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80章 跪著求

第280章 跪著求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07:05更新  字數:2333

瑛姑有點擔憂:「藕粉一斤都賣三十文了,你打算多少錢賣給朱畢升?」

林紫芙伸出了一隻手比了比:「五十文,這個價錢很合理的。」

她是經過深思熟慮定的價錢,藕粉對大家來說是稀罕的東西,吃起來也挺方便,直接開水沖一下就可以吃,配合著糖,會很好吃的。

而且一斤藕粉也可以吃好幾頓,這樣下來也不算太貴,更何況一開始她就沒指望這些藕粉賤賣,這樣的價錢肯定只能稍微有錢的人家才消費得起,高端路線很重要。

朱畢升想怎麼賣是他的事,她相信朱畢升的頭腦。

瑛姑很驚嘆道:「朱掌柜要是拿過去,我想至少得一百文一斤吧。」

林紫芙想想,一百文倒也有可能,畢竟利潤很多時候都是能算得到的。

為了保證利潤,朱畢升也得定一個合理的價錢。

不過這些跟她都沒什麼關係,解釋起來:「不管他賣多少銀錢了,總之,他賣多少跟我也沒有什麼關係,如果市場開拓好了,往後可以擴大規模。」

半響瑛姑才道:「那你為何不全部收購過來,我們自己做藕粉,請人就是了,這樣賺的不是更多。」

以前她是沒有這種頭腦的,但跟林紫芙做生意久了,漸漸的就會了。

聽到這裡林紫芙只是笑笑。

她也想過全部收過來自己做藕粉,但最終還是放棄了,一來是忙不過來,再者就是沒必要。

做藕粉也不是什麼高深的技術,而且今年跟著種植的人中,村裡人最多,如此一來,能讓村裡人做多賺錢當然是最好的。

自然而然的,就想要把最大的利益讓給大家。

只是有些話說明白了也不好,瑛姑很聰明,會想到的。

林紫芙吃了飯,收拾了一下就去了鎮上,現在她只每天上午瞧病的事大家一傳十,十傳百都知道了。

所以好多瞧病的婦人都上午來了。

康掌柜看準時機在鎮上開了一家客棧,客棧不是很大,只有四間屋子,但每天都是住滿了的,因為住著的人,大多都是頭天下午到了鎮上,等著第二日一早瞧病的。

客棧生意可比雜貨鋪的生意簡單,一來二去,康掌柜就動了小心思,打算多幾間屋子。

自然,這些林紫芙都不知道。

她才來到鎮上,剛好送走了一位病人,結果就見榮容帶著四個孩子來了,四個孩子穿得都很差勁,特別是稍微大一點的孩子,身上衣服的補丁一個重著一個,鞋子也破了一個大洞,大腳拇指就這樣晾在外面。

四個孩子在家裡就知道後果嚴重性了,一路上榮容也教了好幾次,一定要求林紫芙,並且要哭得凄慘一點,讓林紫芙同情她們。

所以四個孩子一進葯堂,瞅准了林紫芙直接上前有的抱林紫芙的腿,稍微大一點的不好意思抱腿,站在一旁可憐巴巴的望著。

四個孩子最大的大概十三四歲,是個長得有些乾巴巴的少年,個頭也不是很高,只是那眼神透著一股子老沉,而其餘三個年齡最小的怕只有六歲,一雙眼中透著膽怯。

皺緊眉頭,要是還不知道榮容帶著四個孩子來做什麼,她就真的傻了。

厭煩的看向榮容道:「少來這裡跟我唱苦情戲,我這個人記仇,你陷害我還指望著我原諒你,你覺得可能不?」

瞧病的婦人們起初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林紫芙話一出,紛紛明白髮生了什麼。

榮容強行擠了幾滴淚,可憐兮兮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林大夫我給你道歉,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跟我計較好不好,我保證以後不沾染你。」

林紫芙沒看榮容,而是看向了少年,卻見少年急得很,帶著其餘三個孩子直接跪在了她面前。

對榮容能凶起來,但對這些孩子卻還是不忍心。

見幾個孩子哭哭啼啼,瘦巴巴的模樣,最終嘆息了一聲。

「罷了罷了,榮容你的事我不會原諒你,所以你家的蓮藕我不會收,但我同情這四個孩子,如果他們有人上山採藥多了,可以賣給我的人,但銀子得給他留著,能辦到就點頭,不能辦到我也不強迫你。」

榮容有些不甘心,但那少年卻對著林紫芙連連磕頭起來。

當歸把榮容轟了出去,林紫芙拿出放在匣子里的糖果,給四個孩子一人塞了幾個。

這才安心的繼續給人瞧病。

她又不是鐵石心腸,遇到有些事還是會很感性的。

榮容失魂落魄的離開,一出了小鎮就對少年道:「曹小田,你幹嘛要答應。」

她說的自然是曹小田答應不給銀子給榮容的事。

曹小田一臉無奈道:「我要是不答應,難道讓我拒絕?娘你是聰明人應該清楚答應的好處,而且那林大夫是好人,開始就勸你不要為了一點銀子跟林大夫作對,你偏生不聽,現在我們一家卻成了大家的笑話。」

他也很無奈,有個不長腦子的娘親能怎麼辦,他也有些絕望啊。

好不容易得到了林紫芙的原諒,這麼好的機會肯定不能毀掉了。

曹小田見榮容一臉難受,生意軟了很多,安慰道:「你就是不會轉變,你想想,你就算跟著我們上山,跟著我們一起采了藥草,到時候我去賣,不就是一樣的了。」

他不傻,相反心思很靈活。

他娘做的那些事,他本能是瞧不起的,但就算瞧不起,眼前的人是他娘啊,他還能怎麼辦。

曹小英扯了扯榮容的衣擺道:「娘,這件事是你錯了,平日里兩位大哥哥來村子收購藥草,都是客客氣氣的,你也不想想為什麼林大夫會對我們這麼絕情,你公然挑撥離間誣陷,換成誰也不會忍耐啊。」

回到屋中,她直接寫了一張紙遞給了瑛姑:「我想好了,新鮮蓮藕除了我們家的賣掉,另外就看誰願意賣新鮮蓮藕了,今天這麼一鬧,我估摸著村裡人都沒有人願意了。」

她不由苦笑一聲。

開玩笑,三文錢和三十文的區別還是很明顯的。

大家又不傻,誰也不會傻乎乎的去選擇賺三文錢,而放棄三十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