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第八章 端親王的刁難

第八章 端親王的刁難 (1/1)

小說名稱《郡主善謀:二嫁為後》 作者:沁鈴  更新時間:2018-05-16 13:15  字數:2622

一個月的時間,和夜闌太子進京也就相差十天,只要能拖延一下,穩住夜闌太子,應該就能等到這位王叔回來坐鎮吧。

「謝皇上,萬歲萬萬歲」端王雙手抱拳對著皇帝拱了拱,沒辦法,咱手上也有御賜之物,不用跪。

皇上無力的擺擺手,表示可以退朝了

「退朝」公鴨嗓響起,皇上離座,群臣按序出殿

「王爺留步」端王轉身,只見左相大人搖搖擺擺走過來,滿臉的胸有成竹。

「左相大人何事」這樣的人看一眼都辣眼睛,端親王轉過身繼續往宮外走。

「王爺,小女與郡主半個月之後就是一家人了,聖旨上雖有主次之分,但是老臣已經吩咐小女,以後不可自持身份,要處處以郡主為尊,老臣已經和靖王商量好了,郡主入府後尊為平妃。」孫左相剛才也停了端親王的話,這下趕緊的表明態度,孫家不會讓孫淑媛壓付贏然一頭的。

「哦你們都商量好了可是本王還沒有商量好呢,敢問左相大人,大魏國姓什麼」這就是氣勢,戰場上走出來的王爺,一句是一句,話不多,卻能讓人心驚膽戰。

左相大人心下一驚,大魏國姓什麼姓付,當今皇上姓付,端親王姓付,靜嫻郡主也姓付,付是國姓,誰敢往上面壓?誰又能做得了付姓人的主,左相聰明一世,卻被天大的利益迷了心智,一時疏忽,得意忘形了。

「王爺,老臣糊塗,只怪小女對靖王一見傾心,非卿不嫁,請王爺體諒老臣愛女心切,一時糊塗,老臣這就去請皇上下旨,讓郡主為正,小女為副。」沒辦法啊,死道友不死貧道,女兒也是可以推出去擋刀的。

「不用了,君無戲言,本王竟不知,左相大人可以做得了皇上的主了,再說靖王今日下聘,怕是聘禮這會兒已經進了左相府了。」這件事情,他不好插手,就讓贏然自己去作吧,畢竟她有先皇御賜的信物,一般的事,皇上也奈何不了她。

「本王還有事,就不陪左相了,告辭」端親王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但是他沒有直接出宮,而是去了一趟壽康宮,有些事,也該讓太后知道了,不然這大魏的江山,付家的天下,就要被人算計光了。

端親王到了壽康宮讓宮女通傳以後,才進入正殿,正好皇后也還在,於是久直接的說道:「正好太后和皇后斗在,本王就不拐彎抹角直說了。」

太后見端親王一臉的嚴肅,也坐直了身子說:「皇叔有何話,但說無妨。」

「本王覺得,皇上這兩年很不對勁,經常迷迷糊糊的,做事朝令夕改的,頗多的小家子氣,很像女子的行事作風,本王覺得他定是被人下毒控制了心神,而他接觸最多的人是淑妃。

本王相信,沒有不透風的牆,皇上遲早會有所察覺,到那時候,太后只要告訴他,讓他不要再接近淑妃,不要吃下淑妃碰過的食物,情況就會有所緩解。」

其實端親王早就派人查過孫家了,孫家二十年前是從南疆搬遷來大魏的,而南疆那邊的人擅長蠱毒,再看皇上這兩年的失常,所以端親王懷疑是淑妃控制了皇上的心智。

太后聽了,心驚不已說:「皇叔既然知道了,為何不直接跟皇上說,或是直接阻止淑妃,而是任其發展?」

「想必太后也知道了賜婚的事了吧?太后以為皇上的做法合適嗎?贏然是我端親王府嫡女,是他的嫡親堂妹,讓贏然頂著國姓與人做小,這不是在打我端親王府的臉,這是在打大魏國付氏祖宗的臉。他既然這樣的聖旨也敢下,就是說他從此不需要我端親王府的幫助了,本王就不打算插手了。」

端親王的這話太重了,太后和皇后竟是無言以對了,只能放軟了口氣說道:「皇叔不要氣惱,哀家定會教訓他的,還望皇叔伸出援手,助他一臂之力。」

看到太后的態度,端親王嘆了口氣說:「太后娘娘,不是本王不幫他,而是皇上是已經不小了,不讓他自己吃點苦頭,他不會知道天高地厚的,適當的讓他知道人心險惡是必要的。

我們都老了,護不了他們一世啊,本王答應你,在必要的時候本王會出手,畢竟本王沒有忘記,自己也姓付,還望太后娘娘也提醒一下皇上,讓他別忘了他跟我們端親王府一樣也姓付。」

太后當然也知道此事是皇上過分了,於是也陪著笑臉說:「皇叔請放心,哀家必會時刻提醒皇上,不忘付姓祖宗。」

「那好,本王就不打擾太后和皇后了,就想告辭了。」說完,端親王轉身出了壽康宮,出宮去了,他可沒忘記,那鬼靈精怪的女兒還在宮門口等他,就加快了腳步。

等他到了宮門口,就看見自己女兒和丫鬟站在馬車邊上等他,這丫頭片子正沒心沒肺的笑得賊嘻嘻的,一臉的找打樣。

「又做了什麼壞事?看你笑的那賊樣。」端親王心情不明媚,語氣也是硬硬的。

「父王,您出來了?我正準備要不要再進去尋尋您呢?」贏然笑得見牙不見眼的。

「你個沒心肝的丫頭片子,說說吧,又去哪裡惹事了?」正眼都懶得瞧她,眼角餘光瞄她一眼都算是恩賜了。

「呃,那個,父王,您確定我是您親生的嗎?在您心裡我除了惹事就沒幹過別的嗎?」贏然無語望天,她這是多差的信譽啊,連自家老爹都埋汰她。

「不過呢,咱今天呢,確實沒做啥好事,唯一一件好事,就是太后答應了,會下道懿旨讓二哥回京給我送嫁,」贏然高抬下巴,眼角上揚,滿臉的炫耀,那驕傲的嘴臉,看得人手癢,很想上去拍她兩巴掌。

「嗯,看把你美得,上車,先回府再說吧,」宮門口實在不是說話的地方,端親王翻身上馬領著眾人回到端親王府,叫了贏然去書房。

「說說吧,在宮裡都發生了?」只見端親王往太師椅上一坐,抬頭問道。

「父王,女兒在壽康宮見到淑妃了……」接著贏然就把在壽康宮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又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父王,依女兒的猜想,孫家其實是想籠絡端親王府和靖王府,他們先是讓皇上賜婚,讓孫淑媛為正妻,女兒為平妻,然後再施恩於女兒,讓女兒與孫淑媛並肩大,從而讓端親王府感恩,與靖王府一起支持淑妃的兒子奪嫡上位。」

端親王聽了女兒的分析,兩眼放光,看來女兒真的長大了,看事情也透徹了。

「嗯,你分析的沒錯,剛剛孫左相確實說了這樣的話,還說入府後,讓孫淑媛以你為尊,想來也就是你分析的那個意思了,他們當大家都傻子,就他孫家是聰明人。」

「父王,我想太后也猜到這中間的厲害了,今日在壽康宮,女兒只是把聖旨上的內容告訴了太后,當下太后的臉色和語氣都變了。太子那可是太后的心頭肉,這會兒正被這麼多人算計著,指不定太后怎麼生氣呢」想起了太后當時的表情,應該是火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