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59章 媒人

第259章 媒人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18

她琢磨著,林紫芙就是媒人,這事肯定得媒人在啊。

林紫芙很驚訝:「嬸子需要我幫什麼忙。」

廖嬸很認真:「我沒有找媒婆,找那些媒婆就是花冤枉錢,我琢磨著,當歸和小燕的媒人不就是你么,只要有你在就夠了啊。」

請媒人多麻煩啊,現成的怎麼不用。

之前廖嬸同意之後就想著讓媒婆上門說親。

但後來想了想,這門親事可是林紫芙牽線的,而且她也真正鐘意當歸這個女婿。

她了解到當歸併沒有爹娘,當初是孤兒被夜大夫撿到,心裡很心疼。

跟何大華一合計,就琢磨著等到林紫芙回來之後,商量商量,然後讓林紫芙做這個媒人。

這個主意當然也得到了當歸的同意,對當歸來說,他和何小燕能成都是因為林紫芙在中間周旋,若是沒有林紫芙,只怕也成不了。

當時就同意了廖嬸的提議。

林紫芙有點驚訝的看著廖嬸道:「我做媒人沒問題吧,我從未做過沒經驗啊。」

她就是在中間牽線,實際上媒人要做很多事情。

而她什麼都不會啊。

一旁的田桂香和雲容道:「這個你不用擔心,不會的我們可以教你啊,再說了,有我們在呢,你不用擔心。」

雲容也道:「請媒人還得花不少的銀子,咱們得給當歸節約不是。」

她見過當歸幾次,也覺得這孩子可以。

林紫芙見大家都沒有意見,笑了笑道:「若是你們沒有意見,我也沒有意見。」

夜大夫此刻決定好好表達表達他的想法道:「當歸是個好孩子,只是命苦,如今跟著我也在學醫術,還從未見他這麼勤快用心過,跟著我兩年多了,我知道他是真的想要學好醫術,跟小燕好好在一起,聘禮這些你們不用擔憂,我是當歸的哥哥,會把這些準備好的。」

之前林紫芙就提議過把葯堂送給當歸,他也有這個想法。

當然只送葯堂還不夠,成親是一筆很大的開支。

這些銀子都打算給當歸,另外,當歸幫著他做了這麼久的事,也得算工錢啊,到時候一起給當歸就好了。

廖嬸聽到這更是歡喜,有夜大夫在,也好很多了。

她笑著道:「那就麻煩紫芙了,選個良成吉日就上門提親,說媒這些就省下了,村裡人也都知道了小燕和當歸的事,不需要弄那麼麻煩,有些環節可以去掉的。」

她又不是迂腐的人,一定要規矩都到,她是誠心覺得當歸好,也不想給當歸造成太大的負擔。

林紫芙也是這個意思,想了想道:「聘禮還是需要的,這是規矩,一些需要花銀子的地方也別省,左右夜大夫也不缺這點錢對吧。」

說到這裡看向了夜大夫。

她是不想落人口實,害怕別人背後說閑話。

還真以為何小燕是趕著嫁給當歸,嫁不出去呢。

有時候花一點銀子,會少很多麻煩。

夜大夫溫柔的勾起唇角道:「不用給我省銀子,當歸成親的銀子從兩年前就給他存著,別看他只是我葯堂的夥計,實際上藥堂之前賺的銀子都有他的一半,去掉一切開支後,說了利潤我和他對半的,只是銀子這小子一直放我這裡,有十幾兩銀子呢。」

總之娶妻是足夠了。

他也不想何小燕被人說三道四,廖嬸一家都是好人,可不能銀子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給拖累了。

田桂香歡喜道:「那好,我們也不客氣了,既然不缺銀子就按照規矩來,該節省的地方我們會節省的,這一點你放心,對了紫芙,有一件事情我要麻煩你。」

她的兩個孩子也回來了,如今正在家中呢,就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所以想問問林紫芙的意思。

林紫芙示意田桂香說下去。

田桂香這才緩緩道:「你也知道我有兩個兒子,大的叫何雲林,小的叫何雲樹,兩人呢之前在隔壁鎮上的員外家做短工,如今我讓他們回來了,兩個呢年紀也不算小了,老大都十八歲了,小的也十六了,都比你年紀大,我就想聽聽你有什麼好的建議,看他們適合做什麼。」

說起來也是心酸,雖然去年跟著林紫芙賺了不少銀子,但之前家裡日子苦巴巴的,這才逼得兩個孩子都去給人做短工。

現在家裡好過了,她就把兩個孩子都叫了回來,一來是想把孩子留在身邊,二來就是想兩個孩子能夠娶妻生子。

何雲林都十八了,這個年紀換成條件好一點的人家,都做爹了。

而她家兩個孩子都還沒有成親。

林紫芙頓時明白了田桂香的意思,笑看著田桂香道:「其實在他們沒回來之前我就想好了,包括廖嬸家的哥哥,以後三位哥哥都跟著我做事吧,至於村子裡面別的人家,也可以跟著採藥這些,往後生意會做大,加上雲虎大哥,就有四位哥哥了,我做事也順手一些,外面的人我信不過,但你們家的孩子我信得過。」

都說孩子怎麼樣,還是要看大人的人品。

何大友和何大華都是實誠的人,從她來到村子就一直幫助她,可以說沒有兩家人的幫助,她也不會有今日。

就是因為兩家人無私的幫助,她才這麼順利的走到今日。

田桂香的兩個孩子,還有廖嬸的兒子,說什麼都要幫忙的。

一個人賺錢肯定沒有很多人一起賺錢來得快啊。

田桂香歡喜起來,先前一直在擔憂呢。

「這就好,這就好,兩個孩子最近一直都在問我回來了該怎麼辦,我被問得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我這就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