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六十四章 憑功勞定位份

第六十四章 憑功勞定位份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778

那賣菜的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你們想想啊,那下毒之人是想毒害太子妃腹中的胎兒,而王太醫卻幫太子妃解了毒,保住了孩子,那下毒之人計劃落空,於是就把怒氣撒到王太醫身上,並將他殺了,以此來警告那些想幫助太子妃的人,這就是和他們作對的下場。」

「對對對,你說的有道理,我看這事估計也是蘭英郡主下的手,因為只有她才會這麼嫉恨太子妃,這蘭英郡主真是歹毒啊,真是看不出了啊,平時看著這麼柔柔弱弱的,心地卻是如此狠毒。」

「是啊,這樣的人還想嫁給太子殿下,皇上居然也會同意,皇上莫不是糊塗了,太子妃腹中的孩子可是他的親孫子啊,我看我們不如聯名給皇上寫個狀子吧,決對不能讓蘭英郡主嫁入太子府,如此狠毒的女人一旦入了太子府,在太子殿下身邊盡出些惡毒的主意,我們夜闌的百姓可就遭殃了。」不得不說,群眾的腦洞是很大的,這都能聯想得到。

「我看行,就這麼辦,這麼狠毒的女人絕對不能讓她站在太子殿下身邊,不能讓她有機會禍害夜闌的百姓,咱們這就聯名給皇上遞狀子,趕緊的寫好了,我們立馬就送進宮去,現在正好是早朝時候。」那賣菜的說著,放下了菜挑子,去找來了一張大大的紙,寫好了狀紙,又讓大家都簽了名字,按了手印,就帶著大家一起往宮門口去了。

而在一個轉角處的大樹下,翠兒看著周清說:「現在該做的我們都做好了,就看夜闌的皇室怎麼決定了,但願這次太子殿下不要再讓大xiǎojiě失望了。」

「嗯,好了,我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走吧,回去吧,莊裡還有事需要處理。」周清拉了翠兒一把,轉身就走了,接下來的事就不是他們能控制的了。

「好,走吧,回去我弄點好吃的犒勞你一下,最近大xiǎojiě想出了好幾種土豆的新吃法。」最近一段時間,付贏然和翠兒總是每天在一起研究土豆怎麼吃,怎麼做才能賺到更多的錢,兩人都掉錢眼裡去了。

周清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直接拉著她朝前走了,女人的心思還是不要去琢磨的好,有得吃就吃好了,還是不要發表意見的好,以免弄巧成拙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時的皇宮中乾明殿上,呼延明朔冷眼看著吵鬧一團的眾大臣一語不發,突然值日的小太監扯著嗓子喊:「皇上駕到。」

眾人一下就閉了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見著皇上走進殿內,眾臣行禮高喊:「皇上萬歲萬萬歲。」

皇上右手微抬,有氣無力的開口說道:「都起來吧」,就徑直走向上座的龍椅坐下,又放眼望向眾人,只見太子殿下冷冰冰的站在最前面,於是就開口問道:「太子臉色似乎不太好,可是昨夜沒有睡好?改日父皇會親自找太子妃談談的。」

皇上還以為是因為他昨日下旨,讓凌華公主和赫連蘭英五日後嫁入太子府的事,付贏然向太子發難了,正想著是不是要找付贏然好好談談,告訴她作為太子呼延明朔娶妃納妾,那是遲早的事,不可避免的,作為太子妃,應該大度才是。

呼延明朔看著皇上,一臉的失望,外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他卻是一無所知,竟然還只是在意女人之間的那點事,於是冷冷的說道:「父皇,昨日太子府中有人對太子妃下毒,意圖謀害她腹中的孩子。

好在太子妃發現的早,又及時請了王太醫去將毒解了,誰知接著兇手又對贏然下了食魂蠱,想趁贏然昏迷時,對孩子下手,幸好兒臣及時趕到制止住了,才保全了太子妃腹中胎兒,然而王太醫卻在回去的路上遭人暗殺了。

