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79章 失魂落魄

第279章 失魂落魄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10:23更新  字數:2267

這中間的差別可想而知。

李秋菊哭喪著臉一臉難受,這都遇到了什麼人啊,一個個都這麼凶么?林紫芙難道不管么。

她所有的希望都在林紫芙身上,回頭想要求助林紫芙,結果身後已經沒有林紫芙的身影,甚至瑛姑都不在了。

就在剛才田桂英打榮容的時候,林紫芙和瑛姑就很懂事的迴避了。

她們又不傻,怎麼不知道田桂英她們是不想她們兩個背惡名。

所以,人情是欠下了,不過兩人也只是進了院子,卻藏在牆角下偷聽呢。

榮容最後的希望破滅,哭喪著臉看著面前幾個凶神惡煞的婦人,她如何不知道這幾位婦人的強悍,以前一起上山採藥的時候,幾人都是很厲害的那種,不管是嘴巴還是手……

真要是打起來,這可是何家村的地盤,她不挨揍才怪。

榮容特別糟糕,此刻徹底的後悔了。

田桂英不耐煩起來:「到底說不說啊,不說我真的動手了,你也聽到了,我動手打人是最輕的,她們幾個有些厲害啊,真要是動手你肯定會被打傷,不過你不用擔心,就算是骨頭斷了,或者是流血了也不會有事,我們會把紫芙請出來幫你包紮。」

擺明了,不說不會讓你走的姿態。

榮容最後的心理防線崩潰,不敢再隱瞞什麼,立刻交代起來:「我也不敢瞞著你們,實際上是我一個遠房親戚授意的,我見有利可圖所以就參與了,不過到此為止我都沒有賺一文錢啊。」

她哪裡還敢隱瞞,把知道的都說了一遍。

田桂英和一眾人總算明白了前因後果,都鄙夷的看向榮容。

榮容感受到四周的目光,羞得頭一直抵著。

一直沒說話的田桂香和廖嬸上前了,田桂香淡淡的道:「你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耍心機,若是你不耍心機什麼事都沒有,你收購多少蓮藕我們都不會管,也不會影響到關係,但你太過分,居然想刷小心思挑撥我們和紫芙,這樣的心思太讓人鄙夷了,所以你活該,以後你們家的藥草我們不會收購,另外蓮藕的事你也自己解決吧,我們成全你,絕對不會跟你搶生意。」

她知道,如果林紫芙在這裡肯定會婦人之仁,會輕飄飄的放走榮容。

但她不是林紫芙,她不想林紫芙這樣,有時候必須要殺一儆百,讓那些蠢蠢欲動的人都看到,林紫芙不是好欺負的。

榮容臉色慘白,嚇壞了。

她們一家有好幾口人,以前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上頓接不了下頓飯,但林紫芙收購藥草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日子漸漸好過了起來,她們只要上山採藥就能賺錢,一賺錢就可以賣雜糧回來,雖然家裡還是吃得不好,至少可以吃一頓飽飯,可現在……林紫芙是附近收藥草價錢最合理,也是最講信譽的。

如果林紫芙不收購藥草,不收購她家的蓮藕,她們家將來怎麼辦?日子根本就過不下去啊。

這一刻才真正的後悔起來,埋怨自己不應該跟林紫芙作對,也不應該跟林紫芙對著干。

而這些,她都埋怨不到林紫芙頭上去,因為這些話根本就不是林紫芙說的。

田桂香頗有點瞧不起榮容:「紫芙從來不強迫大家,最近稍微遠一點的村子,有些人家都把藥草賣給了外面的人,紫芙都沒有說什麼,之前鎮上的小翠明目張胆的搶生意,紫芙還都為大家想,可她的好心好意居然養了你這麼一個白眼狼,我們不求你記得紫芙的好,只求你不陷害紫芙,你居然把紫芙的名聲開玩笑,這件事我忍不住。」

她心底是憤怒的,對榮容她是沒耐心好言好語了。

廖嬸在一旁也很認真道:「這件事我也忍不了,所以你走吧,葯錢應該不欠你的,所以你走吧。」

說完大家都散了,田桂英也散了。

不一會就只留下榮容一個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瑛姑見林紫芙沒說話,擔心道:「心軟了?」

林紫芙搖搖頭,嘆息一聲:「只是覺得挺累的,榮容這種做法我也是瞧不起的,所以並不同情也不會心軟,桂香嬸處理得很好。」

她明白桂香嬸站出來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是害怕她心軟啊。

可這件事她真生氣了,這麼久以來,每走一步都不是很順利,一直以來,她都很艱難的抵抗著壓力,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那麼努力,沒有誰想過,要剋扣大家的銀錢。

甚至,何雲虎他們在收購藥草的時候,遇到行動不變的老人,還會主動上門查看一番,好心好意安慰了之後,多多少少都會幫助一些。

林紫芙一直鼓勵這種行為,一直都在資助。

她做事行的端坐得正,哪知道還是有牛鬼蛇神在眼前做各種挑戰極限的事。

她身邊一直都不太平,各種坎坷,但,忍受也是有限度的,有些時候忍不了,自然不想再忍下去。

沖瑛姑安慰一笑道:「不會心軟的,我很清楚這件事不能得到原諒。」

瑛姑欣慰一笑道:「你要知道,有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你想想以前的周錢貴一家值得同情么?還有那小翠值得同情么?榮容的做法根本就是她自己的問題,她就算要做生意,想要賺錢,大可以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搶走生意,結果卻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搶奪生意,讓人不齒。」

外面站著的榮容見大家都散去了,所有人離開給她的眼神都是輕蔑,心受到了打擊,失魂落魄的離開了村子。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對於林紫芙來說真的只能算小插曲。

回到屋中,她直接寫了一張紙遞給了瑛姑:「我想好了,新鮮蓮藕除了我們家的賣掉,另外就看誰願意賣新鮮蓮藕了,今天這麼一鬧,我估摸著村裡人都沒有人願意了。」

她不由苦笑一聲。

開玩笑,三文錢和三十文的區別還是很明顯的。

大家又不傻,誰也不會傻乎乎的去選擇賺三文錢,而放棄三十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