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惡魔就在身邊 >00773 腦子一熱,下手就重了

00773 腦子一熱,下手就重了 (1/1)

小說名稱《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漢寶  更新時間:2018-08-21 06:21  字數:2582

陳曌抱著小葛琳走到門口,再次與領養機構的人握手。!

在這時候,陳曌的背後被人碰了一下。

陳曌轉過頭,發現是個男護工,正抱著一個嬰兒行色匆匆。

陳曌伸手抓住男護工的肩膀,男護工轉頭看向陳曌。

「先生,有什麼事嗎?」

「你要帶孩子去哪了?」陳曌問道。

「哦,這個孩子的母親在樓下等著,我帶這個孩子去見他的母親。」

「他的母親要接他出院,為什麼要你帶下去?而不是她自己抱?」

男護工的臉色一變,肩膀猛的一送,想要推開陳曌然後逃走。

後面的約翰醫生臉色大變,他立刻意識到,這又是一起偷盜嬰兒事件。

「抓住他!」

陳曌一隻手牢牢的抓住男護工的肩膀,男護工根本無法掙脫。

「啊啊……」男護工的肩膀被陳曌捏的快碎掉了。

陳曌一隻手還抱著孩子,再加男護工的懷也抱著孩子。

所以陳曌也做不了多餘的動作。

陳曌現在唯一能做的是把男護工抓住,讓他無法用力,避免他狗急跳牆傷害他懷的孩子。

醫院的保安來了,將男護工懷的孩子搶下來。

其他兩個保安把男護工壓在地。

陳曌這才鬆開手。

這時候那位領養機構的女人說道:「陳先生,你是怎麼知道他有問題的?」

「這個孩子的母親是個警察。」

陳曌笑著說道,只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陳曌又感覺不是滋味。

雖然他和葛琳算是好聚好散,可是他從未想過,會連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

彷彿葛琳昨天還在與他歡好,今天卻已經再也不見。

突然,原本被兩個保安按住的男護工,猛的將兩個保安掀翻,整個人跳起來,朝著那個抱著孩子的保安撲過去:「給我,這是撒旦的禮物!給我!」

陳曌這時候也無法袖手旁觀,將小葛琳的腦袋轉在自己的胸口,踏前一步抬腳掃出去。

嘭——

男護工被陳曌這一腳掃在胸口,所有人都聽到他身穿來骨裂的聲音。

接著整個人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後面的牆壁,再摔回地面的時候,已經沒有了聲息。

「糟了,下手太重了。」

在剛才那一瞬,陳曌沒想那麼多,腦子一熱下了重手……或者說是重腳。

這一腳的威力,可能有三噸的力量。

這個男護工的傷勢可能和被一輛大卡車撞到差不多。

「陳先生,我可以幫你作證,你是為了保護一個孩子。」領養機構的女人主動說道。

「是的,我也可以幫你作證,我覺得你做的對,對於傷害孩子的人,絕對不應該得到寬恕。」另外一個人也說道。

「謝謝。」

事實,陳曌擔心的不是會被追責。

他覺得自己下手太重真正的原因在於,他想要留活口。

可是這一腳下去,這個男護工的內臟估計都被踢爛了。

「陳先生,這是我的名片,你如果因為這次的事件而被警方追責的話,不論何時何地,都可以給我打電話,我願意在任何時候幫你出庭作證。」

「謝謝……梅拉女士。」陳曌看了眼名片,才知道這個女人的名字。

梅拉和其他的領養機構的人一直等到警察的到來,並且幫陳曌證明了事情的始末,然後才離開的。

至於那個邪教徒,的確是沒救了,直接被陳曌一腳送去見帝了。

或者是送去見他的主子撒旦。

陳曌沒走出醫院,蓋亞和韋斯特趕來了。

「會長,我聽說這裡出了個邪教徒,怎麼樣,抓住了嗎?」韋斯特急切的問道。

「嗯,抓住了。」陳曌點點頭。

「人呢?被警察帶走了嗎?」

「不,還在醫院。」

「哦,是不是被您打傷了?現在在哪個病房?」韋斯特問道。

「太平間。」

「……」

「陳……你把那個邪教徒殺了?」

「不小心下手重了。」

韋斯特心裡罵娘了,這到底是誰的事情啊。

我們幫你辛辛苦苦的到處跑,結果你自己在這裡瞎搗亂。

算了,誰讓你是老大,我們惹不起。

「其他人呢?」陳曌問道。

「他們去其他醫院了。」韋斯特說道。

「我懷疑不止聖瑪利亞醫院一家發生偷盜嬰兒事件,有可能其他醫院也發生了同樣的案子。」

「有消息通知我。」陳曌說道。

在這時候,雅莉克斯的車子停在陳曌的面前。

「車吧。」

陳曌聽雅莉克斯的語氣,明顯非常的不爽。

估計她是知道,自己拿到了撫養權的事情。

「恭喜你。」雅莉克斯開了幾個路口,才憋出這麼一句話,而且還非常的不情願。

如果她再想拿到撫養權,除非是陳曌自己犯錯。

不然的話,她基本已經不可能再成為小葛琳的監護人。

「雅莉克斯,你其實未來也會有自己的孩子,何必和我搶小葛琳呢。」

「我不可能會有孩子的。」雅莉克斯有些失落的說道。

「你是不是生育力有問題?我是醫生……如果你有需要的話,也許我可以幫你治療。」

「我的生育力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我的性..取向。」

「額……」

原來是個蕾絲邊,陳曌倒是沒想到。

「也許你可以考慮一下孤兒院的孩子。」

按照加州的法律,不管是男同還是女同,都是有權力領養孤兒的。

「這是葛琳的死亡報告,還有我這些日子收集到的情報。」

陳曌接過一個件袋,然後拿出裡面的件。

葛琳當時懷孕九個月,可是她依然在工作崗位。

陳曌有些惱火,葛琳這是完全不要命的舉動。

如今是真的要了她的命。

陳曌的心情很差,槍手對她射了三槍。

而她被送進醫院後,進行了破腹手術以及槍傷治療,可是依然難逃死亡的厄運。

「有沒有嫌疑人?」陳曌問道。

「西斯科.歐,他本應該在監獄裡服刑的,在葛琳出事的時候,他剛從監獄裡逃出來一天的時間,而他是因為轉移其他監獄的途出逃的,可是以他的罪行,是不應該轉到耶監獄的,耶監獄都屬於輕罪囚犯的監獄,可是西斯科.歐屬於重犯,多次殺人與強姦,沒有任何理由轉移他去耶監獄。」

「他原本是關哪個監獄的?羅塔斯監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