父皇,這可是明晃晃的挑隙啊,付贏然那可是上了皇家族譜的太子妃,是我呼延明朔上稟了蒼天先祖的正妃嫡妻,她腹中的孩兒,那就是我呼延皇室的嫡親血脈,這謀害皇子皇女是何罪名?還請父皇定奪,另外兒臣已經擬好旨,讓王太醫一家即刻離開帝都,以免幕後之人打擊報復,牽連他的家人,還請父皇恩准,蓋上玉璽找人趕緊去傳旨才是。」說完他從懷中拿出了昨晚寫好的聖旨遞了上去。

皇上接過聖旨,打開看了看,確實如太子所說,當下就蓋了玉璽,讓太監去王家傳旨去了,接著又對呼延明朔說道:「此事朕會派人下去嚴查的,你就好好勸導一下太子妃吧。」

皇上大概也知道幕後的兇手會是誰,他這時還想要包庇兇手,眾大臣聽了皇上的話,臉都青了,皇上的決定必然會毀了夜闌國的,要知道現在大魏國和天一庄都在對夜闌施壓了,眾人只能望向太子殿下了,希望他能力挽狂瀾。

然而太子接下來的話,無疑是將眾人的希望破滅了,只聽見太子殿下說:「父皇,最近夜闌不太安穩,多災多難,兒臣想請母后出宮前往護國寺念經祈福,祈禱我夜闌國能早日度過劫難。還望父皇恩准。」

「准,這是應該的,還是太子想得周到。」皇上對皇后本就不在意,再說皇后出宮為國祈福,可以說是件功德無量的事,他沒有理由不準。

呼延明朔對著皇上行了一禮:「謝父皇,另外,昨夜太子妃受驚,兒臣府中人手不夠,想請父皇將乾明殿的小乙子賜給太子妃,以便隨時注意太子妃的安全,兒臣也想沐休幾日,好好安撫太子妃,畢竟大魏國的軍隊還在夜闌境內,不可讓太子妃太過寒心了,我夜闌目前可是經不起戰爭的。」

這是連打帶削啊,先是皇后請旨出城,再是太子殿下借故沐休閉朝,這是要撒手不管了啊,眾臣這下慌了,都在等著皇上的最後決定,這些人當中絕大部分都是太子的人,不管皇上怎麼決定,他們都會跟隨太子殿下的。

皇上想了一下,就答應了:「也好,小乙子你就帶走吧,這幾日你就好好陪陪太子妃吧,畢竟四日以後太子平妃和蘭夫人就要入府了。」這也要感謝霓妃了,要不是她擅自將宮外的消息封鎖了,皇上也不會答應的這麼爽快,到現在還在做著白日夢,竟然還想著穆凌華和赫連蘭英嫁入太子府的事。

呼延明朔聽了以後,只是看了皇上一眼,淡淡的開口說道:「蘭英郡主就不必入府了,因為昨日下毒之人已經招供了,幕後黑手就是左賢王府,至於凌華公主,可以入府,但名分待定。

在我夜闌國不管男子還是女子都是憑能力服眾的,沒有能力怎可位居高位,當初與靜嫻公主和親,那是解了我夜闌雪災之危,她自己也將所有嫁妝都換成了糧食來救濟我夜闌百姓,現在又為我呼延皇室孕育子嗣,她為我夜闌立下了如此功勞,方得入了族譜,成為我呼延明朔的太子妃。

其他人若是想要站在本宮的身邊,成為我夜闌國皇室中人,當然也要做出能讓我夜闌百姓臣服的事才行,就像太子妃說的,本宮先是夜闌的太子,然後才是呼延明朔。」這是在有意的抬舉付贏然,也是在提醒眾臣,付贏然對夜闌是有功勞的。

左賢王聽了心下一驚,這下完了,想不到那賤女人真的把他給供出來了,這下蘭英想入太子府就更是不可能了,在加上宮外的傳言,只怕這次他左賢王府不能善了了。

眾大臣聽了也是對太子殿下的決定表示敬佩,特別是那句『我首先是夜闌的太子,然後才是呼延明朔』,而在夜闌本來就是憑能力說話的,一個毫無建樹的小國公主怎麼能平白的成為太子平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