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二十八章 解除婚約

第二十八章 解除婚約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468

「嗯,這事,哀家知道了,哀家和皇上會仔細防備的。」太后聽了也是心驚的。這要是讓淑妃的計劃得逞了,讓她兒子做了太子,她再給皇上下個食魂蠱,這大魏的江山不就是她孫家說了算嗎?

「哦,對了,皇伯母,今早上贏然發現,靖王府中的一個丫鬟失蹤了,贏然有點擔心,就怕消息已經泄露出去了,淑妃她們會提前動手。因為靖王妃已經廢了,孫家對靖王府和端親王府的計劃也失敗了。就怕她們會鋌而走險,對皇上下手。」贏然把自己的擔心說出來。

皇上聽完贏然的話,突然想到:「朕突然想到一件事,可能跟這事有關,是這樣的,今早禁衛軍巡邏時,看見一個宮女鬼鬼祟祟的準備潛入淑儀宮。於是就把她抓起來了,會不會就是贏然說的那丫鬟?」皇上突然想起,今早禁衛軍報上來的消息。

「如果真的是她,那她就可能是淑妃派在靖王府的探子,那也就說得過去了,皇上您看,能不能將她帶到這裡來親自審問,這事,還是不要驚動別人為好,畢竟這事還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只要斬斷她們所有的退路,就可以無聲無息的解決了這件事。畢竟家醜不可外揚啊。」是啊,淑妃畢竟是皇上的妃子,可不就是家醜。

「嗯。我看贏然說的對,只要事情還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還是悄悄解決的好,國家易安不易亂。」付天辰是武將,知道國家安定的來之不易。

皇上也覺得這事不宜外揚,畢竟不光彩,所以決定讓人將那宮女帶來壽康宮,親自審問,於是他對著門外的李公公大聲說到:「來人,去把今早抓到的宮女帶到壽康宮來。」

「是,皇上」李公公快步離去了。

這時候,贏然也不想干坐著,於是就對皇上說,「啟哥哥,現在贏然只是作為一個mèimèi,求您一件事,還望啟哥哥恩准。」

「何事?先說說看。」皇上看著贏然問道。

「是這樣的,贏然怎麼說呢,也是付家的女兒,啟哥哥您的嫡親堂妹,給人做平妻實在不合適,您就看在同一個皇爺爺的份上,解除了這門婚約唄。」贏然說完這段話,手裡把玩著那枚玉佩,眨巴著眼看著皇上。

付天陽兩兄弟也直直的望向皇上,等著他的回答。要不是對方是皇上,他們早就shàngmén揍人去了。

皇上沉默半晌說:「這件事,確實是朕考慮不周,朕這就收回旨意,解除你和靖王的婚約。」皇上很爽快就答應了,只是加了個條件。

「只是,贏然mèimèi,夜闌國太子過兩日就進京了,對方指明要端親王接待,可是端王叔,現在不在京城。你看,是不是由端親王府派個人去接待下?」皇上真是條狐狸啊,一點也不吃虧。

「沒問題,不就是接待夜闌太子嗎?只要皇上下旨解除我與靖王的婚約,我就在靜嫻郡主府接待夜闌太子。」呵呵,贏然也是屬狐狸的,她的靜嫻郡主府很窮,要啥沒啥,倒是可以趁機敲詐一回皇上,讓他賞賜點飾物擺設什麼的。

皇上也是無語了,作為一國郡主,這麼財迷真的好嗎?不過算了,只要她答應接待夜闌太子,什麼都好說,她付贏然可是端親王的掌聲明珠,也是目前最適合和親的人選,既能代表端親王,又能解決和親,一舉兩得。

「好,朕馬上給你下旨,來人,筆墨伺候。」說干就干,不然等這隻小狐狸反應過來,就沒這麼好說話了。畢竟目前端親王不在京,再加上和親的事,就只有她才是接待夜闌太子的最佳人選。

因為皇上知道,這段時間淑妃在算計他,所以他就把玉璽隨身攜帶,這會兒只見他,大手一揮,聖旨上龍飛鳳舞的幾行字,一觸即成,又從懷裡掏出玉璽蓋上。「好了,付贏然接旨吧。」

贏然這下懵逼了,感覺好像又被算計了。她木然的接過聖旨,打開看了看,「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解除端親王嫡女付贏然與靖王婚約,從今以後,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另,著付贏然代表大魏國接待夜闌國太子殿下,欽此。」

贏然小聲的念出來,太后坐在一邊,笑眯眯的,她知道皇上的打算是什麼,她也覺得夜闌太子要比靖王合適,那畢竟是一國太子,將來的皇上。所以她看著就是了。

等贏然收起聖旨,還一片茫然的時候,李公公帶著三個人進來了,只見李公公身後,兩個執法嬤嬤押著個宮女進來了,「啟稟皇上,人已經帶來了。」李公公說完,退到一邊,讓出後面的幾個人。

「嗯,全都出去,你在門口守著,誰也不許放進來。」

「是,皇上」李公公帶著所有的太監宮女退了出去,他自己守在壽康宮門口。

閑雜人等都出去了,贏然看向那宮女,口氣淡淡說「抬起頭來」。

那宮女抬頭看向付贏然,開口叫了聲:「平妃娘娘」,贏然不用想,也知道這是燕兒了,然後贏然抬頭看看皇上,白了他一眼「啟哥哥,這聲平妃娘娘,您聽著順耳否?」

意思是這宮女就是靖王府的丫鬟,拜您所賜,我堂堂郡主成了那平妃娘娘。

「咳…「皇上尷尬的咳了聲,不再看她付贏然,直接看著燕兒,「你是哪個宮的宮女,為何認得靜嫻郡主?」這燕兒現在穿著宮女的服飾。所以皇上這樣問沒錯。

「回皇上,奴婢是淑儀宮的大宮女,兩個月前,奉淑妃娘娘之命,出宮辦事,今日回宮,至於平妃娘娘,奴婢是在靖王見過的。」燕兒避重就輕的回答,可實在不高明。

「哦?你既是淑儀宮的宮女,怎會在靖王府見過靜嫻郡主,你最好是老實的交代,不然朕讓你九族皆滅。」這就是天子一怒,誰都不用懷疑的,他一定做得到。

燕兒跪在地上身子抖了抖,老老實實的交代:「啟稟皇上,兩個月前,娘娘和左相爺就與靖王爺商量好了,讓孫二xiǎojiě嫁給靖王做正妻,靜嫻郡主做平妻,她們計劃讓孫二xiǎojiě,討好靖王爺和靜嫻郡主,好讓靖王府和端親王府擁立小皇子為太子,於是就派奴婢潛入靖王府,盯著靖王府的動靜,好及時向她稟報。

而昨日,靖王府中出事了,到了最後奴婢聽說,是二xiǎojiě對靖王爺下蠱,於是奴婢就急著回宮稟報娘娘,讓她想想辦法,保住二xiǎojiě。」

皇上聽完沉默了,他多希望這是假的,淑妃畢竟是他寵了兩年的人,孫家也是他放任著壯大起來的,沒想到,這些人用他給的權利反過來對付他,心痛總是難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