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三十七章 除夕進宮

第三十七章 除夕進宮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531

朔太子一路思索著到了宮門口,解下佩劍,步行進宮。路上官員招呼行禮,各家千金芳心暗許,他客氣回禮,卻不回應,心無旁騖的走到承德殿。

剛一坐下,一宮女就走到他桌子邊說:「太子殿下,太后娘娘在壽康宮有請。」

「好的,前面帶路吧。」這太后找他能有何事?他可是聽說了,這太后娘娘可是極度寵愛付贏然的,再有幾日他們就要啟程回國了,太后怕是有什麼要交代吧。

走了一盞茶的時候,到了壽康宮,宮女進去稟報,「啟稟太后娘娘,夜闌國太子殿下到了。」

只聽見太后的聲音響起:「快請」。

宮女出來迎了朔太子進去,裡面端親王一家,皇上太后都在,朔太子走進去行了個禮:「見過皇上,太后,端親王,王妃。」其他都是平輩,且身份不如他,無需行禮。

「朔太子無需多禮,快坐。」太后發話,只見朔太子走到贏然身邊坐下,兩人相視點頭。

接著眾人聽見太后問:「朔太子幾時回國?」

「在下打算等年過了,初六啟程回國。」既然都是贏然的長輩,也不比自稱本太子了,初六回去是急了點,可是夜闌國內急需他帶回糧草,不然就要餓死很多人了。

「初六是急了點,不過也來得及,按照我大魏風俗,公主出嫁,都要從宮中起身,作新娘裝扮,拜過天地父母就算出嫁了。」太后說著說著,眼淚也打轉了。

原來還有這事贏然蒙了,本以為是到了夜闌以後再舉行婚禮,竟不想在大魏還有一場婚禮。

於是贏然就問了:「難道我還要穿嫁衣,備嫁妝不成」真要這樣可就麻煩了,這以後離開他太子府的時候,這些嫁妝她帶得走嗎?

「你這丫頭,嫁人當然要穿嫁衣,備嫁妝了。」太后白了贏然一眼,這丫頭想什麼呢?別人是擔心沒有嫁妝,到她這還不願意了。

贏然大腦一時短路,就把心裡想的說出來了,「那這以後萬一我不在他的太子府,不做太子妃了,這送進去的嫁妝還能拿得回來嗎?要是拿不回來,我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划算啊。」

眾人一片無語,朔太子看著她,原來她一直就沒打算在他的太子府常住,是了,她說過的,一旦他另娶,她就會離開,大家都知道他日後必定會娶妃納妾。所以她這是為以後打算,免得日後麻煩了。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好好的你怎麼就會離開他的太子府了不許胡說。」太后突然想起那日贏然說的話,她不想被關在院子了,跟很多女人搶男人,可是,這命里註定的,誰也躲不掉啊。

「哼……反正我不管,穿嫁衣可以,嫁妝就免了,如果實在不行,就給我都折成銀票好了,方便我日後攜帶。」嗯,這樣也不錯,一旦離開太子府,也不至於露宿街頭。

端親王看了一眼自己女兒,點頭應到:「好,就依你,父王給你十萬兩的銀票,在夜闌也好有個周轉,這長途跋涉的,帶著大件小件的也不方便,再說銀子還可以變通。」

「行吧,國庫也出十萬兩,讓贏然帶走,在夜闌也好打點。」皇上也難得大方一會,也是啊,總算送走這尊瘟神了,贏然在大魏國那就是座不定時爆發的火山。

「哀家上次已經給了你不少的寶貝了,現在就沒錢給你了。」太后半開玩笑的說道。

「這樣吧,皇伯母,反正我也不在大魏國了,那些嫁妝我也用不上了,我全部還給您,您就送我幾旦稻穀和番邦進貢的紅薯和土豆吧。贏然怕去了夜闌,吃不習慣,帶點種子去,看看能不能種出來。」

贏然知道夜闌國土貧瘠,種稻不適合,紅薯和土豆就不一樣了,只要水源土質合適,是可以在草原地帶種起來的,而且這兩種農作物產量極高。

所以她就打算帶點去,看看能不能種出來,說不定會是個發家致富的機會。在現代,她見過農民把紅薯放在稻穀裡面,可以保存很久的。

「行,你個丫頭片子,哀家還以為你要什麼呢?不就是點稻穀還有土豆和紅薯嗎,這有何難。」太后很爽快的答應到。

「多謝皇伯母,到時候,皇伯母就吩咐他們,把紅薯和土豆放在稻穀里就好了,這樣方便攜帶。」這得交代清楚,不然等到了夜闌,紅薯都爛光了。

「好,知道了,就這樣定了,現在時辰也不早了,該去承德殿那邊了。」太后見事情已經說定了,就提議去承德殿,畢竟今日除夕,朝中四品以上的大臣都攜家眷進宮了,不好怠慢的。

「母后說得是」。皇上也跟著附和著起身,所有人都起身跟在後面去承德殿了,承德殿里,大臣們都到齊了,見皇上進來,眾人起身行禮:「參見皇上,萬歲萬萬歲,太后娘娘千歲千千歲。」

今日除夕,照說皇后也應該到場,可是皇后對皇上已然失望,不願再面對他,所以今日皇后除了一早祭拜先祖,就沒有出現過。

「都起吧,坐。」皇上,太后抬步走向高座。讓出端親王一家。

眾臣又行禮:「見過端親王爺王妃,朔太子,世子爺,郡主,護國將軍。」哎呦媽呀,一家子的大人物。

「都免了吧,今日不是朝會,不必拘禮。」端親王爺就是威嚴,雖然只是親王,但是朝中誰也不敢不敬。人家畢竟是皇叔。

「謝王爺」眾臣起身各自入座。宴會上無非就是喝酒,唱歌,美女獻舞這些的,差不多酉時過了,眾人散去,贏然爺跟著父母兄長回府了。

回去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