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三十六章 身份確定了

第三十六章 身份確定了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416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很快到了端親王府,馬車停下,朔太子扶著贏然從馬車上下來,一起走進府中,管家見了,趕緊上前行禮:「見過郡主」又看了看走在邊上的朔太子,不知如何稱呼。

贏然看見開口道:「這位是夜闌國太子殿下。」

管家也是有眼見的人,知道這是未來姑爺,趕緊行禮:「見過太子殿下。郡主,王爺王妃,跟端木莊主他們都在正廳等著郡主,讓奴才出來迎郡主和太子殿下。」

「嗯,進去吧」贏然說著拉了朔太子就往裡走。

到了正廳,這會兒人真多,端親王夫婦,付天陽兩兄弟,端木原夫婦,端木靖,都在,看見兩人相扶著進來,其他人還好,端木靖就眼紅了。

可他卻無能無力了,聖旨已下,人家已經是未婚夫妻了,而他因為貪心,已經失去了站在她身邊的機會,他現在只能默默的看著。

「見過父王母妃,見過義父義母,見過三位哥哥。」贏然進來一一見禮

而朔太子就簡單了,他只是說:「見過端親王爺王妃,見過端木莊主和夫人。在下呼延明朔。」簡簡單單的介紹自己,不說身份,只說名字,讓人莫名的好感上升。

「來了就好,快坐下吧。」端親王指著空位說,那是擺在付天辰下手的兩個坐位。按照在家中的輩分這樣是沒有錯的,要是按照朝堂上的身份,朔太子就得坐在付天陽的上首。

贏然什麼也沒說,拉了朔太子坐下,見朔太子坐下,端親王點點頭說:「朔太子,按照你的身份,主位也是坐的,但是按照我們家中的輩分,你只能坐在天辰下首。」

這意思是承認了他端親王府姑爺的身份。要不然,他要麼坐主位,要麼作為客人和端木靖坐一塊。

「謝過岳父岳母」朔太子也是聰明人,既然身份以定,就趕緊改口了。

「嗯」端親王對著他點點頭,付天辰已經把贏然轉訴太后的話說給他聽了,知道這和親是必需的了,雖說不捨得女兒,但是相比之下,一大家子人的身家性命更為重要,也只能委屈女兒了,再說,看這朔太子也是個靠得住的。

「贏然,為父聽說你拜了你師父為義父,可是真的?」這事他雖然不反對,但總要問清楚。

「是的,父王,女兒不僅拜了義父,還連見面禮都收了,很厲害的見面禮哦,以後我去了夜闌也可以拿出來顯擺顯擺。」說著掏出了那枚葯玉。

「既然這樣,今日我和你母妃都在,你就給你義父義母敬杯茶吧。」端親王不糊塗,也知道有了天一庄的庇護,贏然去了夜闌也不會受委屈。

「是,女兒遵命。」贏然起身到了兩杯茶,用托盤端著走到端木原夫婦跟前,雙膝跪地:「義父請用茶」,只見端木原端了茶杯一口飲盡,贏然又轉向另一邊:「義母請用茶,」只見端木夫人眼眶紅紅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拉起贏然,什麼也沒說。

多麼可惜啊,要不是出了孫家的事,這媳婦就是端木家的了,不過現在做女兒也好,沒有婆媳間的矛盾,關係會更好,可是這眼看著又要遠嫁他國了,心中難免酸澀。

贏然又倒了一杯茶,走到端木靖的前面:「哥哥請喝茶」。

端木靖木訥的接過茶杯,一口飲盡,放了個鐲子在托盤裡面,什麼話也沒說。那是大婚以前,他特意去尋來送給她的,本想著用來彌補她名分上的委屈,誰知道一切都不像他想像的發展。既然是尋來送她的,就送她好了。

贏然拿著鐲子退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真是上好的玉,晶瑩剔透。

「嗯,今天就這樣吧,各自散了吧,兩日後就是除夕了,大家就在端親王府好好陪贏然過個年吧。」以後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在一起過年了。

「好,今年除夕那就一起過吧。」端木原也是心裡泛酸,畢竟跟自己朝夕相處了十年,突然離開,總是不舍。

端木原離去前突然說道:「就這樣定下吧,我們就先回靖王府了,贏然你有空就去陪陪你義母,自從知道你要去和親了,她這幾日一直在流淚。」

「贏然記得了,這幾日一定多陪陪兩位母親。」這是她最怕面對的,也是最不舍的。

送走端木家的人以後,端親王說:「這兩日你們就住在蘭苑吧,反正蘭苑也不比你那郡主府小多少,就你們兩人還是住得下的。」

端親王不是老古板,再說他相信自己女兒必定會自重自愛。也是對呼延明朔的考驗。

「是,父王。」贏然帶著朔太子去了蘭苑。眾人跟著散去,一時無話。

到了除夕這日,按照慣例,早上要去太廟祭拜列祖列宗,中午陪皇上太后吃團圓飯,下午和群臣同樂,晚宴過後才各自回府守歲。

所以一大早,贏然就被叫起來,跟著自己父母兄長入宮了,因為只有嫡系才能去,所以端親王府其他人是不能去的,只能在府里等著一起吃年夜飯,一起守歲。

朔太子要下午才進宮,於是上午就留在蘭苑休息,午膳的時候,錦兒翠兒端上飯菜,朔太子用過午膳歇息片刻,就準備進宮去了,他剛出府門,就見靖王騎馬等在那裡。

「走吧,一起進宮。」靖王在原地等朔太子過去。

朔太子也不言語,翻身上馬,和靖王並肩走著,突然聽見靖王說:「好好對她,她的心很小,她要的不多,卻不是人人都給得起,不要隨意揮霍她的情感,以免後悔莫急。」

「這是你失敗的經驗嗎?」朔太子無情的打擊著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