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全能師尊 >第一百五十九章 變形記之張子弘(

第一百五十九章 變形記之張子弘( (1/2)

小說名稱《全能師尊》 作者:不喝茶的芋頭  更新時間:2018-05-15 06:05  字數:2334

老乞丐帶著張子弘將住處搬到了這個老兵聚集地。

「這些人呢,都是保衛這個國家,最後被國家遺棄的人,但是這些人卻從未忘記報效祖國。」

老乞丐的聲音有些沉重。

「你看我每天上街乞討,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其實過的還好,但是這裡有很多人都是必須靠別人才能活下去的。」

「那大夏就沒有人來幫忙解決嗎?」聽著老乞丐的話,張子弘忍不住問道。

「幫忙,這些人不願意給國家添負擔,所以拒絕了國家的援助。」老乞丐摸了摸自己濕潤的眼角。

「怎…怎麼會!」張子弘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不遠處圍著篝火的那些老兵。

這裡每天晚上都會升起一堆篝火,這些老兵唱著大夏的戰歌,也許沒有人明白他們在想什麼,但是為了這個國家,他們付出了他們的全部。

「來來來,老龍今天可以打了一隻大野豬!」

看著張子弘和老乞丐還在旁邊帶著,一個沒有雙臂的老兵用嘴咬著一隻野豬腿來到了老乞丐的面前,直接扔給了老乞丐後道。

老乞丐也沒有嫌棄上面的口水,直接撕咬了一口。

「走,過去熱鬧熱鬧!」

老乞丐直接帶著張子弘走到了篝火旁,篝火上架著一隻巨大的野豬,他們說,這是老龍今天出城獵殺的魔獸,但是沒有賣錢,而是留下來了自己吃。

這一夜,張子弘過的很震撼。

應該說,看著周圍這些老兵,親口聽他們說他們的故事,張子弘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會有這樣的事情,應該說,他根本無法想像這樣的事情。

有一個沒有一條腿的胖伯伯,他說他的腿是和一隻巨大的魔化的野豬戰鬥的時候,被野豬咬掉的。

還有一個叔叔,他的雙手也是在那一場戰役失去的。

他們說,魔獸森林裡,曾經封印著巨大的魔物,每隔幾年,就會有魔氣泄漏出來,然後感染出來的魔獸便會發生變異,然後便會衝出魔獸森林進攻人類或者半獸人。

人類最多的戰役,都是和妖化魔獸之間對戰的。

「小子,我告訴你,當時哈……那隻超大的鱷魚怪,趴在地上都有五米多高,二十多米長,連封號級強者都拿他沒辦法!」

「最後那是好幾萬人不要命的往前沖,那鱷魚怪聽人說都已經達到王級了,要知道同等級的魔獸比我們人類要強很多!」

「然後有個王座級別的強者說,從鱷魚身體里去攻破他!」

某個沒有腿的老兵,用手攔著張子弘吹噓道。

「額,叔叔,既然有王座強者,為什麼他們不出手呢?」張子弘疑惑的問道。

老兵摸了摸張子弘的腦袋,「因為魔獸和人類之間是有規定的,王座級別的強者是不允許參與到普通人的戰爭中來的。」

「魔獸也有王座強者嗎?」張子弘好奇道。

「有的,比我們人類還多,叔叔聽說,人類都只有十位王座,但是魔獸可是有二十多位仙級魔獸!」

「因為那隻鱷魚怪的皮實在是太硬了,所以最後只能採納那位王座的建議,那你是不知道,好幾萬人自殺式的往鱷魚嘴裡沖,靠的就是蟻多咬死象,就靠著手裡的刀劍,一劍一劍的將鱷魚刺傷……」

「最後死在那隻鱷魚怪手上的人,最起碼有這個數!」老兵伸出了一隻手,手掌張開。

「五萬人?」張子弘震驚的看著老兵。

「嗯,那你是不知道,那怪物的胃酸比最強的硫酸還要恐怖,叔叔的腿,就是那個時候硬生生的溶沒有的!」老兵輕描淡寫的說道。

「最後你這個叔叔啊,是從那隻鱷魚的**子里排出來的!」突然從旁邊傳來了一聲打趣聲。

「咳咳……這個……」老兵臉上有些惱怒的看著身後,「小嘎子,你別亂說,什麼叫做從**子,那是我慢慢將鱷魚的肚子破開,然後爬出來的!」

「然後渾身上下都是屎尿……哈哈哈哈!」旁邊那個嘎子老兵哈哈笑道,隨後遞給了老兵一塊烤肉。

張子弘有些觸動,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叔叔你們後悔嗎?」

「後悔,有啥後悔的!」老兵笑了笑道,「當時後面就是洛水城,洛水城裡有自己的親人,有老百姓,無數人都在看著我們。」

「如果我們不挺身而出的話,那麼洛水城就會被攻破,你知道洛水城攻破的後果是什麼嗎?」

張子弘認真的看著老兵。

「那麼很可能有數十萬甚至百萬人喪生,一隻王級魔獸還可以號召附近所有的魔獸,一旦沒頂住,那麼洛水城便會不復存在!」

「人活著,總會有自己活著的意義,而我們活著的意義,就是守護洛水城所有的人。」老兵和藹的看著張子弘,摸了摸他的腦袋,「以後你也會遇見自己想要守護的城,因為,裡面有你要守護的人。」

張子弘肯定的點了點頭,或許和這些人比起來,自己的遭遇算不了什麼,無非就是失去了其他的一切,但是就好像老乞丐……唔……老乞丐爺爺說道,人活著,便會有希望。

人活著,會有希望,而活著的意義,就是守護。

愛一座城,是因為愛一個人。

遇見一個人,愛上一座城。

聽著這些人說著自己的故事,張子弘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像是打破了五味瓶一樣難受,他們能夠輕描淡寫的訴說自己的故事,是因為他們為了他們守護的意義。

張子弘的心態又有了一絲的變化,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在帝都欺負的一個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