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66章 又做媒婆

第266章 又做媒婆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10:23更新  字數:3433

兩兄弟倒也不生分,反正誰成家早都可以。

林紫芙回家跟瑛姑說了這事,瑛姑也很歡喜,何雲林雖然才回來,但也是個知禮數的孩子,最重要的是是桂香嬸的孩子。

不過瑛姑卻有自己的擔心道:「你還沒成親呢,就這樣幫著說媒只怕不好吧,有些忌諱的。」

以前哪裡見過未出閣的姑娘說媒的,這紅娘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做的。

林紫芙卻覺得這是好事,再說她和夜大夫都沒這方面的忌諱。

更何況她可是新時代的女性,雖然來到了這個時代,但思想是根深蒂固的,這些忌諱她是不信的。

知道瑛姑是在擔心她,微微一笑道:「瑛姑不用擔憂,這些事我想很清楚,幫人說媒是促成姻緣的好事,而且這並不會影響我和夜大夫。」

她想說,要真是因為這件事影響了她和夜大夫,那兩人之間的感情也太經不起考驗了。

瑛姑見林紫芙態度堅定,也不好說什麼。

下午在家裡把炮製藥草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兩人這才安心了不少。

第二日一早,桂香嬸帶著何雲林來了。

何雲林很緊張,特別是一想到林紫芙就要去給他說媒後,昨晚上一整晚都沒睡著,心中很忐忑不安,就怕對方不答應。

桂香嬸昨晚上跟何大友商量了一晚上,決定彩禮給豐厚一點道:「我跟你大友叔商量過了,可以給三兩銀子的彩禮,其餘的都可以按照規矩來。」

三兩銀子可以說是很高的禮金了,畢竟十里八鄉都不富裕。

而林紫芙知道,桂香嬸願意出三兩銀子的禮金,也是真的在乎這一門親事。

而除掉三兩銀子的開銷,後續還有一些花銷,加起來只怕得花五兩銀子左右。

何雲林不知道這個結果,很驚訝道:「娘,銀子是不是有些多了。」

結果這話換來的是桂香嬸的白眼,桂香嬸白了一眼何雲林道:「多什麼多,以前咱們家沒銀子就算了,現在有銀子了規矩也不能少了,我問過村裡別的人,曹英那姑娘人不錯,勤快,而且人也善良,你看看雲虎的媳婦多好,娘親就想你娶一個像雷琴那麼好的媳婦回來,我瞧著曹英就可以,那就麻煩紫芙了。」

昨晚上何大友也在說她,說林紫芙都沒成親,怎麼能夠上門說親,最終還是只能麻煩林紫芙,因為沒有合適的人。

請媒婆不是捨不得銀子,她們就怕媒婆上門去說不成,林紫芙和麻姑關係看起來挺好的,熟人上門,加上是林紫芙的面子,想必麻姑會同意。

林紫芙含笑道:「客套話就莫要說了,只要用的上我的地方只管說,我收拾收拾就出門了,等會讓雲虎送我過去。」

因為昨天才通知了大家,明日一早才會去挨著村子收購藥草。

而現在天色很早,天還沒怎麼亮透,趕到隔壁村去找了麻姑之後,還能去鎮上給人治病。

何雲虎的馬車已經在院子外面等著了,林紫芙直接上了馬車,然後和何雲虎離開村子。

直到離開村子,何雲虎才開了口道:「雲林選的這姑娘人還不錯,之前我收購藥草的時候見過兩次,話不多,人也比較和善,還有雲斌那小子好像也看上了一姑娘,只可惜那姑娘是說了親的,這件事雲斌叫我不要跟你說。」

林紫芙很詫異,沒想到昨天四人就是出去了一趟,結果雲斌和雲林都遇到了喜歡的女子,看來讓他們出去收購藥草是正確的做法。

不由鼓勵道:「往後你帶著雲樹收購藥草吧,雲斌和雲林一起,你順帶著幫雲樹看看,附近有沒有還沒婚配比較合適的姑娘,你們的婚事要是解決了,我也就鬆一口氣了,廖嬸和桂香嬸也就安心了。」

成家立業是人生大事。

要是把這些事都處理好了,以後大家都能安心跟著她做事,也是有好處的。

馬車搖搖晃晃的在天亮的時候到了隔壁村。

上一次來村子找過月兒,所以知道麻姑家在什麼位置,剛好去麻姑家正好遇到麻姑要出門。

說起來林紫芙也就見過麻姑兩次,麻姑見到林紫芙熱情的很。

一來,林紫芙治好了她的病,再者就是林紫芙帶著她賺錢了,以往過年,或者青黃不接的時候,村裡很多人家一天都只能吃一頓飯,還都是吃糠咽菜的,而跟著林紫芙賺錢後,大家雖然還是很清苦,卻能吃飽飯不餓肚子了,過年的時候,她家還買了好幾斤肉回來吃呢,包了餃子可好吃了。

大家都是懂得報恩的,心底都很清楚,幸好遇到了林紫芙這麼心好的姑娘,一文不少的把銀子給了他們,還主動讓他們採購藥草來賣,這麼好的人不多了。

所以現在看見林紫芙出現熱情得很:「林大夫屋中請,沒想到你居然來我們家了,你可別嫌棄我家院子破爛啊。」

雲虎坐在馬車上望著麻姑笑笑。

麻姑趕緊招呼起何雲虎來,之前賣藥草認識何雲虎所以道:「雲虎你也趕緊下馬車進屋吧。」

何雲虎想了想搖搖頭:「不了,紫芙來這裡是跟你說一件事,說完之後我們還得離開。」

他性子還是太靦腆了。

林紫芙有重要的事給麻姑說,上前笑道:「你不用管他,我找你是真的有事情說,說了我還得去鎮上,開始採藥了,以後也就只能抽上午半日去鎮上給人治病了。」

曹英聽到外面有說話的聲音,從屋中走出來,身穿藏青色的長裙,髮髻用木簪挽起,長相普通,但一雙眼睛卻格外好看。

「娘這位是?」她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