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牧仙志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對質

第二百二十一章 對質 (1/2)

小說名稱《牧仙志》 作者:勻音早西  更新時間:2018-05-16 02:54  字數:2325

韓菲雪和伊小憶一直站在門前,直勾勾望著道牧他們,所消失在的天際。

「道菻。」伊小憶左手撫摸著,依然平坦的肚皮。她收回目光,靜靜地看著自己敬愛的師姐,「孩子就叫道菻,如何?」

朝陽下,溫熱的陽光頑皮的越過屋檐。陽光照在伊小憶的臉上,白臉開始有了些許血色。她臉上的笑容,就跟陽光一樣燦爛。

韓菲雪聞言,「啊?」嬌軀一震,驀地轉過頭,臉上寫滿錯愕,「為何?」

說著,韓菲雪右手附在伊小憶的額頭,溫度正常。又撩起伊小憶右手的衣衣袖,給伊小憶診脈,也正常,都與活人一般無二。

「這孩子,是恩公的。」伊小憶咧嘴,溫和一笑,雪白牙齒在陽光下泛光。微微看自己腹部一眼,眼中溢滿母愛。

「不可能!你們都……」韓菲雪腦子空白,她想不出伊小憶跟道牧何時有過交集。忽然靈光一閃,「你是說道牧的血,對你母女影響甚遠?!」畢竟是一個高明的醫者,韓菲雪立馬聯想到關鍵點。

「嗯。」伊小憶感受最強烈,血滴在她體內,孩子也在她體內,一切變化怎能逃得過她的眼睛。「林家那所剩無幾的血脈,在孩子不斷長大成熟中,將會徹底消失。」何況她也是一個高明的醫者,與韓菲雪並稱為葯谷雙姝。

「道牧知道嗎?」韓菲雪笑容凝固,滿面尷尬,「不打算告訴他?」複雜的心情在眼眶中來回蕩漾,「若真是如此,那麼你跟林靈芝他們去了織女星,豈不是很危險?」

「去織女星,不代表去林家。」伊小憶臉上的笑容,也變成糾結與哀愁,「道牧有沒有看出來,我不知道。林靈芝他們一定看出來了……」

韓菲雪櫻唇微張,還未來得及說話,院落傳來動靜。「呀,你們!」穆家姐弟醒過來了。

……

道牧隨著林靈芝三姐弟,來到他們的福地洞天。道牧在一汪靈髓泉眼,舒舒服服泡到正午,恢復到巔峰狀態。

隨著道童指引,迎著艷麗的陽光,漫步在荒蕪的大峽谷當中。峽谷的盡頭是一個懸浮在空的綠島,仙禽飛舞,靈獸奔鳴。靈霧如若瀑布一般,垂泄而下,灌入四面的峽谷。

劍機島,劍機閣權力中心。外公便是葬在此處公墓,亦算是一種榮耀吧。

呼!

靈霧露重,自道牧阿萌身上呼嘯而過。若不細看,還以為道牧少白頭。道牧正要讓道童繼續帶路,才發現道童已悄無聲息,沒了蹤影。

時空蕩起漣漪,四周景象扭曲,眩暈感襲來。下一刻,扭曲成褶的景象,再次鋪展開來,才發覺已來到一處殿堂內。

四周儘是蒼蒼白髮的童顏老人,盤坐在蒲團上,獨他道牧一個小青年。雖說經歷過不少大場面,被百餘地仙圍觀,亦還是第一次。

這才是劍機閣的底蘊吧?

道牧環視周遭,毫不掩飾自己的盛氣,體會他們各異的神情。他們好奇道牧,道牧何嘗不想了解他們,為何不去更寬闊的大海,居於小小魚塘。

「坐。」瀾彬端坐高台,右手一揮,一塊蒲團現於道牧面前,一步之距。

道牧沒多言,大跨一步,盤腿坐下。

「牧劍山,道牧已至。」瀾彬略有深意地看道牧一眼,接著環視殿堂諸老,悠悠然,「諸老自知甚麼該問,甚麼不該問吧?」肥碩的手掌伸出道袍,對殿堂諸老做一請姿。

瀾彬話才落,靜寂就像是病毒一般,傳染整個殿堂,一下子全都沒了聲音。瀾彬那眯成一條縫的眼睛,不時閃過光芒,好似在跟誰搭建靈橋,正在溝通。

一刻鐘後,瀾彬長呼一氣,眼睛光芒消失,睜大了些許,環顧殿堂諸老。就在此前,這些人還在爭吵不休,且還有一些人叫囂讓道牧親自來這裡,讓他們質問。

現在,道牧人也到了,一刻鐘也過去了。一個個穩坐蒲團,絲毫沒有要提問的意願。好像都是在等著看戲,等著看誰提問,能提出個什麼好問題。

瀾彬也不急,就這麼淡淡然等著,他也沒有提問的意願,更沒有開口催促諸老的想法。

阿萌在他身後躺下,道牧盤坐蒲團上,靠著阿萌入定打坐,心中不斷念誦度牧經。

道牧來之前,林靈芝就已經跟他闡明情況。遂他道牧作為一個穿針引線之人,是最不著急那個。

正所謂機遇不可失,失不再來。他大師兄莫歸海一定很願意盤下那一塊靈水寶地。

又過一刻鐘,依是沒人向道牧提問。

瀾彬再次抬起右手,揮指殿堂諸老,「諸位,何不暢所欲言?」眼睛更加瞪大幾分,豆粒小眼全都露出。一股久居上位的氣息瀰漫開來,與極樂劍土裡的瀾彬,判若兩人。

「道牧小哥能親臨,已經是最大的說服力。」瀾海在弟弟瀾彬的示意下,率先開口,做個拋磚人,「若劍古的弟子,還不足以讓諸老信任,不提也罷。」

道牧循聲望去,正好與瀾海對視。瀾海報以讚賞的微笑,道牧點頭微笑以回之。

瀾海竟然也是一尊地仙,這使得道牧愈發疑惑。當初餓災爆發,這些人恁地都不出手,就這麼眼睜睜看著。

「地仙不升天,亦可推演天命。」滅心牧劍對於道牧這種,明明心中有疑惑,卻又不願當面去問別人的行為,有時甚是看不下去,很是惱火,遂道出這個淺顯易懂的常識。

「既然他們不出手,自是有某個人推演出變數,且不宜出手。你也看到那個林家的地仙,被雷矛插得多慘。」

「原來如此……」道牧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