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七十四章 此生託付帝王家

第七十四章 此生託付帝王家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3689

於是慕凌風上前幾步,對著霓妃行了一禮問道:「姑姑這是怎麼了,誰又惹您不高興了。」

聽見穆凌風的聲音,霓妃看了一眼滿地的碎片,然後就對著身邊的宮女吩咐道:「還愣子幹什麼?還不趕緊收拾乾淨了。」

然後又看著慕凌風問道:「你這個時候進宮來,可是為了早朝上發生的事」

慕凌風抬眸四下看了一眼,霓妃就馬上對著眾宮女太監吩咐道:「你們都出去,沒有本宮的命令,誰也不許進來。」

眾人應了聲「是」後,就躬身退出門外去了,等所有人都出去了以後,慕凌風才說道:「今日早朝之上,皇上下旨放權給了呼延明朔,讓他全權處理夜闌目前所有的事,這雖然對我們有一定的阻礙,但是影響並不大。

但是侄兒這裡卻有件重要的事,需要姑姑幫忙,事情是這樣的,我手下的人無意中得知,孫家當年的那個姨娘,目前正在太子府做廚房管事,於是侄兒就命人暗中潛入太子府,再伺機將那姨娘殺了。

不料已經過去多時了,侄兒既不見那屬下回來複命,也不見太子府有任何動靜,於是就想讓姑姑出宮去趟太子府,就以探望身懷六甲的太子妃為由,替侄兒去太子府打探一下。」

霓妃聽了以後,不禁奇怪的問道:「為了個小小的姨娘,有必要去冒這麼大的險嗎?」那孫淑儀不是已經打入冷宮了嗎?

慕凌風看了霓妃一眼平靜的說道:「不瞞姑姑說,其實早在一個月以前,侄兒就已經將淑儀救出了冷宮,還將那孩子也送回到淑儀身邊了。

而且我們的人也成功的混進大魏軍中,盜走了他們的wǔqì軍餉,又誣陷付天辰和靖王私通敵國,然而就在大魏皇上打算下旨收回兩人兵權時,他們卻提前一步舉兵夜闌了,說是為了大魏國的尊嚴,要替付贏然向夜闌討回公道。

所以大魏皇上一時也不能拿他們怎樣,這事就一直這樣拖著,就在前幾日我們的人又得到消息說,靖王已經來了帝都,侄兒擔心,一旦那姨娘活著落在靖王手上,並將那件事情透露出去。

那我們在大魏這麼多年的計劃就算白費了,說不定還會影響到我們在其他國家的計劃,於是侄兒不得不鋌而走險的,派人潛入太子府行刺,可是現在派去的人卻是音信全無,所以侄兒就想請姑姑幫個忙,去趟太子府打探一下。」

霓妃聽了以後,心裡一片凄涼,想她前兩日,還在勸他看在以往的情份上救救淑儀,他當時也只是滿口的應承,卻並未向她吐露一言半語,很顯然是不信任她,防備著她。

想想她這二十幾年,為了南疆的大計,在這人吃人的夜闌皇宮苦苦經營,到頭來卻還是得不到娘家人的信任,現在要不是需要她的幫忙,怕是也不會向她透露一字半句的。

想到這裡,霓妃心中不免凄涼,奈何她們自從出嫁那日就被種下忠心蠱,容不得她們有半句怨言,於是她值得再次調整好心態,微笑著對慕凌風道:「那好吧,等我收拾下,這就前往太子府。」

霓妃想了想又說道:「不如你隨我一起去太子府吧,這樣兩個人也好辦事,再說了凌華馬上也要嫁入太子府了,你也應該多走動一下,增進一下感情,等凌華入府以後也好便於行事。」

慕凌風聽了以後略一思索道:「也好,還是姑姑想得周到,那侄兒就隨姑姑一同前去吧,正好侄兒也想去會會這位大魏來的太子妃。」

說實話,現在慕凌風的心裡對於付贏然,那是又敬又恨,就憑她一個小女子,輕而易舉的就就能將南疆多年的計劃打亂,逼得南疆現在不得不將計劃提前,這樣的人是有本事的,值得他穆凌風敬重,然而她又是南疆的對手,所以他又不得不恨她。

其實就在他用萬兩黃金將那太子府原官家贖出來時,就問了那管家事情的經過,雖然付贏然已經命人將他雙手打斷,舌頭也割了,好在那管家從進入夜闌做探子之時,就為了以防落得今日的結局,於是偷偷的練習了用腳寫字,所以那管家已經將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了他。

所以他已經知道這一切都是付贏然的主意,同時向夜闌和南疆施壓,又逼著南疆不得不拿出萬兩黃金贖人,又用南疆贖人的金子補償夜闌的損失,這樣一來夜闌就是毫髮無損,而南疆卻是腹背受敵,經濟一下倒退不少,現在已經無力再支持與各國之間的持久戰了,所以他們不得不調整計劃,將在各國的計劃提前收官。

這樣的付贏然無疑是聰明的,但是很遺憾,此人是對手不是盟友,要是他能早一步下手,設計將她娶回南疆,讓她為自己所用,那還何愁大計不成,然而現在卻便宜了呼延明朔。

慕凌風越想心裡越不平衡,當下就決定要給兩人添點堵,於是她對著已經梳妝好了,準備出門的霓妃說道:「等會兒到了太子府,姑姑不防跟呼延明朔提一下,我打算讓凌華明日就嫁入太子府。」

霓妃聽了以後,眉頭微皺的問道:「為何如此著急讓凌華過府你可知道這樣急著將凌華送shàngmén,她日後在太子府將很難抬頭做人」

「侄兒又何嘗不知?只是目前形勢緊迫,我得立刻趕回南疆去,所以也只能委屈凌華了。」慕凌風心裡也是不忍的,畢竟那也是自己的親mèimèi,但是為了南疆的大計,不得不犧牲她了。

霓妃聽了也不再多說,這就是作為南疆公主的悲哀,她也只是淡淡的說道:「即是這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