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六十一章 驚天秘密

第六十一章 驚天秘密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785

聽見推門聲,雨雙手握住佩劍來到門邊,就準備出擊,待看清來人是呼延明朔,神情才放鬆下來,自覺的退出了房間,並將門帶上。

呼延明朔見了,也朝他點點頭,表示對他的做法很滿意,看得出他也是個忠心耿耿他屬下,面對忠心的人,他一向是很寬待的。

看著雨將門關上了,他放輕了腳步往裡面走去,卻看見此時的付贏然雙眼禁閉,那太醫手拿銀針正要往贏然肚子上扎。

於是他飛身上前,一腳將那太醫踢倒在地,幾步跨倒床邊,此時的付贏然昏迷不醒,呼延明朔趕緊將那葯玉掛在她胸前。

轉身將手中暗器射向那太醫,使他無法動彈,而那太醫見事情敗露了,正打算服毒自盡,卻只見太子殿下一出手,他便全身無法動彈了,當下就知道完了,只怕是九族都要被他牽連了。

而呼延明朔現在卻懶得去管他,只是看著付贏然,現在他只希望那葯玉真的管用,能救付贏然和她腹中的孩子。

呼延明朔一直盯著付贏然,突然看見她額上出現一個紅點,越來越明顯,接著破開一個小口,一個綠色的小球從裡面爬出,個頭只有花生米大小,那小球出來以後,似乎還不滿足,又要往裡鑽,呼延明朔見狀,立刻用匕首將那小球弄了下來。

過不多時,付贏然虛弱的睜開眼,看見呼延明朔在身邊,瞬間就放心了,但她現在完全沒有力氣說話,只能用眼神詢問他,呼延明朔也看懂了她的意思,就將剛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贏然聽完以後,看向那小球,綠油油的,頂端一點鮮紅,當下就知道了,那不是食魂蠱又是什麼?好在她知道怎麼解,也慶幸葯玉將它提前逼出來了,不然她將又一次的死在這食魂蠱上了。

於是付贏然拼儘力氣說到:「將那綠球弄破,把那滴血給我服下。」然後就無力再說話了,閉上眼睛靜靜等待,她想信呼延明朔會照做的,就算不為她,為了他的孩子,他也不可能會見死不救的。

呼延明朔聽見付贏然這樣說,也不猶豫,直接就照做了,將那綠球裝在茶杯裡面,弄破了以後,將那滴鮮紅的血送到付贏然嘴邊,將她扶起來,伺候她服下了,又將她平放到床上。

過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付贏然就醒來了,精神也好了很多,只是臉色依然難看,很明顯dúsù未清,好在人已經清醒。

這段時間,呼延明朔哪裡都沒有去,也沒有去管那蜷縮在牆角的太醫,就這樣一直看著付贏然,就在剛才,差點失去她的那一刻,他心裡才知道不知不覺間,付贏然已經烙印在他的生命中了,即將失去她的那種恐慌是令人窒息的。

現在看見付贏然睜開眼,心裡總算是踏實了,趕緊將她扶起了問道:「現在感覺如何?剛才怎麼了,雨不是在屋裡嗎?發現不對,怎麼不喊他?」他也知道贏然讓雨跟著一起進來就是為了防範太醫的,可是最後卻還是讓太醫差點得手了,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怕只有贏然自己知道了。

「本來雨一直是在邊上盯著太醫的,這太醫也是認真的給解了毒,可就在你推門進來的時候,雨擔心有人闖入,就離開去了外間,就在他轉身的時候,這太醫就捏了我的手指一下,接著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多麼熟悉的感覺啊,原主猝死的感覺還歷歷在目,不想她今日有重複一遍。

贏然越想越氣,伸出手讓呼延明朔扶她下床,她走到那太醫的面前,慢悠悠的說:「你的主子沒有告訴過你嗎?食魂蠱我已經嘗試過了,同樣的方法用多了就不管用了,你看你是自己交代呢,還是我們自己去查,我可以向你保證,一旦查出來,太子殿下一定會誅滅你的九族。」

