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四十八章 君如負我我便休

第四十八章 君如負我我便休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619

「我無礙,不用請太醫。」贏然趕緊阻止他請太醫,一旦讓夜闌皇室知道孩子的存在,她就很難離開太子府了。

「無礙怎麼會吐,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還是找個太醫看看放心點。」太子不聽她說的,對著門外喊道:「趕緊去宮裡,把太醫請來。」然後扶著贏然坐下,到了水給她漱口。

過了一個時辰,太醫顫悠悠的來了,年紀大了,太子又叫的急,一路趕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老臣參見太子殿下,參見太子妃。」

「起來吧,趕緊給太子妃號個脈。」這會兒贏然躺床上,太子殿下本來是坐在床邊的,太子殿下一邊吩咐,一邊讓出了位置,好讓太醫號脈。

太醫坐下,墊了絲帕,搭過贏然的手腕,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太醫笑眯眯的說:「恭喜太子殿下,恭喜太子妃,太子妃這是喜脈,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了。」

太子一聽立馬吩咐:「好,重賞,下去開方子吧。」太子這下高興了,這有了孩子,贏然應該不會離開了吧。

「接下來你就好好休息吧,什麼都不用抄心,所有事宜,管家自會安排,贏然,我的身份,納妾是必然的,希望你能理解我,為了孩子留下來吧,你永遠都是我的太子妃。」有了孩子,太子殿下心裡也放心了,說話也大膽了些。

「哦?是嗎?我現在累了,想休息下,你該做什麼做什麼去吧。」他現在放心了,就不會防著她,她現在得支走他,趕緊的出府離開,一旦他有了防備,離開就不容易了。

「好的,你好好休息,我出去辦點事,很快就會回來。」他確實是有事的,只是回來用了晚膳,馬上就得離開了。

贏然沒有回答了,只是拉了被子躺下假裝睡覺,太子也放心的離開了。

等太子一出了太子府,贏然就從床上爬起來,把自己的金銀首飾,銀票,和周清交給她的房契和地契都帶身上,又把從大魏帶來的所有大魏服飾都帶上,離開了太子府。

在大門口,管家看見贏然身後的小丫鬟,個個都大包小包的提著,就問到:「太子妃,這是幹嘛去啊?帶著這麼些東西,要不要老奴給您備車?」

這太子府馬上就要納妾了,這太子妃不會是鬧脾氣,要離家出走吧?

「不用了,這些都是我從大魏國帶了的服飾,反正以後都穿不上了,本宮就把它們都送給那些難民,也好物盡其用啊。」這是一個很好的借口。

管家聽了只說了句:」太子妃真是好人啊。」就放她離開了,出了太子府,贏然讓一個小丫鬟去街上找了輛馬車,然後留下小丫鬟,自己一個人離開了,從此天高任鳥飛。

贏然坐在馬車上,一直朝著天一庄去了。

而太子晚上回到太子府,急切的走進靜嫻居,想看看付贏然,畢竟她可是懷了自己的孩子,可到了靜嫻居,整個院子,空蕩蕩的,一片漆黑,贏然剛到太子府,靜嫻居就只留了她自己的人。

這會兒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太子就算心再大,也知道不對勁了,趕緊推門進去,將燈點亮,屋裡贏然所帶來的東西一樣不剩。

只有桌上有一張紙,太子拿起來,只見上面寫道,「聞君有兩意,與君相決絕,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棄,君若負我,我便休,魚和熊掌怎可兼得,我初衷不改,就此離去,各自珍重,靜嫻留」

太子這下慌了,原來她說的是真的,並不是耍脾氣的,太子想起一路走來,兩人之間雖然交流不多,可是贏然的堅強和自信,卻已經深深的落在他心裡了,他甚至覺得,只有付贏然才最有資格戰在他身邊,可是因為他要納赫連蘭英為妾,她離開了,原來失去是這樣的心痛。

太子趕緊收好信,找來管家問了付贏然的去處,管家聽見太子問起,就把太子妃離開時說的話告訴了太子,太子臉色微變,吩咐管家全城找尋太子妃。

管家也知道壞事了,於是聚齊全府上下,全力找尋太子妃,這樣一來,各路人馬都知道太子妃出走的事了,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啊。

左賢王府是高興的,付贏然不在太子府,赫連蘭英入府就是女主人,為此,赫連蘭英還賞了全府上下每人十兩銀子。

而皇上和太子,就高興不起來了,他們沒有想到讓赫連蘭英入太子府,付贏然會這麼大反應。

太子說:「父皇,贏然在大魏國身份極其尊貴,不僅是端親王嫡女,大魏國的嫡長公主,她還擁有先帝御賜的信物,可見王不跪,如朕親臨。

另外她二哥就是鎮守夜闌邊境的護國將軍付天辰,手握十萬兵權,義兄是手握十五萬兵權的靖王爺,端親王就不用說了,手握二十萬兵權,並且寵女如命。

一旦讓他們知道,左賢王府多次刺殺付贏然,夜闌不但沒有懲罰兇手,還要納赫連蘭英入太子府為妾,他們怕是要舉兵夜闌了。

再說贏然已經懷有兩個月的身孕了,她肚子里可是我呼延家的嫡親血脈啊。」既然已經認定了她,就要保她無憂,只有加重贏然的籌碼,父皇才會更加重視贏然。

皇上一聽還有自己的孫子,於是想也不想就下了旨意,「赫連蘭英暫緩入府,目前務必要找到太子妃。還有封鎖消息,不能讓此事傳倒大魏國。」

沒辦法,剛才太子才把付贏然在大魏的尊貴程度告訴了他,還把那玉佩給他看了,文帝御賜,如朕親臨,又是端親王嫡女,這次和親只是逼不得已,而她在夜闌卻多次遭到劫殺,夜闌卻沒有表示。

現在懷著身孕又不知所蹤,大魏國必定不會善了,必需儘快找到付贏然,然而他們翻遍整個帝都,付贏然卻是音信全無,赫連蘭英入府也就無限期延長了。

這一延長就是兩個多月,付贏然找不到,她也進不了太子府,以至於她也開始派人尋找付贏然,因為只有找到付贏然,她才有機會進太子府。

這邊夜闌帝都在大肆的尋找付贏然,而付贏然卻在離城五里遠的農莊里,蹲在土豆地里刨著土豆,四個月了,以前書上說土豆四個月就長成了,所以她今天心血來潮來刨刨看。

剛刨出一個拳頭大小的土豆,翠兒就急慌慌的跑來說:「大xiǎojiě不好了,靖王爺和護國將軍帶著二十萬兵馬已經踏上夜闌國土了,說要夜闌給個交代。」

「現在才來,速度有待提升啊。」是的,兩個月前,贏然就將消息送到大魏國去了,說夜闌國的太子和皇上多次包庇刺殺她的兇手,還讓那兇手入太子府為妾,將她逼走,讓她父王端親王為她討公道。

「大xiǎojiě,我們該做什麼?,現在帝都所有的鋪子都開起來了,全國各地也都有了分部,夜闌國所有大城市都有我們的生意,全國大大小小的事,也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翠兒說起這些是自豪的,從來都是別人掌控她們的生死,現在換她們掌控別人的生死,這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