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57章 兒媳婦

第257章 兒媳婦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56

夜御醫很慶幸,當時是跟桂公公一起送林紫芙的。

所以一到林紫芙住的客棧,問了掌柜之後,便直接帶著夜夫人上了樓。

林紫芙正拿著一本醫書在看。

這些都是德妃娘娘送給她的。

裡面有很多她沒有學過的知識,時間尚早就拿出來看看。

結果沒看多久就聽到了敲門的聲音,立刻上前打開門,門口赫然站著的是夜夫人和夜御醫。

見到兩人同時出現,她震驚了一下,旋即緊張起來:「你們裡面請。」

本來想問怎麼來了的,話到嘴邊被她咽回去了。

夜夫人和夜御醫一起出現就說明了問題。

夜御醫和夜夫人進了屋子。

林紫芙趕緊請兩人坐下,倒了茶水後,這才疑惑道:「夜夫人……夜御醫你們。」

夜御醫哈哈一笑,再也忍不住道:「紫芙啊紫芙,你把我瞞的好慘,既然你認識北辰,為什麼不早點說出來呢。」

林紫芙有點尷尬,偷瞄了一眼夜夫人,卻見夜夫人在偷笑。

坐下有點不安道:「我知道夜御醫你跟夜大夫之間有矛盾,所以……。」

她說起這件事挺尷尬的,而且也知道不該說。

夜御醫尷尬咳嗽了一聲,他們兩父子的矛盾也不是秘密,似乎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林紫芙提起也是正常的事。

夜夫人捂著嘴偷笑起來,還忍不住多看了夜御醫兩眼道:「看吧,你們父子之間的事,就連紫芙都知道了,當初也不知道低調一點。」

夜御醫很汗顏道:「說起來真是慚愧,紫芙你不要在意這件事,今後我不會跟北辰置氣,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也想明白了很多東西,我就北辰這一個兒子,幹嘛還要和他生氣呢,我都這麼大年紀了。」

他是大夫,見慣了生老病死,其實也害怕有一天死去,連個送終的人都沒有。

林紫芙很認真的看著夜御醫道:「北辰他一直都很想念你們,雖然嘴上不說,但每一次來村子裡面喝了酒,都會看著京城的方向發獃,我知道他肯定是想念你們了,這一次回去我也會勸一勸北辰的。」

她自然想夜北辰能夠歸家,能夠跟夜御醫他們消除誤會,重歸於好。

夜御醫聽到這話心裡很感動。

真誠的看著林紫芙道:「如果他能回來,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他心底是內疚的,當初婚事並不是夜北辰自己喜歡的,後來因為箏兒的事情,兩人爭吵,現在想想當初他的做法也有些衝動了。

如果兩父子好好坐下來談一談,就不會出現這麼多的問題。

而讓他親自上門找夜北辰道歉,似乎也拉不下那個臉。

有林紫芙在中間是最好不過的。

夜夫人看林紫芙的眼神越發的溫柔了。

「紫芙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這麼遠他們也不能來回折騰了,唯一就是期盼林紫芙和夜北辰能早點回京城。

夜夫人拉著林紫芙的手,一臉認真道:「你和北辰的事我比較了解,我是贊同你們兩個在一起的,只盼著你和北辰能早點歸來。」

夜御醫也道:「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過我答應你,你和北辰的事我不會幹涉。」

仔細想想也沒有什麼好乾涉的,上一次就是因為他強行讓夜北辰娶妻,弄得兩父子矛盾重重。

這兩年仔細想了想,箏兒當真不是夜北辰最適合的人選。

自己兒子什麼樣,當爹的還能不了解,夜大夫喜歡安靜,而箏兒太吵鬧不說,還有點蠻不講理。

就算最終堅持讓兩人成親,估計也不會長久。

而林紫芙各方面來說都不錯。

他不是迂腐的人,什麼女子不能拋頭露面,這些在他這裡並不算什麼,林紫芙又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治病救人那是行善積德的好事,就算外面的人知道了,也不會說一句林紫芙的不好。

那位女御醫還是他崇拜的人呢。

既然夜大夫喜歡林紫芙,而且看樣子兩人也是兩情相悅,他還有什麼理由去阻止兩人在一起。

夜夫人好歹是鬆了一口氣,笑看著夜大夫道:「剛才我還擔心你不答應呢,我就說難得遇到紫芙這麼好的姑娘,你要是再在中間作梗,我都饒不了你。」

林紫芙看著這樣的場面忍不住笑了,她這一刻是覺得幸福的。

本來計劃天亮就走,結果在夜夫人的強烈要求下,林紫芙多住了一日。

夜夫人也沒閑著,大清早的就帶著林紫芙逛街,金銀首飾,綢緞衣裳都給林紫芙準備了。

按照夜夫人的話來說就是,她這輩子--

沒女兒,林紫芙就是她女兒了。

這第一次給女兒買東西,不管買多少都不能拒絕。

林紫芙也只能接受,不接受能怎麼辦呢。

畢竟這是夜夫人的愛啊。

在夜御醫和夜夫人依依不捨之下,林紫芙離開了京城。

這一趟來京城雖然沒待上多長時間,但卻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讓她對皇宮徹底的失去了好感。

趕馬車的是桂公公找來的,一路上換了幾匹馬,倒也相安無事。

出來的時候還沒開荷花,這一走就是三個來月,路過縣城她都沒有待,而是直接回到鎮上。

上一次夜大夫給李大人治病的時候,一直都沒有信件,弄得她和當歸擔心不已,這一次她為了不讓大家擔心,經常寫信回來。

馬車停在鎮上,林紫芙琢磨著車夫也累了,所以讓車夫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在了夜大夫的鋪子上。

葯堂只有當歸一個人在,夜大夫出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