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三十八章 遇上刺客

第三十八章 遇上刺客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504

接著就是隨行人員的安排,她打算只帶錦兒和翠兒一起去夜闌,楊嬤嬤就沒有帶走了,這夜闌國氣候並不適合養老,於是贏然把郡主府留給她了,還有就是宮裡安排了十八個宮女太監,和一對護衛隨行。

一切都安排好了,初五這日,用過晚膳,贏然就被宮裡的馬車接走了。說是明日一早,贏然就要去叩拜祖先,在勤政殿門前接了聖旨,拜別皇上太后,與朔太子拜了天地。才可以出宮隨朔太子去夜闌。

而贏然乘坐的馬車,剛使離端親王府勢力範圍,突然數條人影飄然而至,也不說話,手裡的刀劍劈頭就砍,突然侍衛來報:「稟報郡主,有刺客,您千萬別出來。」

說完他轉身又繼續拼殺,只聽得刀劍的碰撞聲,和侍衛倒下的聲音,贏然在馬車裡可是坐不住了,她不管在哪個時代都不是個安穩的主,這會兒外面的拼殺,已經勾起了她血液里的好戰因子。

於是她掀開車簾站了出來:「都給本郡主讓開,趕緊派個人回端親王府報信,這裡交給本郡主,本郡主倒誰這麼大膽子,敢在我頭上撒野。」

話音剛落,就看見贏然飄身來到打鬥中心。抽出腰間軟劍,手起劍落,卻並不要人性命,只是挑斷對方手筋腳筋,並出聲命令:「卸掉這些人下巴」。

看來原主跟著端木原,也是學了不錯的武藝,起碼她對付這十幾個人還是可以的。

贏然是根據看武俠小說的經驗,知道這些人必定是死士,會在嘴裡藏毒,在必要的時候服毒自殺,就是為了不做俘虜,免得熬不住酷刑,把幕後主謀說出來。所以她就這樣吩咐了。

不想這些侍衛還真的走過去,卸掉了那些刺客的下巴。贏然一個人站在那裡,面對十幾個刺客,感覺到有點吃力了,這她快要虛脫的時候,付天辰帶著端親王府的人也趕到了。

付天辰看見贏然一個人周旋在眾刺客之間,一時怒起,提刀衝過去,三兩下就把十幾個刺客解決了。轉身拉著贏然看了看問道:「小妹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二哥,我無礙,只是這些刺客要怎麼處理,那幾個是我留下的活口。」贏然指著還在地上打滾的那幾人說道。

付天辰看了看周圍所剩不多的皇宮侍衛說:「把屍體都處理了,這幾個人帶回端親王府連夜審問。」轉身又對著一個侍衛吩咐到:「你,趕緊進宮去跟皇上說說這事,說本將明日卯時送靜嫻郡主進宮。」

心想著,這樣的護衛真能安全送贏然到夜闌嗎?皇上可真是心大啊,皇宮侍衛這樣無能,他在皇宮也住得安穩?

說完拉著贏然上馬,兄妹共乘一騎回端親王府去了。大魏國的男女大防,父兄不算在內。

到了端親王府,所有人都在,朔太子也在,只是當他看見那幾個活口,心下一沉,是的,他認出來這些人是夜闌國的人。至於是誰派來的,就不好說了。

贏然也是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又說,本來他這會兒應該跟他的親衛隊在一起了,因為明日他就要去皇宮接上她一起回夜闌了,有些事總要提前安排的。

只聽見付天辰說:「來人,把這幾個人帶去地牢。」贏然睜大眼睛看著自家哥哥:「二哥,咱家有地牢那玩意兒嗎?我怎麼從來沒見過啊?」

付天辰看來她一眼說:「有的,哥哥現在就帶你去見見。」堂堂端親王府怎麼可能沒有地牢,只是付贏然一直不在府中,回來這段時間事情又多,所以她不知道罷了。

「好,走吧。」贏然這會兒又掛在自家哥哥的手臂上了,兄妹二人前面帶路,所有人都跟上,去地牢了。

到了地牢,看見一個木樁釘成的十字架,和一排排的刑具,付天辰說:「把人架上去」只見兩個王府侍衛上前把人架了上去。

這時候付贏然說:「二哥,這審問人的事,我還沒有試過,讓我玩一回可好?」沒辦法啊,看見這些東西,她手癢啊,在現代明一堂里可沒有這些東西。

「嗯」付天辰應了一聲退了兩步坐在椅子上了。王府家丁很機靈的,給每個主子都搬了椅子進來。

付天辰想,贏然馬上就要離開了,一個人去到夜闌國,舉目無親,而以她的身份,到時候刺殺暗害什麼的,肯定少不了,讓她先鍛煉鍛煉也是好的,於是就隨著她去折騰。

「說說吧,你們是什麼人?又是誰讓你們來殺我的,殺了我你們有什麼好處?」贏然漫不經心的把玩著那些刑具。她很想試試,但是她知道這些東西對死士不管用。

那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看向朔太子,贏然見了,馬上改口用蒙古語言又問了一遍,這時,不光那幾個刺客了,就連朔太子也震驚了,付贏然會說夜闌國的語言。

她既然能聽得懂,自然也能說幾句,只是不太像罷了,再加上她在知道自己要和親以後,特意去了親衛隊的營地里,找夜闌人請教了一下,要不然她以後怎麼在夜闌生存。

只聽見那幾人說:「你不用問了,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你殺了我們吧。」

見那幾個刺客任然不願說,贏然也不急,只是淡淡的說:「朔太子,不打算說幾句嗎?」她知道與他無關,但她就是要逼他出來處理這事。

只見朔太子站起身走向刺客,用夜闌語言說:「說出幕後之人,可保全九族親人,如果不說,將你等扒光懸於城門之上,看著九族皆滅而你獨活。」那高高在上的氣勢,是贏然至今為止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