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歡喜記事 >第七百三十六章 撮合

第七百三十六章 撮合 (1/1)

小說名稱《歡喜記事》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今天01:33更新  字數:2729

{}?到了周家,東鄉侯和周老爺先商議要事,唐氏在涼亭喝茶。

等東鄉侯的正事忙完了,唐氏才道明來意。

她是來牽紅線的。

北寧侯世子他們在東鄉侯府住了許久,是蘇崇的好兄弟,更是謝景宸的兄弟。

看著北寧侯世子被流言所困,北寧侯夫人一病不起,她沒法坐視不理啊。

北寧侯世子為了周七姑娘的名聲考慮,不敢坦言相告。

但這事不是拖著就能當沒發生過。

唐氏覺得周七姑娘和北寧侯世子挺相配的,試試看能不能牽這根紅線。

唐氏開口問周七姑娘有沒有許人,周老爺嘆息道,「她六個姐姐都出嫁了,我膝下就剩這麼一個女兒了。」

「她六個姐姐有在夫家過的順心的,也有不順心的,她的親事,我是格外的上心。」

「左挑右選,挑了兩年也沒挑到中意的,她又一心想繼承家業,只能招贅了。」

這世上肯招贅的男子少之又少。

想找個又肯招贅,又才華洋溢的男子,周老爺都不敢抱這個奢望。

對於周七姑娘的終身大事,周老爺也是頭疼的緊。

他望著唐氏道,「弟妹怎麼突然問小女有沒有定親?」

「周老爺覺得北寧侯世子如何?」唐氏不答反問。

周老爺眉頭皺的緊緊的。

他雖然忙著處理大小鋪子上的事,卻也對北寧侯世子好男風的事有所耳聞。

東鄉侯夫人先問他女兒有沒有許人,又問他對北寧侯世子的看法,不會是想撮合他們吧?

周老爺望著東鄉侯,他有點摸不透唐氏是什麼意思了。

他知道唐氏的為人,不會和那些貴夫人一般看不起商賈之家。

但突然提這事,他真有些猜不透。

「能和蘇大少爺稱兄道弟,又豈是一般的世家子弟?」周老爺道。

「只是近來街上流言四起……。」

東鄉侯望著唐氏,「你想撮合北寧侯世子和周兄的小女兒?」

「不是我有意撮合,實在是他們兩小輩有緣,」唐氏笑道。

周老爺詫異了,「小女和北寧侯世子有緣?」

周七姑娘差點被人綁架,被北寧侯世子救了的事,周老爺並不知道。

周七姑娘一威脅,沒人敢在周老爺面前泄露半個字。

唐氏把這事告訴他,包括北寧侯世子被傳好男風是從他女兒和丫鬟口中傳出來的事。

周老爺,「……。」

周老爺慚愧,「這事若非弟妹告知,我還不知道被蒙在鼓裡到什麼時候去。」

能讓唐氏出面幫忙解圍,足見北寧侯世子有多優秀,北寧侯府多會做人了。

只是東鄉侯府沒有看不起商賈之意,不代表北寧侯府不會看不起。

周家金銀遍地,一輩子不愁吃喝,他實在不想女兒嫁到勛貴之家受氣。

唐氏笑道,「周老爺放心,北寧侯府不是那等人家。」

「北寧侯夫人被街上流言氣病了,北寧侯世子為了不損壞七姑娘的名聲,咬緊牙關至今也沒透露半個字,倒是我瞧著於心不忍了。」

「小女也曾女扮男裝上過街,揭開這事,能解北寧侯府的困境,還能成就一樁姻緣,何樂而不為?」

周老爺還能說什麼呢?

北寧侯世子,他瞧著也挺喜歡的啊。

東鄉侯府出面玉成這樁姻緣,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唐氏說服了周老爺同意嫁女兒,又去了北寧侯府。

祠堂內。

北寧侯世子趴在蒲團上。

別問他為什麼趴著。

挨了幾十大板,不許他上藥,又跪青了兩隻膝蓋,他實在跪不下去了。

他現在破罐子破摔了。

只剩半條命趴在蒲團上,剩下半天,他爹要拿去就使勁的打吧。

反正他也沒力氣反抗了。

正疼的眼冒金星,兩小廝跑進來,道,「世子爺,侯爺讓你去見他。」

說著,把北寧侯世子扶起來。

「疼疼疼,輕點兒,」北寧侯世子叫道。

小廝不敢扶。

找了擔架來,把北寧侯世子抬上去。

小廝是急急忙忙的往前跑,北寧侯世子的心都在顫抖啊。

跑這麼急,不會是讓他去見他娘最後一面吧?

「我娘她……。」

北寧侯世子聲音哽咽。

「夫人病已經好了,」小廝道。

「……。」

「好了?!」北寧侯世子聲音拔高兩分。

「不是說吃藥不管用嗎?」

小廝笑道,「世子爺一定親,夫人什麼病都沒了,這會兒正和東鄉侯夫人聊天呢。」

北寧侯世子有點懵了。

「我定親了?!」

「誰會嫁給我?」

街頭上盛傳他好男風,誰會在這風頭浪尖上把女兒許給他,真有人這麼做,脊梁骨都能被人給戳成泥。

不會是個女的,爹娘就答應了吧?!

北寧侯世子嚇住了。

等一聽是周七姑娘。

北寧侯世子嚇的一個翻身——

直接從擔架上滾了下來。

屁股著地,慘叫聲傳遍整個北寧侯府。

抬擔架的小廝被他的聲音給震懵了。

世子爺也真是的。

就算高興,也用不著這麼激動吧?

不儘快把傷養好,怎麼迎娶世子夫人過門啊?

北寧侯世子被小廝抬上擔架,小跑著趕到正院。

一路上被顛簸的有多疼就不說了。

要命的是咬著牙扛到正院了,他爹嫌棄他這樣子沒法見人,又讓小廝把他抬回去沐浴上藥再來。

北寧侯世子,「……。」

這是要把他往死裡頭整啊。

他還急著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呢。

小廝知道的不多,沒人告訴他,他心急如焚啊。

屋內,北寧侯夫人在罵北寧侯世子,「我和他爹又不是會看不起商賈之家的人,只要姑娘好,品性高潔,哪怕就是尋常人家的女兒,我也同意她過門。」

「他倒好,瞞的嚴嚴實實的。」

「我都被他氣的只剩半條命了,也一個字不肯說,我怎麼生了這麼一個沒膽子的兒子?!」

北寧侯夫人恨鐵不成鋼。

想到小廝告訴她自家兒子和那男子含情脈脈,不忍分離,北寧侯夫人就氣的心口痛。

早知道是個女扮男裝的姑娘,她用得著氣上這麼幾天嗎?

有了心儀的姑娘也不知道去爭取,難道要等姑娘被人娶走了,後悔一輩子嗎?!

丫鬟婆子面面相覷。

世子爺是沒膽量的人嗎?

世子爺以前膽子就大啊,進了東鄉侯府後,更能獨當一面了。

再說了,jìngguó侯世子娶的姑娘還是南疆的呢,世子爺看中的好歹是大齊姑娘。

有jìngguó侯世子墊底,世子爺說服夫人讓他迎娶周家七姑娘過門是件很容易的事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