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四十二章 情敵見面

第四十二章 情敵見面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554

兩人謝恩退下,回太子府稍做休整,晚上也好參加婚宴,夜闌的婚宴不像大魏的,大魏國的婚宴只有新郎獨自參加,新娘卻是餓著肚子在新房等候。

而夜闌的婚宴則是新郎新娘一起赴宴,並接受眾人的祝福,最後才會回到新房去歇息。

所以拜了先祖,拜了皇上皇后,兩人就回太子府,沐浴更衣,又稍微歇息了下,換上早就為他們準備好了喜服,出了太子府。

當兩人走近婚宴現場,眾人起身行禮:「參見太子殿下太子妃。」大禮已成,贏然就是夜闌國的太子妃了。

這時候付贏然卻感到一道毒辣的目光直直射向她,於是她冷冷的掃視全場,太子殿下發現了贏然放出的冷氣,問到:「怎麼了?」

贏然回到:「沒事,就是覺得有人盯著我。」

太子目光看向眾人掃了一圈。當他看到赫連蘭英不甘的眼神,就知會是她了,於是對贏然說:「放心,這是太子府,沒有人敢對你不敬。」這事他會自己處理好,就不打算跟贏然說了。

「都起來吧」太子殿下抬手讓眾臣起身,自己則帶著贏然走向上座,以免眾人拘束,婚宴上皇上皇后都沒有到,所以太子兩夫妻就坐在主位,接受眾人的朝拜和祝福。

這時候,一女子飄飄然來到主桌,盈盈一拜:「小女赫連蘭英,見過太子殿下太子妃。」眼中是滿滿的不甘,那本來是自己的位置,現在自己卻要向她行禮。

見太子殿下不發言,贏然不情願的說,「起來吧。」看她這麼柔柔弱弱的,難怪呼延明朔能看上,這眼光果然不錯,於是贏然撇嘴斜了太子殿下一眼說到:「果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赫連蘭英卻悠悠的應到:「謝太子妃誇獎,日後蘭英必會去太子府多多請教,畢竟以後都是一家人,還望太子妃到時候不要避而不見才好。」眼裡滿是挑隙的意味。

「哦?是嗎?以後是一家人?太子殿下如何看?只要太子答應,太子府你什麼時候都可以進,至於本宮,本宮跟你不熟,見不見無所謂,如果你還是為了刺殺我,我隨時奉陪。」贏然臉上不帶任何錶情,故意聲音提高說出來。

眾人聽了這話齊刷刷的看向赫連蘭英,「刺殺?這可是大魏國的嫡長公主啊,她就不怕大魏國舉兵攻打夜闌嗎?」

太子殿下也不多說,冷冷的看了赫連蘭英一眼,他還沒有找她的麻煩,她倒自己湊上來了,看來是自己太過仁慈了。

於是也冷冷的說到:「蘭英郡主醉得不輕啊,還是早點回去歇著吧。」又對著身邊的護衛吩咐:「來人,送蘭英郡主回去。」這是下逐客令了。

「是,太子殿下。」護衛走向赫連蘭英,做了個請的姿勢:「蘭英郡主,請」。

赫連蘭英雖然敢對付贏然放肆,卻不敢反駁呼延明朔,畢竟她還想嫁給他,所以只能紅著眼行了一禮道:「蘭英不勝酒力,先行告退。」說完又飄飄然走了。

接下來是眾人敬酒,太子也都接下,一口飲盡,贏然也象徵性的喝了幾杯,敬酒大概持續了一個時辰,太子見酒也喝差不多了,就起身對眾人說:「大家隨便吃喝,本宮連日趕路,有些疲憊,就先失陪了,各位請自便。」

說完太子起身拉著贏然離開了,一起往新房去了,這下贏然心裡犯難了,這事咋辦呢?她後悔了,怎麼就沒有把母妃送的那葯帶來呢,難道真的要跟他洞房不成?

太子殿下看著贏然搖頭又點頭的自言自語,也是好笑,這丫頭心思果然奇特,自己想什麼都說出來了。

於是就太子說到:「你我大禮已成,不管是在大魏,還是在夜闌,你都是我的妻子,跟我洞房有何不對嗎?」雖然他不是重欲的人,可也是正常男人,何況他也想留下付贏然。

且不說他自己喜不喜歡付贏然,就憑她大魏國嫡長公主的身份就無比尊貴,若她留下做他妻子,他日對夜闌也會有所幫助,而留下她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最好有了孩子,到時候,哪怕自己納妃,她也必定會為了孩子留下來。

贏然看了他一眼說:「可是我還沒準備好啊。」她心裡其實還是排斥的,畢竟還有個赫連蘭英虎視眈眈的。

「沒什麼可是的,放心,其他事我會處理好的,你就好好做我的太子妃就行了。」太子殿下說著就把贏然拉過來,摟在懷裡,往後院去了。

贏然無奈,隨著他一起走進新房,只見裡面喜氣洋洋的,全部裝飾都是嶄新的,卻並不奢華,太子充滿歉意的說:「目前國內糟災,一切從簡,愛妃不要多意。」

贏然呆了一會兒就說:「無礙,我並不在意。」聽他這聲愛妃,贏然半天反應不來。

太子又拿出一把匕首,外殼是黃金打造,上面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飛天鳳凰,眼睛是一顆顆藍色的寶石鑲嵌而成,看上去就知道很貴重。

太子殿下說了:「這是夜闌歷代皇后的信物,今日母后給了我,讓我自己挑選未來的皇后,今日我將它給你,望你好生保管。」

這也是他的承諾,他說過,他若為帝王,她必然為後,這也是他唯一給的起的,至於她要的一心人,自己怕是給不起,也無法給,單說他的身份就是不允許的。

贏然接過匕首,拿在手裡,她知道這把匕首的分量不輕,想著自己有沒有對等的物品與之交換,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作為如朕親臨的信物,應該能與之對等了吧。

於是也她就把文帝御賜的玉佩拿下來,送給呼延明朔,反正她已經離開大魏,這玉佩也就是一塊普通的玉佩。

贏然說:「這是先帝御賜的玉佩,帶在我身上如朕親臨,送給你也就是個普通玉佩,好在這玉佩自我五歲起,就一直佩戴在身,今日送你,也不會顯得太過寒酸。」說完一笑,反正都不是她的東西,不用心痛。

既然他說了他會處理好,那她就相信他一次,雖然她對這個時代的男人已經不抱希望了。

好在他現在身邊沒有女人,就依了他,實在不行要個孩子也好,日後也好有個依託,畢竟那是自己生命的延續,也算對那些關愛自己的親人有個交代,自己也不至於會孤獨終老。

太子接過玉佩,他也知道這玉佩對她的意義,在大魏它就是付贏然的標誌,可見王不跪,如朕親臨,如今贏然作為信物送給他,也算是對他的重視,所以太子殿下還是很高興的。

於是太子殿下收下玉佩,攬過付贏然就往床邊走去,「那我們就早點安歇吧,喝了不少酒,有點頭痛,加上連日趕路,確實伐了。」

「好,只是有些事,希望你能處理好,我不喜歡麻煩。」說服自己,也是提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