「我可以說,只求太子殿下放過我的家人,他們都是無辜的。」太醫閉上眼深吸口氣,他知道他自己一定是活不了了,只求能將功補過保全家人,他也是上有高堂下有妻兒的。

呼延明朔眼光掃過他,冷冷的說:「你現在沒有資格和本宮談條件,你如果老實交代了,你的家人可以從滿門抄斬改為流放千里,你若執迷不悟,你的九族,男子皆斬首,女子皆為奴。」

這是夜闌國最重的刑罰了,而這太醫也相信太子殿下就這能耐,這兩年以來,夜闌的勢力絕大部分都在太子殿下的掌握之中,就連皇上也是無法制衡的了,也就是如此,各方人馬才會安奈不住的,想方設法控制打壓太子殿下。

太醫聽了呼延明朔的話,也不猶豫了,流放千里總比滅九族強,於是一臉平靜的交代:「老臣王壽,是太醫院的院副,一個時辰以前,太子府的侍衛進宮傳太醫,說是太子妃疑似中毒腹痛難耐,老臣當時帶著醫藥箱就打算出宮前往太子府。

在快到宮門口的時候,霓妃娘娘攔下了老臣,交給了老臣一個米粒大小的東西,讓老臣適時的放在太子妃的手指上,再想法弄掉太子妃腹中的孩子,她當時還塞給老臣五萬兩的銀票,還承諾了老臣,事成之後保舉老臣做太醫院院首,老臣財迷心竅,一時糊塗才犯下大錯,只求太子殿下放過我的家人。」

「恩,本宮說道做到,你安心的上路吧。」對於這種立場不定的人,他是不會同情的,也沒有留下的必要。

而付贏然卻說到:「明朔慢著,我還有話要問他。」太醫職位雖然都不高,但是是接觸後宮中人最多的人,也是知道秘密最多的人。

呼延明朔看著付贏然,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他並不覺得一個太醫能知道多少,但是付贏然既然要問,他是不會反對的,反正這太醫是必死的,只是早晚罷了。

只見付贏然走到太醫的身邊說道:「如果你能把你所知道的,關於霓妃的秘密說出來,本宮可以替你向太子求情,讓你的家人不受任何處罰,甚至也可以不公開你的罪名,只會說你是意外暴斃的。」

雖說這太醫照樣要死,但是可以保住名聲,家人不受牽連,兒女婚嫁也不會受到影響,這已經是付贏然最大的仁慈了,她是來自現代的靈魂,自然無法接受這古代的連珠懲罰,那樣犯人的家屬也太無辜了,她們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只是為了當家人一時的貪婪,他的妻妾子女父母都要付出生命的代價,這似乎太不人道了一點,如果犯人能在死前將功抵過,也是可以為他那些無知的家人免於處罰的。

呼延明朔聽了看向付贏然,卻什麼也沒有說,點點頭表示答應付贏然的話,而那太醫就想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一樣,雖然他還是難逃一死,但是起碼保住了尊嚴,家人也不受影響,於是不再有一絲的猶豫,將壓在心中的秘密說出來了。

他坐直了身子,慢慢的回憶道:「其實罪臣的師傅也是南疆的人,南疆人善養蠱毒,但是女子養蠱風險很大,有些蠱蟲的培育,是會傷女子根基的,就在霓妃拿出那東西的時候,老臣就知道那是食魂蠱,而培育食魂蠱是要用女子的身體作為載體的,一般飼養食魂蠱的女子都是無法生育的。

而剛才放進太子妃身上的蠱蟲,我是親眼看見霓妃娘娘從自己身上取下的,然而霓妃娘娘卻又為皇上生下了大公主和二皇子,所以罪臣心中疑慮,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可以根據這個線索去查,也許會有意向不到的結果。」這可是一個驚天的秘密,但願能夠有足夠的價值,換取家人的安全和自己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