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四十六章 給付贏然交代

第四十六章 給付贏然交代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487

呼延明朔回到太子府已是晚膳時候了,他直接去了靜嫻居,贏然正準備用晚膳,抬頭就看見呼延明朔,就起身替他脫掉外套掛起來,又一起走到桌前坐下,吩咐了錦兒加副碗筷。

兩人入座,贏然就說了:「我以為你又會很晚回來,就沒有等你用膳,不是說很忙嗎?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呼延明朔從懷中掏出一道聖旨,交給贏然說:「贏然,這是父皇給你的,是對你身份的肯定。」

贏然打開聖旨看了一下,心中冷笑,看著呼延明朔說:「你這太子府可真是個大集會啊,各方人馬大集合啊,本宮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眼皮底下啊,是不是我一天上幾次茅房都有人知道啊?」

太子殿下只是苦笑,他又何嘗不知,只是有些人不能動,「贏然,我的身份註定我不能有秘密,府中的探子牽一髮而動全身啊。」

「那車夫的事,你們應該知道兇手是誰吧?也知道他們要對付的人本身就是我吧?」這是肯定的,他們是這個國家的君主,在這夜闌國的帝都,有什麼能瞞得住他們這對父子。

「父皇說了,他會給你一個交待的。」是啊,他們怎麼會不知道,此事還是父皇放縱他們做的。

「嗯,我等著。」然後她就低頭吃飯了,這太子府的廚子真不咋地,這上好的牛羊肉,不是烤著吃,就是煮著吃,真是浪費啊。

「我聽說,你出了十萬兩銀子請天一庄查兇手,還要把證據送往大魏,可是真的。」太子殿下無心吃飯,他得讓贏然自己把消息攔下來,不然就是國與國之間的交涉了。

「是真的,既然夜闌國保證不了我的生命安全,那我就只能向母國求救了。」要是再不出手反擊,說不定下次死的就是她了。

「看在我的面上,撤回來吧,此事一旦經過大魏,那就是國與國的交涉,可能還會引發戰爭,你已經是夜闌的太子妃了,也要站在夜闌的立場想想。

父皇已經把你的名字入了族譜,你就是夜闌未來的皇后,你也不希望你自己的國家遭受戰爭的損毀吧。」太子殿下可真是大義凜然啊。

這兩父子的算盤打得真是響啊,施捨她一個身份,把她跟夜闌綁在一起,讓她不能再對夜闌出手,以為她是傻子啊。

「太子殿下,在你們看來,承認了我的身份,將我載入族譜成為你的嫡妻,就是對我的交待」有沒有搞錯,想她堂堂大魏國嫡長公主的身份何其尊貴,一個夜闌太子妃的身份就想堵她的嘴,這未免太看輕她付贏然了。

「贏然,相信我,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太子只能無力的保證著,只希望她能攔下消息不要送往大魏。

「太子殿下打算怎麼交代?從我踏進你夜闌國土,就不斷的遭到刺殺?我一直都在等你給我交代,一直在等夜闌國給我一個交代,可是你們都做了什麼?」

「放心,我這次一定給你交代,聽我的,撤回來吧,你是我的妻子,我定會護你周全的。」是他大意了,本以為在帝都,那些人會收斂一點,沒想到他們還是下了shāshǒu。

「好,我再信你一次,最後一次,吃飯吧」人在屋檐下,也不好太過強硬了,收到效果就要會收手,不然就適得其反了。

「嗯,吃吧。」太子也端起碗打算吃飯,贏然卻一把奪過,說到:「別吃了,難吃死了,等會兒,本公主做點好吃的慰勞慰勞你,也好讓你早日給我交代。」

這菜真難吃啊,贏然決定做頓好吃的讓呼延明朔嘗嘗。讓他們知道牛羊肉的另一種美味。

看著贏然走進了小廚房,太子殿下也跟去看看。她堂堂一國公主,難道會做吃的?站在廚房門口,看著裡面忙碌的付贏然,太子忽然感覺這樣也挺好,或許這樣過一輩子也不錯的,可是他的身份註定了不可能。

半個時辰以後,贏然端著兩盤菜出了廚房,看見呼延明朔站門口,就把盤子遞給他:「端去飯桌上,小心燙著。」

她轉身進去又端了碗湯出來了,兩人端著菜一起回到飯桌上,將菜放下,「爆炒牛柳,蔥爆羊排,青菜蛋花湯,兩菜一湯,生活小康,開吃吧。」一高興,現代的金典名句又出口了。

太子殿下聽著她報了菜名,又說了句奇怪的話,再看看桌上的菜,看起來好像還不錯,於是拿起筷子嘗了一口,嘴角上揚,端起碗大快朵頤起來了。

「嗯,廚藝不錯,以後可以多做做。」最主要的是他在家的時候能做給他吃。贏然不知道,就因為今日一時興起,做了頓飯,從此太子殿下是每逢飯點就會往家趕,當然這是後話。

贏然看了他一眼說:「你說,我如果開個酒樓怎麼樣生意應該不錯的,起碼也能掙點錢買衣裳首飾什麼的。」她現在窮了,要趕緊的把賺錢的事落實了。

「你很缺錢嗎?如果缺錢自己去庫房娶,開酒樓就算了,你可是夜闌國的太子妃。明日我會讓管家把府中的賬本和鑰匙都交給你。」這是他的失誤,她既然是太子妃,太子府就該給她管家。

「可別,您這太子府,誰愛做主誰做主,我只是暫時借住的,等你真正的太子妃入府,我就離開了,我可不想管閑事,只要你府中的下人別惹我就好了。」

開玩笑,給你管家,那可是費力不討好的事,她才不會給自己找麻煩,再說她也不知道能在太子府住多久。

太子聽了這話,心中苦澀,哪怕做了真夫妻,她還是不肯讓步,他不禁想起靖王當初說的話,魚和熊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