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歡喜記事 >第三百三十三章 噁心

第三百三十三章 噁心 (1/1)

小說名稱《歡喜記事》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昨日19:17更新  字數:2949

怕暴露女兒家身份,周七姑娘一直強忍著。

可是北寧侯世子拿她當兄弟看待。

平常怎麼對待南安郡王他們的,就是怎麼對他。

好兄弟勾肩搭背不要太平常。

就是周七姑娘身上的脂粉味太重了些,被北寧侯世子嫌棄有點娘了。

周七姑娘,「……。」

一直瞪眼的小丫鬟,「……。」

七尺男兒……

當然了,周七姑娘肯定是沒有七尺的。

但身為一個男子塗脂抹粉這也太奇怪了。

平常和楚舜他們訓練,身上的汗臭味一個比一個重。

突然多了一個散發著淡雅清香的兄弟,北寧侯世子覺得和他們有點格格不入。

想當初,他們還沒有進東鄉侯府,也是這麼的講究。

當然了。

塗脂抹粉那是不可能的。

他看周七姑娘是特別的順眼,特別的想把她從細皮嫩肉變成和他們一樣的皮糙肉厚。

周七姑娘實在不敢和他再待下去了。

她怕自己遲早被他摸給遍。

丫鬟更怕自家姑娘被人佔便宜。

兩人執意要走,北寧侯世子極力挽留。

周七姑娘說有生意要談,北寧侯世子便道,「兩回都沒能喝上,下回不能不喝了啊。」

周七姑娘面上帶笑,心底默默的問候著。

出了門,丫鬟道,「姑……。」

周七姑娘抬手,丫鬟趕緊道,「少爺,北寧侯世子都占你三五回便宜了!」

「下次,你再不能被他摟啊抱啊的了,傳揚出去,還怎麼……娶媳婦啊。」

周七姑娘瞪眼,丫鬟不敢再說。

可惜,已經太遲了。

丫鬟的話被人聽見了,還不止一個。

周七姑娘下樓,幾人圍著她打量。

「真沒看出來,北寧侯世子居然是這樣的人,」男子搖著玉扇道。

「jìngguó侯世子偷窺姑娘裙底,北寧侯世子好男風……。」

「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太噁心了。」

然後,北寧侯世子好男風的消息就這麼傳開了。

等南安郡王他們上樓,就聽到樓下議論。

看見他們來,一個個都噤了聲,悶頭吃飯,不敢言語。

等他們一上樓,又開始小聲嘀咕。

這情形,楚舜不要太熟悉了。

他被冤枉偷窺秦菡兒裙底的時候,就是這麼被對待的。

人前不敢吭聲,背後指指點點。

上樓後,在樓下看不到的地方佔了會兒,就聽到北寧侯世子好男風的事了。

而且不只是北寧侯世子被懷疑,連他們都一樣。

楚舜,「……。」

南安郡王,「……。」

定國公府大少爺,「……。」

三人一臉黑線的進了屋。

屋內,北寧侯世子在喝酒,心情還挺好。

楚舜走進去道,「你這主意也太餿了。」

北寧侯世子有點懵。

他主意怎麼餿了?

他就沒主意啊。

定國公府大少爺坐下道,「才在大佛寺動手腳,讓伯母高興,你現在又來這麼一招,你是打算把伯父伯母往死裡頭虐啊?」

剛得知兒子將來娶的媳婦能給她添七個孫兒。

轉過臉兒子好男色。

這麼極端的做法,定國公府大少爺不贊同。

北寧侯世子一頭霧水,「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

「樓下在傳你好男風,」南安郡王道。

「不是你讓人散播的?」

北寧侯世子差點沒被口水活活嗆死。

他就算再不想娶媳婦,也不至於把自己往死裡頭抹黑吧?

「你不想娶媳婦,抹黑自己就算了,我們都被你給連累了,」定國公府大少爺抗議道。

北寧侯世子的爆脾氣,擼起袖子就道,「誰在抹黑我,我非得揍的他滿地找牙不可!」

可惜再生氣也沒用了,消息一傳開,那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啊。

南安郡王、楚舜、定國公府大少爺三個面面相覷。

這頓飯他們都沒吃。

為了表示自己和北寧侯世子不是一樣的人。

他們決定暫時和北寧侯世子絕交了。

北寧侯世子,「……。」

進醉仙樓的時候,北寧侯世子還有人和他打招呼。

從醉仙樓出來,他瞥誰,誰害怕。

那神情,唯恐被北寧侯世子看上,強行上下其手。

北寧侯世子差點沒吐血。

怕北寧侯夫人氣壞身子,北寧侯世子趕緊回府解釋。

然而已經晚了。

北寧侯夫人已經氣病了。

北寧侯世子被北寧侯罰去祠堂跪著。

北寧侯頭疼啊。

jìngguó侯世子惹事時,jìngguó侯被彈劾歷歷在目。

他都能猜到明日早朝,他會被怎麼彈劾。

北寧侯世子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心底鬱悶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不知道是誰敗壞他名聲,只能在心底罵了。

再說周七姑娘回府後,趕緊把男裝換了下來。

她打噴嚏時,丫鬟正好聽聞了北寧侯世子好男風的事,嚇的她趕緊跑回來道,「姑娘,難怪北寧侯世子對你又摟又抱了,原來他好男風!」

周七姑娘一臉震驚,「不得胡說。」

丫鬟搖頭,「奴婢沒有胡說,街上就是這麼傳的。」

「姑娘男子打扮細皮嫩肉的,他肯定是看上你了。」

「長的人模人樣的,沒想到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要說北寧侯世子也是倒霉透頂。

被罪魁禍首牽連,還要被她鄙視,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還有被他牽連的,楚舜的事好不容易才平息,又因為他被人舊事重提了,「不止北寧侯世子有怪癖,聽說他的好兄弟jìngguó侯世子還喜歡偷窺姑娘裙底呢。」

「和這樣的人走的近,能是什麼好人啊。」

周七姑娘深以為然。

想到自己被抱了,雖然隔了衣服,還是太噁心了。

讓丫鬟抬水進屋,她繼續泡澡。

丫鬟準備的是香皂,是她最喜歡的蘭花。

鑒於北寧侯世子說她身上胭脂氣重,她換成了男子用的香草味。

北寧侯世子派人查流言從何而起,查了幾天,愣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在府里憋了幾天,他實在忍不住上街。

又和周七姑娘碰上了。

周七姑娘一身男裝,跟在周老爺身邊。

看到他,周七姑娘一臉鄙夷的撇過臉去。

北寧侯世子那個憋悶啊。

不用說也知道被誤會了。

南安郡王他們怒氣沖沖的過來。

沒辦法,幾天沒被搭理,北寧侯世子破罐子破摔了。

再不搭理他,他就叫人散播他們三個都被他非禮過的消息。

楚舜他們是來揍他的。

怒氣沖沖的騎馬過來,正好瞧見北寧侯世子看著周七姑娘一臉憤怒。

楚舜道,「你可別對她動手動腳。」

北寧侯世子兩眼瞪他,「我是那樣的人嗎?!」

「那可不一定,」楚舜道。

「……。」

「蘇兄提醒我們,她是女扮男裝,是周老爺的小女兒,讓我們別跟她勾肩搭背,免得壞了人家的名聲,難道蘇兄沒提醒你嗎?」楚舜問道。

北寧侯世子,「……!!!」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