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全能師尊 >第四十一章 絕望

第四十一章 絕望 (1/1)

小說名稱《全能師尊》 作者:不喝茶的芋頭  更新時間:2018-05-15 06:05  字數:2860

「方老師,你教學教完了?」維京一臉討好的看著方老師,沒想到方老師竟然如此厚道,將自己兒子打成了這番模樣,看看,這一頓打,自己兒子的修為起碼增長了十個點以上,而且並沒有傷筋斷骨,這手法,簡直就是完美!其實背上、手臂上什麼的還是可以多打打的,全身打個遍的話,那就更好了。

「嗯……」方白一臉糾結的搖了搖頭,教學?這個詞用的有點意思呀,這麼光明正大的理由,用起來好像有點高大上呀!

「那是?」洪珊看著自己的兒子,誒,自己的兒子好像沒有被打呀!

「那個……李子成同學說要徵求一下你的意見,他說不想被打。」方白摸了摸李子成的腦袋。

從家長的話語中,方白大概也明白了為什麼這些家長想要自己打學生了,因為這教尺的屬性呀,『洗滌』每一位學生的心靈,估計就是幫助修鍊,因為方白打之前和打之後明顯感覺到維吉同學的修為好像增長了一些……

不得不說,其實方白和家長的猜測都是正確的,戒尺的敲打蘊含了些許道韻在其中,能夠震蕩洗滌學生體內不純的靈力,有利於學生精鍊靈力,提升修為!

在五子棋加戒尺的雙重幫助下,收益最大的就是李子成同學了,畢竟兩條腿都打瘸了……

「那怎麼行!」洪珊一巴掌直接拍在了李子成的輪椅上,震得李子成的輪椅都一顫一顫的。

「方老師,你不要給我面子,一定要打!不打怎麼行,想怎麼打就怎麼打,只要沒打死,你就給我往死里打!」

李子成雙目無神的看著自己的母親,這是我的母親?這真的是我的親媽?我特么親媽爆炸啊……

「可是,我擔心如果我再繼續打下去的話,李子成同學有可能明天都無法坐輪椅來上課的……」方白有些擔心道,昨天兩條腿都給打瘸了,今天要是再打的話,很可能明天輪椅都坐不了,這會耽誤明天上課的。

李子成雙眼含著淚的看著方白那張可愛又迷人的帥臉,大魔頭也不是那麼的讓人討厭嘛,其實大魔頭還是不錯的,而且這麼看上去,還挺帥的!

突然感覺到大魔頭人其實還是可以的,大魔頭竟然會給自己說情,哇,好感動…要是我能逃過這一劫,方老師我以後一定乖乖聽你的話!

但是隨後他媽的一句話,讓他感動的心瞬間變得啵涼啵涼的……

「小事!」洪珊劉海一甩,大手一揮:「方老師你儘管放心,哪怕是用擔架抬,明天我都會將他抬來的,所以您不用擔心,該怎麼打,就怎麼打!不要給我面子往死里打!」

聽著李子成同學他母親的話,方白有些同情的拍了拍李子成同學肩膀,慢慢的俯下身子:「李子成同學呀,絕望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爽到飛起?」

「方…方老師…能不能,下手輕點?」李子成同學戰戰兢兢的看著大魔頭道,李子成同學的內心現在已經是一片黑暗了,他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

「別聽他的方老師,一定要重重的下手,下狠手,下死手,還是那句話,缺胳膊斷腿都沒事,醫藥費都不用你掏的!」洪珊一巴掌直接拍在了李子成的腦門上,然後拍著胸膛對著方白叮囑道。

李子成眼角流下了一滴閃爍的淚珠,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母親。

這是親媽?這真的是親媽?我真的不是哪個垃圾桶里撿回來的?或者是充話費送的?

看著絕望的李子成,維吉好像感覺自己的雙腿好像並不是那麼的疼了,輕揉了揉自己的雙腿,維吉不由發出了一聲呻吟,還是很疼啊!

