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十九章 二哥付天辰

第十九章 二哥付天辰 (1/2)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613

皇上怎麼也想不到,孫家求的這道聖旨,竟然會有這麼大的陰謀。這事目前還不能打草驚蛇,得找母后商量一下。於是皇上沒有驚動裡面的人,直接去了壽康宮。

而這會兒,付贏然還坐在端親王府繼續等著,就在天快黑的時候,小廝來報:「稟郡主,二公子回來了。」,贏然趕緊迎出府門外「二哥,你可回來了。」十年不見,要不是他長得像大哥,她都不敢認了。

「是的,二哥回來了,小妹也長大了。」看見她頭上的鳳釵,就知道這是自己小妹,端親王府只有母妃和小妹,才有資格戴這八尾鳳釵。付天辰寵溺的摸了摸贏然的頭。

「二哥趕緊去梳洗下吧,mèimèi還等著你送我去靖王府呢。母妃為你準備了很多的衣服,都在你的院子里。」兒行千里母擔憂,儘管兒子在外多年,端親王妃每年都會給小兒子準備衣服,就怕他什麼時候回來沒得穿。

「好,二哥很快就來。小妹稍等下。」他雖然也想去見見自己父母,但是現在怕是不行了,天都快黑了,再不送小妹去靖王府,就是抗旨不尊,皇上就能隨意拿捏端親王府了,還是回來再去拜見父王母妃吧。

付天辰隨便梳洗下,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就出來了,真是英氣逼人啊:「準備出發,小妹走吧,二哥現在送你去靖王府。」付天辰很清楚,自己mèimèi是為了讓他能回京,才會接下聖旨,也是為了讓他能平安到達京城,才會耗到現在。

「嗯,好的。」付贏然出了府門,回頭看了一眼端親王府,心中難免微微的酸澀,她這就算是嫁人了嗎?這整個王府裡面,不披紅不掛綠,不貼喜字不請客,就連父王母妃都沒出面,真是凄涼啊。

靖王府的花轎還停在大門口,轎夫看見贏然走出來,壓了轎門請新娘子上轎,可贏然卻從他身邊經過,直接走向前面的嬌子,上面刻著靜嫻郡主專用的標誌,。付天辰騎馬走在前面,公主的儀仗浩浩蕩蕩的往靖王府去了。留下靖王府的迎親隊伍,在風中凌亂。

靖王府正門大開,靖王站門口迎接新人。他心裡也有些怒氣的,迎親隊伍午時就出發了,卻耗到了現在,而他最氣的是,她付贏然竟然沒上靖王府的花轎。

只見付天辰翻身下馬,來到贏然轎門邊,伸出手牽著贏然下轎,直接把靖王當空氣,兄妹兩人走進靖王府,這時酒席已開,眾人抬頭看見贏然頭上的鳳釵和胸前的玉佩,立馬起身行禮,「參見靜嫻郡主」八尾鳳釵和那玉佩,可是文帝御賜,如朕親臨啊,誰敢不敬。

靖王這會兒心中更是不爽,因為付贏然根本不是新娘子的裝扮,再看她頭上的鳳釵,難免心中火起,他的正妻也只能配戴七尾鳳釵,而她付贏然作為平妻,不但拖延婚禮,不穿嫁衣,不蓋蓋頭,不上花轎。還戴了枚八尾鳳釵,這是打他臉嗎?

「起吧」

「謝郡主」

「靖王府中可有我的住處」這話是問靖王的。

「有,等你我拜堂過後,本王會找人送你過去。」靖王在做最後的掙扎,只要贏然和他拜了堂,婚禮也能算數。

「哦,那你找人帶我過去吧,至於拜堂就免了吧,只是個平妻而已,拜不拜都行。再說了,沒有主婚人,沒有高堂,拜誰去」開玩笑,拜了堂就是夫妻,她還走得掉嗎?

靖王竟是無言以對:「那好吧,你先進去,本王晚點去看你」。靖王閉上眼深呼吸,最後只能妥協。是啊,沒有主婚人,高堂健在確不出席,這門婚事是不被承認的,拜不拜堂都一樣。

「來人,送平妃去落華閣。」那是主院的正房,也是靖王的寢殿,只有正妻才能入住,本來就說過讓贏然入府為尊的,那她就應該住在落華閣。

「二哥,mèimèi進去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一路趕來應該累壞了,有什麼事等以後再說,二哥路上仔細些。」看著二哥眼中無法忽視的疲憊,贏然心中不忍,微微泛疼。

「好,二哥回去了,你好好保重。」付天辰轉身定定的看了靖王一眼:「端木靖,本將今日奉太后懿旨,送小妹入靖王府,也算是完成旨意了,至於你,本將很失望。」說完頭也不回的往外走了。

看著二哥離去的背影,贏然心裡空落落的。

「平妃,這邊請,奴婢帶您去落華閣,奴婢燕兒,是落華閣的丫鬟。平妃以後有什麼事吩咐奴婢就是了。」燕兒說完戰戰兢兢的走在邊上帶路,尊卑有別,丫鬟是不能走在主子前面的。

「嗯,知道了,走吧。」

贏然站在落華閣門口,這落華閣果然氣派,不愧是主院正房。「這可是正妃才能住的屋子,本郡主住在這裡,那你們正妃娘娘住哪裡?」贏然不傻,她當然知道,一般只有正妻才能住主院正房,其他人,名分越低,住處就越偏,照她平妻的身份,應該住在主院的偏房,或者是在主院邊上再建一個院子,靖王這樣的安排是什麼意思

「回平妃娘娘,正妃娘娘住在不遠處的秋月閣。」

「嗯,我知道了,她們是我身邊的兩個大丫鬟,有什麼事你問她們就是了。時候也不早啦,你帶著她們下去歇著吧。」贏然只帶了翠兒和錦兒過來,今天應該也是累壞了,讓她們早點下去休息好了,畢竟接下去這幾天還有得忙。

「郡主,還是讓奴婢們陪著您吧。」錦兒和翠兒滿臉的擔憂,不管怎麼說,總是新婚夜,這樣冷清總是寒酸。

「不用,你們早點去歇著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