是他第一次遺/精。

以前的吳宸逸可不像現在處處留情,可是一位純情得不得了的男生。也不知道期間發生過什麼事,導致他在成長的道路上,發生了意外。這個扯遠了,說回來。

他猶豫著開口說:「我惹上一個不應該惹的女人。」

「你惹的女人還少嗎。」華景辰新奇道。

「不是!我在酒吧認識的她。景辰你知道BLADE酒吧吧,那裡都是上流社會的人交友約炮的地方。來的人都是抱著要玩的心態。」

「她開始表現得很生澀,我以為她是新來的小明星或者模特之類,見她長的不錯,就上去和她聊天。帶她去開房,她又不拒絕,所以我就順理成章和她做了。誰知……」吳宸逸說到這裡,陷入了深深的悔恨當中。

「她第二天就說我是她第一個男人,要我負起責任,和她結婚!」吳宸逸眼睛都瞪大:「我才多少歲,我還很年輕不想死在婚姻的墳墓裡面啊!」

早已踏入婚姻墳墓的華景辰:「……」

「你不是向來都很擅長處理這種事情嗎。」華景辰淡淡地問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一般的招數對她根本沒有用。她百毒不侵的,而且她的身份根本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吳宸逸說著,雙手插入自己的髮際,狠狠揪住,彷彿想起痛苦的往事:「她是林將軍的小女兒。」

聽到這個名字,就連向來淡定的華景辰也訝異地微微張開唇。

天南市的林將軍來頭不是一般的大,從軍三代,祖爺爺還是開國元勛,跟著主席挨過槍子當過靶。從爺爺到林將軍,都是在國家軍隊裡面為國家服務。

穿上軍服往外一站,上衣的勳章都擺得滿滿當當,不得不令人感嘆。

而這林將軍,家裡有三個大兒子,女兒最小,也是最受寵的一位。想像一下滿是男人味的家庭,誕生一個香噴噴的小公主,誰不趕著寵著護著。何況林將軍向來喜歡女兒,對小女兒更是寵愛有加。

既然林家把小公主保護得那麼好,為什麼她會出現在BLADE魚蛇混雜的酒吧呢。

華景辰和沈佳有同樣的疑惑。

「然後呢,你就逃了?」華景辰平靜地問道。

「不逃,難道我去等著她向她老爸告密,等林將軍派兵抓我去和他女兒結婚嗎!我多可憐啊。」吳宸逸歇斯底里地吼叫道。

沈佳聽完他的敘述以後,心裡一片平靜,一點都不同情他。「你都把人家女生第一次拿走了,相比起來,那個女生還比較可憐一點吧。」

「拜託,現在是多少世紀了。有人還在乎處女不處女這個問題嗎,要我用下半身去彌補她,我寧願她老爸打斷我的腿!」吳宸逸咬牙切齒地說道,恨不得豎起四根手指發毒誓。

「……」

華景辰冷靜地聽完,雙手交握放在胸前:「所以,你打算躲多久。」

「這個……」吳宸逸猶豫起來,「等到她不再追著我結婚為止吧。」

「你以為你躲來我公司,她就不會發現你了嗎。既然你知道她的背景,就應該知道她的勢力,要找到你是分分鐘的事情。」華景辰毫不留情戳破他幻想。

吳宸逸一噎,大手一揮破罐子破摔:「我不管,反正在這裡呆的一天是一天。她來了,還有你的保鏢保護我!」

沈佳:「……」剛才不是還說住一個晚上而已嗎。

華景辰無奈地朝天翻個白眼:「隨便你吧,不要打擾我的睡眠就行。」說完,他無視後面吳宸逸感恩戴德的歡呼聲,徑直往樓上走去。

沈佳猶豫一下,也跟在華景辰身後上去。

兩人明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