「方老師,你看這小子還有心情叫喚,肯定是沒打好,不如您再給打上一頓?」維京直接提起了坐在了地上的維吉,然後提到了方白的面前。

維吉一臉懵逼和方白對視了一眼。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幹什麼?

……

「叔叔老師,你今天早上都沒有來接我哦!」走在回家的路上,洛雪皺了皺自己的小鼻子,有些不滿的說道。

「咳咳…這個嘛,老師那個……哈哈!忘記了嘛!」方白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然後打著哈哈道,這真不能怪自己,都是烤麵包惹的禍!

「那叔叔老師以後不可以忘記了哦!」洛雪臉上滿是認真的看著方白道,眼睛卻透露著一種希翼。

「好啦好啦!」方白揉了揉洛雪的小臉,揉的洛雪小臉一鼓一鼓的,「以後老師絕對不會忘記了啦!」

「小朋友,走吧!老師送你回家!」方白伸出了自己大手,握住了小朋友的小手。

「嗯!」洛雪乖乖的點了點頭。

又是一天日落,微風拂曉,撓著臉龐有些痒痒的,牽著小朋友的手,兩旁不時走過一隻巨大的馴獸,被前面一隻小蘿莉或者小正太領著。

身後傳來汽車的鳴笛聲。

在碼頭等待卸貨的半獸人正啃著手裡的烤麵包。

傭兵工會進出的傭兵討論著關於大廳顯示屏上的任務。

旁邊的鐵匠鋪里,鐵匠正叮叮噹噹的敲打著手裡燒的緋紅的鐵塊。

這是一座玄幻和科技結合的城市,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安詳和平靜,勞作的人們依舊沒有放下手頭的工作。

方白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輕輕嗅了嗅空氣中的寧靜的味道,穿越過來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寧靜的感覺,也許是在酒樓醉酒之後對一樓大廳的咆哮發泄,也許是在找到工作之後的安穩感,讓方白卸下了所有的壓力,自由自在的遊盪在這座城市之中。

作為一個穿越人士,其實最難受的事情,應該是壓力找不到地方發泄,你所有的事情,你的煩惱,你的苦悶,所有所有的一切,你都不敢找人述說。

方白曾經和某個學習心理學的朋友認真討論過關於穿越者這個問題,就以穿越之後,最大的困境在哪裡為題討論了起來。

方白當時以為穿越之後,最大的困境應該是很難在異界紮根起步,簡單的說,就是很難融入異世界,如果沒有金手指的話,有可能剛穿越就會被人幹掉。

但是那個朋友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卻只總結了兩個字:孤獨。

作為一個穿越的人,最大的敵人不是外界,而是內心的孤獨,這種孤獨來自於你是一個穿越的人,你可以適應所有的環境,但唯獨有一點,你找不到和你一樣的人,簡單的說,就是你永遠找不到能夠傾訴一切的人。

哪怕你找到了一個異世界的人,你能夠把心裡所有的事情告訴他,但是,他依舊只能安慰你,卻無法真正的懂你。

後來方白和朋友就拿《小炎子打劫傳》討論了起來,這裡面最不合理的地方,其實就是小炎子從來沒有想過要回去。

他在地球生活了十五年,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在地球上有喜歡的人,有自己的父母,有一切一切,但是他站在了鬥氣大陸的最頂端,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想過回去,哪怕他身邊一直有熏兒,但是他卻一點都不孤獨。

於是方白又翻出了《葉凡裝逼記》,看看別人葉凡,哪怕跑到了火星,跑到了北斗七星,但是別人依舊想著回去,為什麼?簡單的說,因為牽掛,這其實也算得上是孤獨的一種原因。

但是吧,小說畢竟是小說,裡面的主角都異於常人,不然能成為主角?

畢竟都是劇情需要嘛!

孤獨,其實才是人內心最大的惡魔。

一切的一切的惡行,簡單的說,都是因為這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