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84章 湊熱鬧

第284章 湊熱鬧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10:23更新  字數:2296

村口密密麻麻站著的都是人,村裡的人都很配合,家家戶戶都來了一個人。

而林紫芙也不客氣,見人都來了之後便道:「今日朱掌柜已經來拉走了之前的五百斤藕粉,每家每戶的銀子我之前已經給了,價錢還是三十文一斤。」

她話一說完,下面的人明顯都有些激動。

藕粉賣出去了就是好事,之前她們還擔心來著。

而且,她們也都很清楚,朱掌柜之前並沒有來收購藕粉,價錢是林紫芙定的,誰都不清楚來收購藕粉的掌柜會不會給三十文一斤。

林紫芙很坦然,在面對大家的時候也不隱瞞道:「朱掌柜對藕粉很滿意,但我今日讓大家來主要是說另外的事,我教給大家的技法都是不傳的,你們也知道,這相當於是傳了一門吃飯的手藝給你們,物以稀為貴,如果你們隨便外傳,讓所有人都知道藕粉怎麼做了,你們想想後果。」

她還是不希望大家隨便外傳出去,附近幾個村子知道沒事,但要是更遠的人知道了呢?以後大家都種植蓮藕,肯定會有影響吧。

隔壁村的劍英嬸子第一個站出來擁護道:「林大夫你說的對,我之前也在想這個問題,你傳給我們的是手藝,這種東西怎麼能夠隨便告訴別人,所以我並不打算外傳出去,知道的人也就算了,不知道的,我絕對不會告訴了。」

她做事很謹慎,也習慣性的去分析這件事情能不能做,做後後果是什麼。

在林紫芙說的時候就明白了,物以稀為貴,如果大家都會了,都種植蓮藕了,那麼藕粉還能賣三十文么?大家都會算賬,這蓮藕只要做成藕粉,比起之前新鮮蓮藕要多賣十幾文錢,這可不是小數目。

一旁的李秋菊也道:「這一點可以安心,我就連娘家人都沒告訴,而且大道理我們也都懂,真要是知道的人多了,最終受害的也是我們自己。」

她雖然有些時候有點笨,但這些事還是懂的。

林紫芙見很多人都表示不會外傳後,很滿意大家的表現。

忍不住誇讚道:「聽到大家這樣說我就安心了,之前還憂心知道的人多了會影響我們將來,總之你們要知道,附近幾個村子的人要是打聽可以告訴,特別是明年要跟著種植蓮藕的人家,但若是不認識的,或者沒有種植蓮藕的人來打聽,你們就要多一個心眼了,還有這種事你們也不要大嗓門到處嚷嚷,我也不準備讓太多人跟著種植,這可比種糧食划算啊。」

她的目的很明顯,如果直接說,不要告訴別人,或者不準告訴別人,大家肯定不以為然,但說比種植糧食划算,頓時大家有對比了。

以前一年辛辛苦苦的種植糧食,一年到頭都賺不到幾個錢,現在種植蓮藕,蓮子已經賣錢了,而藕粉又另外賣錢。

目前跟著種植蓮藕的人不多,但明年就說不定了,她相信,通過今年大家的種植,明年跟著種植蓮藕的人會越來越多。

附近幾個村子的人道多都很不錯,當然除了榮容這種……

說完了想說的事,交代了幾句關於藕粉的事之後,就讓大家散去。

廖嬸現在終於明白林紫芙叫大家來做什麼。

很贊同林紫芙做的一切。

事實上,她之前一直想讓林紫芙把所有的蓮藕都收過來,自己做藕粉的。

但林紫芙拒絕了,所以只能這樣了。

林紫芙見廖嬸還有李秋菊她們都沒有走,有些好奇:「幾位嬸子還有什麼事。」

李秋菊一臉激動道:「紫芙,是不是我現在把藕粉送來就能拿到銀子了。」

之前的銀子林紫芙是給大家了的,而朱畢升拉走了五百斤藕粉,都是給了銀子的,她如今身上銀子也多,便點頭道:「現在送過來自然有銀子,只是看嬸子的樣子,似乎急著用錢。」

李秋菊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這種事實在是不好說。

廖嬸無奈斜睨了一眼李秋菊,催促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紫芙每天忙得很,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唄,紫芙要是能幫你肯定就答應了,不能幫忙的也可以幫你想辦法。」

李秋菊聽到這話,突然嘆息了一聲道:「有些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娘家那邊需要銀子周轉一下,這件事也不好給我夫君說,你們也知道,我們家最近比較窮。」

因為四個孩子回家了,現在一家老小那麼多張嘴要吃東西。

要不是娘家那邊急著用錢,也不會走這一步。

林紫芙頓時明白了,微微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想背著你夫君在我這裡把賣藕粉的銀子拿走,給你娘家人?」

李秋菊見林紫芙聽懂了,趕緊點頭道:「是這個意思,我的弟弟要娶妻,如今還缺一兩銀子,今年加上我們家……我就想問,可以直接拿到銀子么?」

她問這樣的話還有一個原因,便是之前林紫芙給了大家五百斤的銀錢。

林紫芙倒覺得沒什麼,畢竟都是李秋菊的銀子,但還是叮囑道:「我覺得你有必要跟你夫君說一聲,這件事情你夫君有權利知道,如果你偷偷拿銀子給你娘家,你娘家一時半會又不還你怎麼辦?你也說了,你家那麼多張嘴要吃飯呢,總不能把自己弄得飯都吃不起吧。」

本來不想說這些的,但不說,又害怕出什麼事她會內疚。

廖嬸和桂香嬸都在一旁勸說。

廖嬸的意思個林紫芙的意思一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那個的脾氣,真要是做了先斬後奏的事,吵鬧起來可不好啊。」

「可不是,這種事怎麼也得商量著來,雖說是弟弟,但你畢竟成家了,還有四個孩子。」桂香嬸也擔心你的說著。

還是害怕李秋菊回去吵鬧。

李秋菊仔細想想,是這個一個道理:「那要是我那家那個不答應怎麼辦?」

這才是最要命的啊,不答應什麼都是空。

而且家裡四個孩子都在等著吃飯,真如同林紫芙說的那樣,她弟弟還不了怎麼辦。

難道要讓家裡的孩子都餓肚子。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