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全能師尊 >第二百一十章 出發

第二百一十章 出發 (1/1)

小說名稱《全能師尊》 作者:不喝茶的芋頭  更新時間:2018-05-15 06:05  字數:2385

無數狂狼傭兵團的傭兵直接從二樓一躍而下,直接包圍了這兩個修士……

這只是一個旅途開始的一個非常小的插曲。

「為了你們能儘早的賺夠十萬塊,老師給你們一個小小的建議!」方白拿著一張地圖,上面標記了七八個城鎮。

「這些城鎮呢,就是我們要經過的地方,你們可以接取一些關於路上的採集藥材任務,或者獵殺各個城鎮特有魔獸的任務,這樣既可以鍛煉自己,又可以獲得獎勵,一舉兩得!」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要過上獨立的生活,為期一個月的野外生活,我希望你們不懂的,可以多問,但是,老師並不會幫助你們!」

「所有的一切,都得靠你們各個小組!」

「還有,記住,小組才是一個單位,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個小組出現拋棄隊友,出賣隊友的情況,不然的話……」

「本大魔頭的尺子,可就沒有以前那麼好說話了!」

方白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小蘿卜頭,隨後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死狗,出來!」

方白瞪了黑狗一眼,隨後直接走出了傭兵工會。

小黑黑看了敖小小一眼,又看了一眼方白……在敖小小愛莫能助的眼神中,只能低著頭,垂著尾巴跟了出去。

只見黑狗慢慢走到了方白的腳邊,靜靜的等待著方白的下文。

「我知道你跟敖小小的來歷都不一般,我也不想理會那麼多,但是……」方白頓了頓,「我希望你在這裡的這段時間裡,收斂一下自己的凶性,別對我的學生有任何不好的舉動!」

「不然……我可不保證會不會……」

「弄死你!」

方白非常溫柔的摸了摸黑狗的腦袋,語氣也非常的輕柔,從外人來看,這就是一幅感人的主人摸狗頭圖,但是黑狗卻不一點都不敢動。

看著方白眼睛裡不經意閃過的一絲凶光,黑狗委屈的點了點自己的狗頭,它本來也沒準備做什麼,它來的目的僅僅就是將敖小小帶回去,但現在……貌似帶不回去了。

當所有的小蘿卜頭都整理好自己的背包,整齊的站在方白的面前時,基本上每個人都接了一到兩個小任務,大部分都是跑腿的任務。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老師再帶你們去吃一次金玉酒樓,隨後就準備出發了!」

「你們的東西也差不多準備好了,記得,你背了多少東西,就得一直背到最後,不許丟掉!」

「我在路上看到你們若是亂丟東西,你丟多少,我就往你的背包里加多少石頭,不信你們可以試試看。」

方白這麼做不過就是類似於負重跑而已,礙於這些小蘿卜頭的年紀還不大,所以方白並沒有去刻意打造什麼負重裝備,不過以後就說不定了。

「老九,這周圍有沒有賣代步坐騎的地方?」

方白將所有的小蘿卜頭都扔下之後,詢問一旁的少九命。

「代步坐騎?」少九命皺了皺眉,「獸寵?」

「差不多吧,要求能代步就行,難不成你認為我還陪著這些小蘿卜頭走過去啊,當我傻啊!」方白撇了撇嘴。

「……」

少九命想了想,「你要買高級的獸寵,還是僅僅只是尋求一個代步的?」

「代步的就行了!」

「距離這裡不遠就有一家獸寵行,還是胡氏商行的。」少九命對洛水城還是比較熟悉的。

雖然不想一直麻煩胡說他家,但是在大夏國,胡氏商行基本上滲透了各行各業,也就是相當於地球上的美得應恰拉……

當所有的小蘿卜頭都吃飽喝足出了金玉酒樓之後,竟然發現大魔頭竟然坐在了一頭青牛上。

「老…老師,您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就是啊,老師難道你要騎著牛去?」

「哇,好不公平!」

「就是就是!」

所有的小蘿卜頭都有些不滿的叫道。

「怎麼,你們還有意見?」坐在青牛上的方白無所謂的說道,這頭青牛叫做天青牛,人級魔獸,通人性,算得上一種不錯的獸寵……這還是方白百般推辭之後,別人老闆拿出來的最低級的一隻獸寵。

大魔頭都這麼問了,誰難不成還敢說有意見么?

就在方白等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從酒樓里出來了一位挑著包袱的老頭。

「嘿,臭小子!」周一刀對著青牛上的方白打招呼道。

「老不要臉!」方白躺在牛背上,小手搖了搖,說起來,這牛背還挺寬的,柔軟,並且平穩,天青牛走起來根本感受不到什麼顛簸。

「老夫剛好也要回帝都,所以就跟你們一塊好了。」周一刀隨意扯著謊道。

「你要回帝都你不知道坐飛機坐火車?還跟我們一塊走過去?」方白用一種看傻子的樣子看著周一刀。

「咳咳……所謂生命在於運動,多走走,對身體好!」周一刀恬不知恥的說道。

「小的們,走起來!」

方白懶得理會這個發瘋的老不要臉,招呼了一聲之後,就直接走動了起來。

所有的小蘿卜頭無奈的聳了聳肩,跟在了方白的身後。

而在天青牛的後面,一條黑狗垂頭喪氣的也跟在了後面,隊伍最後跟著吳雨和南炎,至於少九命再一次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知道他幹什麼去了。

「等等我,臭小子!」周一刀在隊伍的最後面有些氣急敗壞:「你就不能有點尊老愛幼的精神嗎?」

「不能!」方白直接否決道。

「就你這樣,活該單身!」

「我單身我快樂,我為國家省資源!」

「狗屁,二十來歲還沒對象,你在我年輕的時候,是要遭批鬥的!」

「批鬥我長得帥?」

「狗屁,你還沒老夫一半帥!」

「放屁,你瞎了你的狗眼!」

突然在後面的黑狗突然抬起來自己的腦袋,好像有人在叫自己?

「狗屁,老夫年輕的時候比你帥一百倍!」

「你說這話的時候,你良心不會痛嗎?」

「良心大大的爽!」

反正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不吵一吵,就感覺對不起國家對不起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