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全能師尊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六道輪迴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六道輪迴 (1/2)

小說名稱《全能師尊》 作者:不喝茶的芋頭  更新時間:2018-05-15 06:05  字數:3591

「有人跳樓啦!」

當知道方白就是那個神秘的炒菜廚神之後,酒店所有人都顯得非常的恭敬,在廚界混的人,沒有哪個不知道炒菜法對烹飪的貢獻,更有人因為炒菜法而走上了廚師的道路,衍生出來的小吃也是多不勝數。

炒菜法的公布,讓很多人都生活的更加的優質,很多新晉的廚師都在家裡給方白立上了祖師牌位……

就在方白幾個人安排房間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喧囂的吵鬧聲。

跳樓?!

當方白轉身望去的時候,只聽見一聲「咚」的沉悶響聲,一個穿著睡衣的男人直接砸落在酒店的門口,摔的血肉模糊,霎那間,酒店門口的地面就被鮮血染紅……

男人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好似死不瞑目一般,手裡還握著一張照片,彷彿是自殺前的回憶一般,但是現場卻又無比的詭異。

「死人啦!」

「有人自殺了!」

「來人啊!」

金魚酒店門口人群涌動,無數人發出了尖叫聲,更有好事者拿出了手機拍攝了起來。

「自殺?!」

方白看了眼距離自己不願的那句從高空墜下的屍體,然後收回了目光,此時方白身後的高卻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嘴裡念叨著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話:「該來的,還是來了。」

而方君莫則對這種死人場面有些不屑一顧,什麼樣的殺人場面他沒看過,這種死人,毛毛雨啦!

這邊高空墜屍的動靜,引來了無數人的圍觀,不得不說,天空城的出警速度很快,不到兩分鐘,就來了兩輛警車。

方白此時也圍了過去,這是一個穿著睡衣的男人,看得出來剛剛洗過澡,頭髮處於半干狀態,前面的頭髮是乾的,後面的是濕的,這說明死者剛剛不久還在吹頭髮……

他的手腕上還有一塊手錶,下落時臉著地,鼻樑骨碎裂,鮮血從他的七竅冒出來,身下全部都是血液。

「走開一點,別妨礙公務。」一個女警察拿著相機,對現場進行拍攝,站在屍體旁邊的方白被她驅趕了一下。

「估計又是一起自殺案,這個月都是第三起了。」一個男警察搖了搖頭道,隨後他們快速拉起了警戒線,將這裡圍了起來。

方白也被他們趕了出去,法醫放下了手裡的箱子,取出一雙白手套就開始給屍體做鑒定。

而另外有兩個男警察開始詢問周圍目擊者看到這個人墜落的經過,一切都好似井然有序,而且好像這事情就應該這麼發展,警方的行動也非常的輕車熟路……

「報告隊長,死者生前喝過酒,和前兩起的案件類似,估計又是一起自殺案。」法醫的語氣有些不確定,但是看神情差不多也就確定了。

「又是一起自殺案嗎?」警隊隊長嘀咕道。

而被驅趕出去的方白,此時站在金玉酒店的大廳里,望著門口眼光里閃爍著不一樣的東西,「不是自殺,是他殺。」

「不是自殺?狗子,你說說,他為啥不是自殺?」嘴裡喊著棒棒那個糖的方君莫頗有興趣的問道。

「你自殺之前還會特地去洗個澡,穿個睡衣再跳樓?」方白反問道。

「額?!」方君莫撓了撓頭,好像也對哦。

隨後警方直接接管了整座酒樓,按照慣例去分析案發現場。

方白覺得像這樣的兇殺案本來就離自己很遠,哪怕這個所謂的他殺墜樓案件,出現在自己徒弟家裡的酒店。

但是這根本就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對於方白來說,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既然和自己牽扯不上,那就無所謂……

只是,就好似墨菲定律說的一般,往往你越不想發生的事情,那就一定會發生。

就好像大學逃課一樣,明明你就逃一節課,偏偏這節課還點名了。

「師祖,我們這裡面有叫戲命的人嗎?。」從外面回來的李德,手裡拿著一封黑漆漆的信封,沒有署名。

「戲命?!」高和方白瞬間驚了,紛紛看向李德手裡的信。

「給我!」方白直接拿過了這封信,按道理說,戲命師是系統給的副職業,但是為什麼知道的人會這麼多?

這裡面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本帥比不知道的事情?

「師祖……」李德撓了撓腦袋。

「我就是戲命。」方白隨口解釋了一句,隨後直接拆起了這封信。

戲命……

你特么不是修羅嗎?

高和方君莫瞬間愣住了,但是兩個人都默契的沒有說話。

將信封拆開,只見一個巴掌大的黑色骷髏頭出現在白色信紙的背面,看到這個骷髏頭,高最後還是嘆了口氣。

戲命?

嘿嘿嘿嘿嘿嘿……

命運的牢籠你是打不破的。

來跟我打個賭吧。

就賭……

賭命怎麼樣?

不要喚醒戲命,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有沒有資格繼承命格。

用你的實力,來找到我吧……

比如說,剛剛死掉的那個人?

——惡鬼。

彷彿是用鮮血滴染的字,在白色的紙上異常的顯眼,非常的恐怖。

「這特么神經病吧?」方白看著這亂七八糟的內容,要幹啥就不能直接說么?

說的跟個傻叉一樣,是不是覺得自己還很厲害?

「惡鬼……」高從一旁看到了信紙上的內容,念了一句『無量天道』。

「大師,你知道?」看到高的樣子,方白不由詢問道。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高覺得還是把事情說出來算了,戲命師的去向現在已經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