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五十九章 算計付贏然

第五十九章 算計付贏然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838

付贏然抱著一包薯片走到門口,就看見呼延明朔的專用馬車,正噹噹的停在大門口,她二話不說,抬腳就要往上爬,卻聽見呼延明朔趕緊出聲制止:「你給我站那兒等著,我下來扶你,這麼大的肚子,也不知道小心點。」

贏然嘴角抽抽,這至於嗎?她不是一直都這樣嗎?有必要這麼小心嗎?難道前段時間沒有他,我付贏然就不出門嗎?不過算了,有人緊張總是好事,所以她心安理得的等著太子殿下伺候她上車坐好。

等馬車一動,贏然就打開了紙包,香氣飄了出來,引得呼延明朔直直的望了過來,於是她拿出一片遞到呼延明朔的嘴邊大方的說道:「來,張嘴,本宮賞你一片嘗嘗。」

呼延明朔看了她一眼,這丫頭古靈精怪的,不過看她玩的高興,也就配合的張嘴接下那不知名的東西,反正他相信,就算所有人都會害他,她付贏然也不會,因為他知道,哪怕付贏然真的看他不順眼,最多就是離開他,是絕不會起心害他的。

於是他一口咬了下去,香味四溢,滿口留香,雙眼都發亮了,於是也不等付贏然再次打賞了,直接伸手就去她懷裡拿了吃,贏然也不小氣,大方的放在矮桌上,兩人一起吃,邊吃還邊說事。

付贏然問道:「你那邊的事辦得怎麼樣了,母后那裡你要好好的疏通一下,就怕她老人家一時不舍,不願離開啊,畢竟幾十年的夫妻。」

「放心,我已經跟母后說好了,等事情過去就接她回宮的,這些年母后早就看開了,雖說還是不舍,但也並不固執,她已經答應,明日就會離開帝都,還囑咐了我們要小心,說她這幾年也一直暗中在注意霓妃。

母后還告訴我說,這幾年霓妃每逢月初,深夜裡都會去一趟御花園的假山附近,讓我們派人注意一下。」呼延明朔一臉的疲憊,原來母后在宮中過得並不好,並且早就有所防備了,還暗中的做了這麼多。

「母后給的消息很重要,當初給淑妃送毒藥的人,也是每月月初進宮跟淑妃碰面的,現在剛好是月初,你趕緊派人盯著她。」

贏然心裡也佩服皇后的睿智,能夠懷疑到霓妃身上,還掌握了這麼重要的信息,當初大魏皇宮都無人察覺到的,要不是燕兒爆出來,大家還一無所知呢。

「放心,我已經安排好了,只等明日稟明父皇,一切就會按照咱們安排好的進行了。」呼延明朔看著付贏然嘴角的薯片渣子,伸出手為她擦掉。

接著說到:「明日送走母后,我就奏請父皇,沐休三日,配合你們天一庄行事,我想過了,有些事必需要從根本上解決,如果夜闌對南疆再一味的忍讓,只怕到時候夜闌就成了南疆的囊中之物了。」

是啊,仔細想想,皇爺爺身邊的皇祖母,能從一個妃子成為太后,必然不簡單,如果霓妃成為第二個皇祖母,那他呼延明朔就是皇伯父的下場,一樣也會變成廢太子,一樣也會家破人亡。

