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三十四章 拜端木原為父

第三十四章 拜端木原為父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438

「師父說得對呢,師兄他可真是不省心呢,差點連小命都玩完了,要不有我給他收拾爛攤子,他這會兒指不定還躺床上昏著呢。」這就是小人得志,看看她那驕傲的嘴臉,手真癢啊。

端木原也懶得看她,重新上馬,問贏然:「你是騎馬還是要坐車?」贏然是會騎馬的,她是嫌棄京城人太多,騎馬不方便,所以大多數時候都坐車。

「我今日騎馬,坐車跟不上師父,我可不想錯過看師父教訓人,這種事以後很難見到了。」贏然一想到要和親,情緒都閹了。

「這種事你還見得少?每次不都是你告的狀?」端木原不客氣的揭她老底。

「唉…我是說以後啊,皇上要讓我去和親了,以後想再見到師父您就難了。」贏然說著說著眼淚都快出來了。想想以後就是想見見父母親人都難了。

「造孽啊,要不是你師兄糊塗,你就是我端木家的媳婦了,又怎會落得如此下場。」端木原心裡無比嘆息,本來兩家父母都是同意這門婚事的,竟讓端木靖攪渾了。

接下來就是長久的沉默,一直到靖王府門口,靖王帶著她的三個小妾和王管家站門口迎接端木原。

端木原一看見就來氣,翻身下馬,一言不發的進府,來到正廳,往主位上一坐,看看靖王,又看了一眼孫淑媛,對著帶了的兩個人說:「來人,把東西拿上來。」

只見護衛手上拿著兩個盒子,端木原接過來,一個給贏然,一個給了端木靖:「這是我早年得來的一塊葯玉,佩戴之人,可百毒不侵,千蠱不入。」說這句話時端木原一直盯著孫淑媛。

「前幾日,我命人切割,做成四塊玉佩,我與你母親每人一塊,現在你與贏然也每人一塊,這玉佩不僅能防人陷害,還是天一庄的信物,世上只有四塊,你們要好生收藏,玉佩只有在本人手上才管用。」

這端木莊主可是什麼都想到了,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贏然眼裡淚光閃閃,雙膝跪地:「師父師母大恩,贏然無以為報,今生願承歡膝下,盡女兒孝道。還望師父恩准。」她付贏然可是除了皇上太后,只跪自己父母的,這一跪,就是把端木原當父親了。

端木原心裡泛酸,好好的媳婦沒了,不過變成女兒也好,總算還是自家人:「好,我端木原今日就應下你,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天一庄的大xiǎojiě了。他日我定當親自向付兄告罪。來人,去天一庄請夫人進京。」一個護衛答應著「是」出府了。

「父親不可」靖王出口阻止。

「為何不可?」端木原冷冷的問,他當然知道兒子不甘心,如果他認了贏然做女兒,以後和靖王就是兄妹了,不能再做夫妻了。

端木靖聽了,只覺心中酸澀,要不是自己貪心,贏然已經是他妻子了,現在卻成了他mèimèi。

而孫淑媛就更是不平了,她才是端木家的媳婦,憑什麼好東西卻給了付贏然而不給她。這樣一想,臉色也變得猙獰了,心魔又開始作祟了。

竟是開口把心裡話問出來了:「端木莊主,我才是靖王爺八抬大轎抬進府的妻子,和靖王爺是拜過天地的夫妻,也是端木家的嫡長媳婦,公公為何向著外人,打壓淑媛?」

可見孫左相對她是極其寵愛的,竟不知天高地厚了,忘了她現在的身份,賤妾,永為奴籍。

端木原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看著端木靖,等著他自己處理。

這次端木靖也是死心了,看來這孫淑媛是改不好了,於是下令:「孫家糟貶,孫氏受了刺激,不慎掉入井裡,打撈上來時已經沒氣了。」這就是大家族裡的陰私,讓你死,還得決定你的死法。

「不~,王爺,你不能處死我,我是真的愛你啊,你我可是拜過天地的夫妻啊。」她到現在還是自私的,從不反省自己做過什麼。

「你的愛太沉重了,本王承受不起,來人,帶走,今日以後我不想再見到她。」男人果然是無情的。

孫淑媛被帶下去了,端木原看著端木靖說:「你自己看看,你這府里成何體統,這樣的女人都敢跑我面前撒潑,你果然出息了。」

「哥哥以後可要睜大眼睛把人看清楚了,日後我們都不在京城,沒有人能隨時提醒你,護著你了,哥哥得自己小心謹慎了。」贏然也出口勸說。

「師妹何必如此說,師兄一時糊塗才讓師妹傷心,師兄現在已經處置了孫淑媛,只要師妹願意,師兄即刻用正妻之禮迎娶師妹。這些年,難道師妹還不知道嗎?師兄一直都是喜歡你的。再給師兄一次機會可好?」靖王不甘心啊。

他本就是仗著贏然和他的情意,一直以為師妹註定了會嫁給他,才大膽的讓孫淑媛為正妻,本想著師妹必回委屈求全成全他,誰知,竟是絕了與師妹的夫妻緣分,感情果然是經不起揮霍的啊,靖王心中悔恨不甘。

「哥哥何必如此,自從那日,你帶著孫淑媛去端親王府,你的師妹就死了,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付贏然了,哥哥又何必執著,有些人錯過了就錯過了,永遠回不來了,剛才義父已經認下我,從今以後,你我就是兄妹了。」他的師妹確實已經死了,今生他們已經錯過了。

「師妹就不肯給我個機會嗎?你說過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棄,那師兄遣散後院只留你一人可好?」這次靖王是真的害怕失去了,贏然完全不像說笑的,也不像是耍脾氣,是真的要捨棄這段感情了。

「晚了,當初我就說過了,你應下了孫淑媛,你今生就只能是我師兄了,再說現在皇上有意讓我去和親,你我今生無緣了。」不必要的糾纏還是要早點切斷。

「都怪我太貪心了,師妹既然決定了,師兄也不勉強,師兄只想告訴你,師兄會一直給你留著正妻的位置,你隨時都可以回來。」靖王說完以後就不在看贏然了,對著端木原一拜「父親,兒子先下去了,靖王府中為父親留有院子,讓家丁帶路就好。」說完他轉身就走了。

端木原嘆了口氣說:「早知這樣,又何必當初呢?算了,我也有點累了,想歇息一下,你自便吧。」

「我還是回郡主府吧,府中還有個太子住著呢,義父何時空了就去城西郡主府住幾日,雖然主院被那朔太子霸佔了,女兒的偏院裡面也還是不錯的。」

「好,為父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了。」說完端木原起身讓家丁帶路歇息去了。贏然也離開了靖王府,回郡主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