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氪命玩家 >第四百七十五章 眾生為棋,我願為卒

第四百七十五章 眾生為棋,我願為卒 (1/2)

小說名稱《氪命玩家》 作者:半紙情書0  更新時間:昨日06:41更新  字數:4246

從大明宮出來,陳景樂心情輕鬆不少。∞

該做的他都已經做了,接下來就看神策軍自己表現了。

作為一支軍隊,也是李唐目前手裡掌握的,唯一一支能拿得出手的正規軍,必然要經受戰火的洗禮,才有可能成長為一支所向披靡的強軍。

陳景樂從來沒想過,會讓神策軍繼續它前身的道路,單單拱衛京師就行。

如果是那樣,他為什麼還要費這麼多心思,去折騰去訓練去打磨?就保持原狀好啦。

事實證明,同一塊鐵,最終變成什麼樣,完全取決於其鍛造過程。

只要願意花心思花時間,一塊生鐵,哪怕成不了神兵,成為一把利器,還是可以的。

……

陳景樂離開後,李況亦從書房中出來。

就站在門前石階上,遙望整座長安城。

這是他李唐的江山,可惜,傳到他手上,也就剩這麼個長安城了。

繁華依舊,風景依舊。

然而現在,就連這最後的長安城,也有人想要從他手上搶走。這樣的人,還不止一個兩個,遍地都是。

難道朕給你們的還不夠嗎?

你們要權,朕封你們為節度使;你們要兵,朕允許你們自行從地方招募;你們要錢,朕也允許你們徵收賦稅。

可是你們卻貪得無厭,還想要朕這個位置?

很好,好得很吶!

想到這裡,李況稚嫩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一閃而逝。

「王公公,你說,會像國師說的那樣,我們真的能贏嗎?」

王公公微微躬身,細聲細語:「陛下,老奴覺得,國師不像是信口開河的人。再說陛下,您心裡早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

李況沉默不語,良久才幽幽一嘆:「回去吧……」

其實自從國師上任,近一個月以來,長安城內的變化,他是有目共睹的。

如果說原來的長安城,暮氣沉沉,行將就木,那麼現在,就是重新煥發生機。儘管還處於萌芽,可是生機勃勃,宛如枯木逢春。

他曾偷偷拋出皇宮看過,儘管百姓依舊困苦,但起碼不再像以前那樣毫無希望地活著。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男人。

李況很慶幸,自己做出了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

「是!」王公公躬身應道。

李況大步走在大明宮,昂首挺胸,嘴上無聲呢喃:「國師啊國師,朕真的將全部賭注都壓在你身上了,你可千萬別讓朕失望……」

陳景樂曾和李況聊過,說,這是最壞的時代。

因為連年戰爭,百姓流離失所,餓殍遍地,人命如草芥。

但對某些人來說,這又是最好的時代。

群雄並起,諸侯爭霸,才能出眾者,建功立業,名垂青史。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如果大唐贏了,那麼他李況,後人談論起來,應有的讚歎絕不亞於太宗玄宗,那樣他也能昂首去見李氏列祖列宗了。

但要是大唐輸了,那麼他,將會被刻在恥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如胡亥,如楊廣……

所以,這場戰爭,註定只能贏,不能輸!

……

「國師大人!」

陳景樂一回到神策軍統帥營帳中,李勛等人頓時迎上來,期待看著他。

陳景樂點頭,往主座上坐:「陛下已經同意出兵。」

一句話讓眾人頓時欣喜。

「太好了!」

「終於不用再憋下去了,這一次,我們要和他們來一次硬碰硬的!」

「沒錯,干他丫的!」

「……」

「但是陛下也說了,出兵沒問題,問題是只能贏不能輸!」

陳景樂淡然道,絲毫不介意給他們潑冷水。

然而這群傢伙跟打了雞血似的,一個比一個亢奮,聽到這樣的話,也只是多幾分肅然,絲毫不懼。

陳景樂微微哂笑:「行了行了,先說說你們討論得怎麼樣?」

「回國師,吾等已商量好多份作戰對策。」李勛連忙回答。

陳景樂點頭:「說說。」

其他人連忙噤聲,李勛肅然道:「華州韓建來犯,目標是京畿無疑,那麼路線便有跡可循。最大可能是自雍州路經高陵,再過渭水最後入耿鎮。末將建議可以在高陵設伏,若能一擊擊潰韓建部最好,若不能,則退守耿鎮,重振旗鼓。」

陳景樂沉吟:「如果在高陵設伏,諸位有何建議?」

李勛信心滿滿:「吾等一致認為,墮龍坑是最適合設伏的地點。」

「墮龍坑?」陳景樂眉頭一揚。

「是的,墮龍坑乃是高陵北面十里外一處山谷,地形狹長,狀若葫蘆,兩邊山坡灌木密集,便於隱藏身形,絕對是上佳的天然伏擊位置。我們可以事先埋伏在這兩邊,等他們經過時,打他們一個猝不及防。」李勛正色道。

陳景樂微微頷首:「聽起來不錯,不過,萬一對方識破了呢?」

李勛顯然也想過這種情況,就說:「那就強攻!墮龍坑地形特殊,我們可以實現在山坡上準備好巨石和滾木。只要韓建敢進來,保管讓他們有去無回!」

「你這麼肯定他們會走墮龍坑?」陳景樂沉思。

李勛依舊信心滿滿:「這是雍州至高陵最近的一條路線,若是繞道而行,起碼要多花一到半日時間,以韓建的性格,斷然不會選擇繞道。就算他選擇繞道,最後依舊要經過高陵,我們可以據城而守,也可以主動出擊!」

「其他人怎麼說?」陳景樂目光看向其餘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