如果穆凌華再成為他的妃子,那麼即便他日後登基為帝,那付贏然和腹中孩兒的下場,也會是相同的下場,越想越擔心,於是就說,

「要不還是不要讓穆凌華進府了,我擔心她變成霓妃,怕到時候你們也尊卑不分了,更擔心她會變成當年皇祖母,那你和孩子的下場就會跟大伯父一樣了。」

付贏然看著他,平靜的說到:「霓妃能夠對母后不敬,那是父皇給的權力,如果穆凌華能變成霓妃,那就是你給的權力。

而太后能成為太后,那是前朝太子太過弱勢,而你只要有我相助,絕對不會再如你大伯父一樣的任人宰割了。」

「放心,我絕不負你。」呼延明朔將付贏然摟在懷裡,總算是給出了明確的承諾。

贏然也將手附在他的手上,靜靜的依偎著,兩人都不再說話了,不一會兒馬車在太子府門前停下,呼延明朔扶著付贏然下了馬車,一起往靜嫻居去了。

小別勝新婚,自然是一夜的纏綿,太子府中歲月靜好,可是左賢王府和驛站中的穆凌華兄妹,氣氛就不是很好了,整個的烏雲密布。

左賢王府的書房中,赫連蘭英一臉不甘的說:「父王,太子殿下會下這樣決定,一定是付贏然挑唆的,女兒絕不能束手待斃,要是太子真的將我與凌華公主隔絕在外,那我們入太子府不但毫無用處,還會事事受到限制。」

「誰說不是呢,這事咱們得要跟穆太子好好商量一下了,為免夜長夢多,我們現在就去驛站,商量看看該怎麼做,明日早朝的時候才好跟皇上提出來。」

左賢王的王妃也是南疆的公主,讓南疆人掌握夜闌對他來說,那是有利無害,再說了赫連蘭英是他自己的女兒,他理所當然的要為她打算的,只要赫連蘭英能得太子歡心,生下一兒半女,他日要是太子登基,那兩位異國公主都不能為後,她赫連蘭英就會是唯一的皇后人選。

赫連蘭英一聽,當下就同意了父王的說法:「那好,我們馬上就去驛站見表哥他們。」

於是父女二人稍做裝扮,悄悄的離開左賢王府往驛站去了,二人一路無話,悄悄fānqiáng進入了驛站,此時,穆太子和凌華公主都沒睡,也在商量著什麼。

只聽得凌華公主說道:「皇兄,我是真的喜歡朔太子,你明日去跟夜闌皇上說說,千萬不要讓朔太子將我隔離起來,那樣頂著呼延明朔女人的名聲,守一輩子活寡,我還有什麼意思。」

「放心,皇兄會幫你的。」穆太子伸手摸了下自己mèimèi的頭,心中微微不舍,他知道嫁給呼延明朔,凌華肯定不會幸福的。

就在兄妹兩人各自沉思的時候,房間門被推開了,左賢王父女走了進來,見了兩人客氣的行了一禮道:「見過穆太子,見過凌華公主。」

「姑父不用多禮,姑母她近來可好?姑父和表妹深夜前來,所為何事」穆太子大概能猜出二人的來意,估計也是跟大婚有關,但是出於禮貌,還是問了一句。

「太子殿下,老夫也不賣關子,我父女二人深夜前來,就是為了跟太子殿下和凌華公主商量一下,大婚這事不能由著朔太子為所欲為。

咱們是不是要想想辦法,讓皇上下道聖旨,約束一下朔太子。」左賢王也不客氣,直接說明來意,他作為夜闌的臣子,是不能逼迫皇上的,可是穆凌風兄妹是代表南疆的,可以對皇上提出要求的。

「本宮覺得,這事還是應該從付贏然身上下手,畢竟太子府目前是她說了算。」本來他穆凌風針對的就是付贏然,再說一個糊塗的皇上能有什麼用。

赫連蘭英聽了也覺得穆凌風說的對,於是也說到:「我覺得表哥說得不錯,目前付贏然有孕在身,最好下手。

咱們就想辦法接近她,先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再說,沒有了孩子,她在太子心中的分量就會減輕,到時候,我與凌華表姐就可以趁虛而入,俘獲太子殿下的心,這樣我們的計劃也就可以實施了。」

穆凌華聽了兩眼放光,也贊同赫連蘭英的提議,於是就說:「蘭英表妹的提議不錯,這樣確實是個好主意。

只要打壓了付贏然,我們就會有機會,男人都是善變的,只要我們到時候好好伺候朔太子,一定可以取代付贏然在他心裡的地位。」

左賢王略想了一下,就答應了:「行,那就這樣吧,我等會兒就讓人把葯送進太子府,讓我們的探子見機行事,定要想辦法將付贏然的孩子弄沒了。」左賢王略想了一下,就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