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九章 靖王府下聘

第九章 靖王府下聘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662

「太后她可是在後宮鬥了半輩子的人,什麼樣的算計瞞得過她眼睛,要不然你以為,淑妃他們為什麼拖到現在才讓皇上下旨,其實早在兩個月前,她們就已經和靖王把婚事敲定了。

之所以等到現在才公開出來,就是為了打太后個措手不及,這樣太后就是想出面阻攔也來不及了,聖旨一下,就是太后也無力阻止,因為,君無戲言啊。」

「不過呢,父王,她們的算計怕是很難成功,不說女兒不會任人擺布,就說太后和皇后也不會袖手旁觀」

「皇后?她不是被圈禁了么?」端親王並不打算讓人知道,他今日去過壽康宮,其實他早在壽康宮就見過皇后了。

「父王,女兒出宮前,去見過皇后了,並且把這件事告訴了她,再給她分析了一下,讓她知道太子目前的危險,女兒是想逼她出手跟淑妃斗。」

端親王現在明白了,本來他還奇怪,皇后怎麼會在壽康宮的,原來是自家女兒把宮裡的水攪渾了。

端親王早就知道了,其實皇后不是被圈禁了,那是因為兩年前皇帝剛登基不久,為了穩定朝堂,就納了淑妃與不少功臣之家的女子進宮,可是皇上卻獨寵淑妃。

作為皇后,她也不得不勸皇上:「宮中嬪妃眾多,並且與前朝息息相關,皇上最好是雨露均沾,獨寵一人怕會引起後宮不穩,以至朝堂動蕩。」

不想皇上聽了以後,怒斥皇后,說她這是善妒,有失皇后德行,於是皇后一怒之下,將太子送往壽康宮,並將皇后鳳印交給太后,回到坤寧宮畫地為牢,從此不再見皇上,也不再踏出坤寧宮半步。

「這事你做得有點魯莽了,不過讓她知道也好,為母則鋼,她要是能保住太子那也是好的。」端親王本來還擔心太子的安危,現在有皇后自己出手,他也就放心了。

「是啊,女兒也是這麼想的。」贏然蹬鼻子上臉的笑著應道。

「美得你,走吧,也該用膳了,午膳過後靖王要來下聘禮,不論如何,總是要應付過去的。」說著端親王開門走了出去,贏然跟在後面一起去牡丹苑用膳。

照說,下聘也不應該這麼急的,昨天才接到聖旨,今天聘禮就送過來了,看來還真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呵呵,還真是急啊。

端親王也納悶了,本來看他端木靖挺上進的,加上自己和端木原也有交情,看在端木原教導贏然的份上,就想著把他帶在身邊提拔一下,也算是回報端木原一二。

而這小子到也是爭氣的,憑著他自己立下的赫赫戰功,自己再幫忙著周旋周旋,他倒也封了個靖王,卻不曾想,他竟然和左相他們勾搭上了,不僅辜負了自己對他的期望,也辜負了贏然的一片真情。

看來也該請端木原進京來商量一下了,端木原就這一根獨苗,可別讓人給弄沒了。

父女兩人一起在牡丹苑陪端親王妃用過午膳,贏然就回自己院子去了。

回到蘭苑,贏然往床上一趟,吩咐翠兒:「我睡會兒,等會兒靖王府來人記得叫我,」她是真的累了,其實她早就撐不住了,連吃飯也沒有胃口,隨便刨了兩口就回來了。

「是,郡主。」錦兒和翠兒關shàngmén出去了,贏然躺下一會兒就睡著了,儘早起的早,有在宮裡轉了一上午,確實挺累的。

一個時辰以後,靖王府來人了,翠兒推門進來,搖醒贏然,「郡主醒醒,靖王府來人了,您要去看看嗎?」

「當然要去的,錦兒過來幫我梳下頭。」這古人的頭髮真不是人梳的,哪像現代,一根膠圈就搞定了。

「是,郡主」錦兒手腳麻利,很快就弄好了,贏然帶上翠兒、錦兒,主僕三人就往大門口走去。

站在大門口,可以看見街邊轉角處抬著聘禮的隊伍,正朝著端親王府這邊走來。

端親王夫婦坐在正廳裡面等著,世子付天陽站大門口看著。

贏然本就是個不消停的主,只見她往世子身邊一站,扯了一下自家大哥的袖子「大哥,我真不想嫁給靖王了,能別讓聘禮進門嗎」

「你有什麼辦法」說實在的,世子也不想讓聘禮進門,自己的mèimèi那就是捧在手心上長大的,怎麼能去給人做平妻。

「大哥,你進去告訴父王,這件事情我要自己解決,你們都不要插手,我要讓那些人知道,我付贏然不是好欺負的。」

「好吧,那你自己看著辦,我進去了。」府天陽說著就走進府里去了,因為父王早就說過了,這事要讓贏然自己處理,我們都不好插手,因為贏然又那如朕親臨的玉佩,可以為所欲為,而他們都不能。

贏然轉身對著錦兒吩咐:「去把府里的侍衛和家丁都找來,讓他們帶上帳篷過來。」

「是,郡主」錦兒腿腳利索的叫人去了。

這邊靖王府的人轉眼就到了門口了,抬著聘禮就要進門,卻只見贏然木樁一樣站在兩扇門的正中間,「各位,請稍等片刻」然後就不再說話了

過了一刻鐘左右,錦兒就帶著家丁和侍衛過來了,有幾個人身後還背著帳篷,贏然點頭表示很滿意,錦兒的辦事效率不錯,以後可以帶在身邊磋磨磋磨,說不定以後可堪大用。

錦兒走過了復命說道:「郡主,人都已經叫來了。」

「很好,大家把帳篷搬到門口的屋檐下搭起來吧。」

「是,郡主」接到命令,在場的家丁和侍衛走到大門口的屋檐下忙碌起來,這些人大部分是跟端親王上過戰場的,紀律嚴明,手腳麻利,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帳篷就搭好了。

「稟郡主,帳篷已經搭好了」

嗯,很好,留下兩個人,其他人回到自己的崗位,該做什麼做什麼」

「是,郡主」眾人轉身就走了,留下了兩個門神一樣的侍衛,等著贏然吩咐

世子爺正好從裡面走出來,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這小妹又要鬧哪樣,於是走到她身邊「小妹,父王讓我出來看看你,你這是在做什麼」

「大哥看著就是了,你放心,mèimèi保證不鬧事」世子爺只覺得眼前一群烏鴉飛過,你付贏然會不鬧事誰信呢,再說你的保證有用嗎,你的保證要是管用,你就不是付贏然了

看見自己大哥滿眼的不信任,贏然無語望天,看來自己的信譽真的很差,既然不信就不信吧,我還是先把正事辦好再說吧,於是,贏然重新看向靖王府的人。

「各位辛苦了,我端親王府比不得左相府,小家小戶的庫房也太小,放不下這麼多東西,麻煩各位把這些聘禮都抬到剛搭好的帳篷里去吧,端親王府會找人看著的。」贏然指著剛才搭好的帳篷,面無表情的說著。

世子爺聽了自家小妹的話,差點笑出聲,這小妹太能忽悠人,這明顯是睜眼說瞎話了。

靖王府的管家聽了這話,心道糟了,郡主這話可是明晃晃的打臉啊,堂堂端親王府是小家小戶,那別人家不就是茅草棚了,左相府雖說也不小,可是跟端親王府是沒法比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