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63章 雲陽城朱家

第263章 雲陽城朱家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04:34更新  字數:3544

中年男子一進葯堂就看到了林紫芙和夜大夫,看著兩人面對面坐著,他猜想是葯堂的大夫和病人,所以沒有在意。

見夜大夫上前詢問,皺眉道:「你是誰?」

他很警惕的上下打量著夜大夫,順帶著看了一眼已經站起來的林紫芙。

當歸悶哼一聲:「你不是找我東家么,這位便是我家公子。」

對方有些猖狂,他反正挺看不慣的。

中年男子聽後不滿起來,方才他和當歸爭吵,夜大夫居然沒站出來阻止,反而在一旁看戲,這種事不能忍。

就連看夜大夫的眼神也變得嚴厲起來:「既然你是這葯堂的東家,為何方才不出來阻止你家葯童的無禮。」

他是看不上夜大夫的,一位小小葯堂的東家能有多大的本事。

他家有無數個這樣的葯堂,那個掌柜見了他不是點頭哈腰的。

夜大夫挑眉笑道:「閣下還沒介紹一下自己呢,至於別的咱們等會再說。」

中年男子目光一沉道:「你可知道雲陽城的朱家,我便是朱家的大掌柜朱畢升,跟秦家也有生意往來,就算是秦公子見了我,也得對我敬重三分,這小鎮的生意我要了,別到時候鬧出什麼不愉快,你們在小鎮都待不下去。」

言語中透著濃濃的威脅。

林紫芙皺緊眉頭,這才回來過了兩天安穩日子呢,牛鬼蛇神就找上門了。

夜大夫含笑道:「原來是朱掌柜,雲陽城朱家我是聽說過的,朱家主要做的是藥草生意,幾年前還為宮中送過藥草。」

他倒是從記憶中找到了一些關於朱家的記憶,不過這些記憶可不怎麼好,朱家本來前途一片光明,能為皇宮供葯是榮耀,可惜朱家奸商慣了,居然在送往宮中的藥草中參雜次品。

這可是大罪,當時朱家不僅被剝奪了機會,朱家當初的主家管事的還被下了大獄,不過從此之後,朱家低調了不少,消失在了京城醫館們的視線中。

沒想到這才幾年過去,朱家的人依舊猖狂不說,居然還在做藥草生意,就一個管事的都眼高於頂。

一想到這裡就有些不痛快。

朱家似乎有些欺負人了。

朱掌柜有些震驚的看了一眼夜大夫,他震驚的是夜大夫居然知道他家的事,要知道當年朱家出事之後,做事低調了很多。

漸漸的,大家也都遺忘了這事,而他才說了一句雲陽城朱家,眼前這位夜大夫卻能說出朱家的底細,不簡單,這人不簡單。

朱畢升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凝重,看夜大夫的眼神也越發的警惕起來。

「你是誰,怎麼知道這些事的。」

夜大夫看朱畢升的眼神就更加玩味了,沒想到還真是當初被責罰的那個朱家。

調笑道:「你家主子不知道有沒有被放出來,當初被下大獄也是可憐,我聽說獄中日子可不好過。」

說完看向朱畢升,卻見朱畢升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汗水。

朱畢升後退了一步,眼神不善道:「你怎麼知道這些事的,你一個小小葯堂老闆,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這是朱家的醜聞,平時都是藏著掖著的,結果現在被人直接擺在了外面,扯掉了最後的遮羞布。

當歸笑了起來,看朱畢升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白痴。

忍不住道:「你既然知道我們藥草是賣給秦家的,那讓你來這裡收購藥草的人,有沒有告訴你,我家公子只是閑來無事在這小鎮開藥堂的。」

他倒覺得有趣了,朱畢升一看就是有人故意喊他來鎮上的,而究竟是誰讓朱畢升來的呢?

這就讓人玩味了啊。

林紫芙慢慢的走上前,低眉道:「是周夫人讓你來的吧。」

她腦海中回憶了一下,秦雅和她和解了,兩人已經沒矛盾了,周明齊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鑒於之前周夫人讓小翠來鎮上搗亂過,要說能害她的只有周夫人。

最關鍵這人不知道秦恆和夜大夫之間的關係,這就很值得玩味了。

朱畢升更是驚訝,本以為林紫芙只是來瞧病的人,卻不想一語道破是周夫人讓他來的,難不成這丫頭認識周夫人。

「你是誰?」他皺眉看著林紫芙詢問道。

林紫芙微微勾起嘴角道:「我是誰不重要,而是你覺得生意是那麼好搶的?你認為我們生活在窮鄉僻壤的小鎮里,沒有見過世面,你一抬出秦公子,一搶生意我們就得讓你?朱掌柜你做大掌柜也很多年了吧,輕易相信人可不是好習慣哦。」

她幾乎可以肯定是周夫人在背後搗鬼了,心中也有些怨恨,都這麼久了,周夫人還不肯罷休,居然還想著從中作梗,實在是可惡。

她和周明齊可以說完全沒有聯繫了,兩人之間也沒有任何瓜葛,而周夫人還讓朱畢升來這裡搶生意。

上一次小翠來這裡搗亂也就算了,這一次找來的還是更強的對手。

她從夜大夫的話語中也聽出了問題,朱家既然能跟皇宮供葯,說明也是有本事的。

這可不是周夫人派一個丫鬟能比得過的,而朱畢升一來就這樣強勢,直接威脅要搶走生意。

真要是遇到軟柿子,說不定就被捏了。

可她不是軟柿子啊,夜大夫顯然更不是。

朱畢升氣得不行,一個抓藥的葯童輕視他,一個不知道身份的丫頭居然還能輕視他。

今日林紫芙穿衣很不講究,把平時穿著幹活的衣裳直接就穿來了,藍布碎花的裙子,打扮也比較隨意,一雙很久的布鞋特別顯眼。

這樣的打扮一看就是鄉下來的野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