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第三十三章 你的想法

第三十三章 你的想法 (1/1)

小說名稱《強婚侍女:辰少,早安》 作者:雲初月  更新時間:2018-05-23 18:15  字數:2491

華景辰挑了挑眉:「不餓?我看你是想和我作對吧。開始後悔簽字留在這裡了?」

深藍色的眼睛開始閃爍起危險的光,沈佳心一沉,暗喊一聲:不好。趕緊解釋說:「我沒有後悔!」

「你是在害怕我嗎,佳佳。」華景辰沉下聲音。

「我……我幹嘛要害怕你。」沈佳視線飄忽。

華景辰放慢了步伐慢慢逼近她,他每向前走一步,沈佳就往後倒退一步。

直到華景辰把她逼到床沿邊,他才開口說:「不怕我,為什麼要後退。」

他藍色的眸子在她臉上徘徊,氣息與她的膠著糾纏。沈佳一抬眸就能碰見他高挺的鼻子和緊抿的嘴唇。

「那是……因為你靠近,我才……」她剛張開嘴,男人的氣息不由分說地覆上,大手開始在她身上四處點火。

沈佳身體僵硬得像一塊石頭,定定地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親了許久,華景辰發現懷裡的人一點動靜都沒有,他索然無味地放開她。

「你很討厭我的觸摸?」

沈佳搖頭,可是身體仍然不聽指控顫抖不已。

她的反應惹怒了華景辰,男人一把將她推到,將她壓倒在床上。親吻散落在她的脖子和肩膀……

忽然,寂靜的空間響起與氣氛不相符的聲音。

男人一愣,看著身下的人,表情有些迷惑。

沈佳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她的肚子竟然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平時華景辰不家的時候,她都感覺不到餓意的。

一定是華景辰消耗了她的精神力,嗯沒錯!不過……真的有點丟臉啊。

「你餓了。」華景辰肯定地說。

這不是廢話嗎,為什麼要說出來給她聽!

沈佳捂住紅通了的臉頰傲嬌地說:「我沒有!」

華景辰靜靜地看了她一會,才從床上下去說:「你先下去吃飯吧,我去換個衣服呆會就來。」

沈佳本來還想像征性地拒絕一下,可是肚子不斷地唱空城計,她連自己都無法欺騙下去。於是順著他的話,自己到下樓。

小藍抬眼見到沈佳出來,別提有多高興。

她興奮地衝到沈佳的面前說:「二小姐,你終於出來啦。林媽已經幫你把食物熱好了,我立即去把菜拿出來。」

沈佳一愣,叫住要離去的小藍說:「我不是讓你把菜拿走了嗎,為什麼還要熱呢。」

「啊,這個啊。」小藍大大的眼珠子嘀溜一轉,機靈地說:「這是華總剛才特意吩咐我的。我想華總也是很關心你的。」

沈佳聽完後,心情有些複雜。

華景辰時冷時熱的態度,讓她感覺自己成為一隻橡皮球,有時擠壓的喘不過氣,有時候讓她處於雲上輕飄飄。

她甚至分不清他到底在想著什麼,讓她煩躁不已。

小藍很快就把飯和菜給她盛上來,吃到四分之一,華景辰就從房間出來。

管家迎上去,華景辰只和他說了一句話,趙管家便離開。

回來的時候,手上拿著一瓶不知道什麼年份的紅酒。

就這樣她吃她的,他喝他的酒。

華景辰坐在主位上,翹著腿,隨意靠在椅背上一手搖晃著高腳杯。深紅的液體在玻璃杯中搖晃,閃著迷醉的光芒。

他輕抿了一口,唇上沾了紅色的光芒,只是一舔便散發出致命的荷爾蒙氣息。

沈佳看得出神,連口中的飯都忘記下咽。

華景辰撇了她一眼,淺藍色的眸子彷彿大海般深邃。沈佳趕緊低下頭,把菜扒進嘴裡面。

「菜好吃嗎。」他撐著下巴問。

沈佳口中咬著筷子,木訥地點頭:「唔。」

「那你就吃多一點吧。」他說完,收回了視線,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以後,不許不吃東西。」他命令說。

沈佳皺起眉頭:「我要不要吃,是我的自由吧。」

「那我想問問你不吃的理由是什麼。如果你找不到說服我的理由,這個要求就不成立」她竟然敢反駁?華景辰轉頭眯起眼打量她。

「我不想吃,這難道不能成為理由嗎。」她倔強地回視他。

「不能。因為你的聲音已經先於你一步,告訴你,你餓了。」他指了指她的肚子,意指剛才她肚子叫的事情。

沈佳臉浮上一朵紅云:「那只是特殊,平時都不會的。」

「你永遠不知道特殊什麼時候到來。」

「那我能問問你,為什麼你要管我的吃喝?我是餓是飽,和你有什麼關係,你又不會擔心!」沈佳放下碗,沉聲反駁他。

「我會擔心。」他目光平靜地說道。

沈佳再次呆愣,他剛才是說他會擔心?

「我和你不過是契約的夫妻,你會擔心,可不可以不要騙我。」沈佳笑了,聲音帶著自嘲。

「我沒有騙你。」大概是看出沈佳眼中的動搖,他給她一個堅定的回答。

沈佳靜靜地看著他的眼睛,想要尋找說慌的痕迹。可是他的目光如水,平靜沒有半點漣漪,她甚至能在他如湖水般澄澈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倒映。

如果是謊言,這個人城府該有多深啊。

「你相信我嗎。」他問。

「我……不知道。」她看不清,何來的相信。

華景辰斂下眼裡一閃即逝的失落,他放下高腳杯說:「你慢慢吃,我先上去。」

沈佳已經吃的有八分飽,眼前的菜再好吃,都味如嚼蠟。

她特意在客廳磨蹭了許久才上樓,怕的是見到華景辰,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豈知她打開門,不要說華景辰的人,連影子都看不見。

她左右晃了一下,發現管家便問:「趙管家,景辰他……」

「啊,少爺他今晚呆在書房,讓夫人先就寢。」趙管家不輕不重地說,其實他十分看不起沈佳,她的出身不用說,而且母親還是個情婦。所以他內心裏面認為沈佳也不是個什麼好女人。

只不過是救了少爺一命罷了,憑什麼要用少爺一輩子的幸福去償還。這個女人根本不配擁有少爺。

管家說完冷漠地和她擦身而過。

沈佳多少察覺管家對她的厭惡,便不再多問,乖乖走進房間。然後躺在床上,煩惱地捂住臉頰。

為什麼華景辰要特意避開她,難道是在顧忌她的心情嗎。她抬起手,對著窗外的月光,清冽的光線從她的指縫落下,讓她的心也變得安靜下來。

華景辰,你到底在想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