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六十章 付贏然中毒

第六十章 付贏然中毒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791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他們的談話全部都房放頂上的納蘭錦宏聽見了,納蘭錦宏不禁在想,還好今日下午呼延明朔就吩咐了他,讓他盯緊這兩潑人和宮裡的霓妃,要不然按照他們的計劃,付贏然怕是有危險。

付贏然危不危險,他納蘭錦宏不在意,只是那樣的話,呼延明朔的處境就很被動了,而這正是他所不允許的。

這納蘭錦宏其實是呼延明朔的堂兄,是前朝廢太子外室所生之子,當年先皇駕崩,已故的太后連同當今皇上,一起謀奪了皇位,將太子一家趕盡殺絕。

好在當時的太子對納蘭錦宏的母親十分寵愛,不忍讓她入府對著正妻卑躬屈膝,做那見人就得彎腰的妾,所以就在外置了產業,將他母親養成了外室,他從小也隨了母姓,她們母子這才沒有受到牽連。

而納蘭錦宏長大以後,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發誓要為父親報仇,於是就對出宮祈福的皇后和太子下手,不料由於力量懸殊,他當場被擒,太子和皇后在知道他的身世以後,不但沒有懲罰他,還給了他報仇的機會,讓他親手,將當時一手遮天的太后送上了西天。

從那以後,他納蘭錦宏就將呼延明朔視為知己,還答應幫他暗中探查情報,擴充勢力,並發誓絕不能讓歷史重演。

現在又被他聽到這麼一個陰謀,當然是要通知呼延明朔的,讓他早做防範才好,不過他抬頭看了看天,都深夜他,想著呼延明朔應該是睡了,還是明日再說吧。

然而他不知道,就因為他這一拖延,付贏然當天夜裡就出事了,當日夜裡,付贏然半睡半醒之間,突然覺得心裡煩悶,小腹墜痛,於是趕緊伸手搖醒身邊的呼延明朔:「你快醒醒,趕緊給我請個太醫來,孩子不對勁了,小腹一陣陣的痛。」

呼延明朔本來還有點迷糊,聽了這話以後,一下就清醒了,趕緊掀開被子下床,走到門口喊道:「來人,帶上本宮的手諭,立馬進宮請太醫。」聽見有人回應以後,他又折回床邊,摟著付贏然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了,你堅持住,已經派人去請太醫了。」

「我肚子疼,你趕緊派人去天一庄,找到翠兒,將我義父給我的玉佩拿回來,只要帶上那玉佩,百毒不侵,千蠱不入。」沒想到上午才將那葯玉交給翠兒,夜裡自己就出事了,這運氣還真是背啊。

呼延明朔一聽說中毒,神情就嚴重起來了,立馬就拉開門吩咐到:「來人,快去找雷宇,讓他封鎖太子府,控制住所以家丁和丫鬟,如有反抗格殺勿論,株連九族。」

他還是大意了,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然還有人敢下毒手謀害他的孩子,看來有些人是真的等不急了,既然他們出手了,那本太子要是不回禮,豈不是顯得太小氣了,但是當下最重要的是先救付贏然。

呼延明朔想了想對付贏然說道:「你忍著點,你那玉佩還是我親自去給你拿的好,那可不是普通的玉佩,若是別人去拿,我怕出意外,現在我身邊的人,我自己都不確定可不可信了,你讓雨出來照看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好的,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點。」付贏然也知道她那玉佩所代表的權利太大,現在如果是落在那些人手裡,怕是會天下大亂了,所以也只有讓他親自去才能放心,於是付贏然就將雨叫出來守在門口,又叮囑呼延明朔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恩,我知道。」然後將付贏然扶著躺好了,他轉身就離開了。

這時太子府裡面也是雞飛狗跳的,這雷宇可是呼延明朔身邊得力的手下,剛一接到太子的吩咐,他就知道事情的嚴重,立馬就封鎖了太子府,將所有家丁丫鬟都叫起來,趕到了院子里。

看著一個個迷迷糊糊的樣子,雷宇說:「今天夜裡太子妃突然中毒了,懷疑是有人下毒,現在大家都有嫌疑,從現在開始,一個一個的做口供,將從天黑以後到現在,這裡這段時間裡,都見過什麼人,都有誰可以作證,老老實實的交代清楚」

眾人臉上一片茫然,這太子妃晚膳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這會兒怎麼就中毒了,是誰這麼大的膽子,下午管家剛被帶走了,這會兒就不怕死的對太子妃不毒了。

雖是不解,眾家丁丫鬟還是應到:「是」就跟著侍衛們又一次的進了審訊室。

安排好了一隊侍衛去審問家丁丫鬟,雷宇還是不放心,轉身就往靜嫻居去了,這時靜嫻居外面就只有雨守著,雷宇見到他,打了個招呼就問道:「太子妃可好」

「不是很好,腹痛難忍,太子殿下剛剛已經派人去宮裡請太醫了,他自己也去天一庄拿郡主的葯玉了,那是端木莊主給她的,那玉佩可百毒不侵,千蠱不如。」

雨老實的跟雷宇說了,通過今日審訊家丁丫鬟時的相處,兩人都感覺到了對方的真誠,絕對是可以信任的,於是也就不用藏私了,這樣以後大家為主子辦事的時候,也能知己知彼。

「嗯,也只能這樣了,我已經封鎖了整個太子府,又用了你說的排除法讓人審訊家丁丫鬟去了。」原來那審訊的法子是雨告訴雷宇的。

「我也是跟著付將軍時間久了,見過他用這種方法審訊過士兵,還找出了軍中的所有姦細,今日也就多嘴說了幾句,不想雷護衛今晚就用上了。」雨也是唏噓不以,誰曾想過,下午才說完,夜裡就用上了。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守門的侍衛來報說:「雷老大,太醫來了。」

雨一聽說太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