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54章 為難

第254章 為難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07:05更新  字數:3583

賢妃的話有點咄咄逼人。

德妃咳嗽一聲道:「賢妃只怕是誤會了,本宮也體諒皇上,只是皇上見到林大夫之後問起,斷然沒有隱瞞的道理,另外皇上也說林大夫醫治本宮有功,詢問要什麼獎賞,林大夫便說了要離開的事。」

她就知道賢妃會雞蛋裡挑骨頭,方才也是故意說出來看賢妃的反應。

賢妃悶哼一聲,知道德妃這是在炫耀,皇上就從未為她做過這些,倒是為德妃處處都想的周到。

「德妃倒是請了一位好大夫,沒想到這民間的大夫倒也有本事,正好本宮最近身體有些抱恙,林大夫幫我瞧一瞧吧。」

她饒有興趣的看向林紫芙,倒是想要看看林紫芙打算怎麼辦。

站在德妃身後的林紫芙,明知道賢妃沒安好心,但眼下這個時候也不能做出反抗來。

德妃回頭給了林紫芙一個放心的眼神後。

林紫芙著才上前道:「既然賢妃相信民女,那民女就斗膽為賢妃診治吧。」

說著便上前要蹲下為賢妃切脈,而賢妃的手搭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賢妃見林紫芙蹲下,頓時把手收了回去,笑了起來:「膽子還挺大啊,居然蹲著為了切脈。」

賢妃身後的宮女立刻一巴掌打在了林紫芙的頭上,怒斥道:「趕緊跪下。」

林紫芙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跪下,便道:「還請賢妃……」

賢妃突然站起來笑得天花亂墜:「罷了罷了,本宮身體突然舒坦了。」

林紫芙哪裡還不懂這是賢妃故意想要羞辱她,但依舊壓抑了怒意。

德妃道:「林大夫站起來吧,方才你不是說有葯需要你親自熬,趕緊去吧。」

林紫芙站起來,卻被德妃的反應有點失望。

明明剛才賢妃的宮女叫她跪下的時候,德妃可以出口阻止的,但德妃並沒有。

憋了一肚子火,低著頭離開。

德妃等到林紫芙一走,便冷笑起來:「你為了一位大夫置氣,賢妃的肚量倒是有些讓人驚嘆了,明人不說暗話,本宮知道你今日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她眼神冰冷,要說這宮中最想讓她不再在的,不是皇后,而是眼前這位賢妃。

賢妃一臉懵道:「我不懂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德妃手一揮,身邊的宮女離開。

而賢妃也讓身邊的宮女讓開,很快兩人十步之內已經沒人了。

德妃深吸一口氣怒視賢妃道:「你就算想要害我,光明正大的來,何必用那種陰邪的手段,居然叫人放東西在我的寢宮之中,這事若是皇上知道……你知道後果。」

賢妃皮笑肉不笑的盯著德妃的臉道:「你有證據說是我做的么。」

兩人暗中博弈。

而林紫芙卻一點不想待在宮中,只想早早離去。

也不知道夜大夫最近怎麼樣了。

她才一進德妃宮中的小膳房,桂公公就進來了。

桂公公見林紫芙低頭不語,嘆息一聲道:「雜家知道你心中不自在,是不是在怪娘娘剛才沒幫你。」

萬惡的舊社會!林紫芙在心底罵了千萬次後,回頭,露出最難看的微笑道:「我怎麼敢怪德妃呢。」

桂公公心底也不是滋味道:「雜家知道你心底是真委屈,但娘娘不幫你是有原因的,賢妃埋怨你治好的娘娘,心裡正堵了一口氣呢,如果不讓她出了這口氣,會找你更大的麻煩,你想想,德妃在的話至少可以保你,如果你被賢妃單獨召見去,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林紫芙走到小爐邊上,沒看桂公公:「你說的好有道理哦,我都無言以對了。」

桂公公走近林紫芙,挨著林紫芙站著繼續道:「娘娘答應你過幾日就讓你走。」

這件事林紫芙還真不知道,德妃只是說會讓她走。

卻沒說什麼時候讓她走。

頓時歡喜起來,方才的委屈一掃而空道:「你說的可是真的,娘娘真的說過幾日就讓我走?」

桂公公點點頭,見林紫芙開心了,也鬆了一口氣:「你就安心再待幾日,對了等會夜御醫會來。」

一聽到夜御醫,本來還開心的心情,頓時陰鬱了。

夜御醫和夜大夫之間的矛盾,沒有那麼容易和解,而且不能讓夜御醫知道她是誰,便囑咐起桂公公來。

「等會夜御醫來了,你可千萬別說我認識夜大夫啊。」

桂公公立刻答應:「安心,在路上不就答應你了,我也給娘娘說起過這件事,所以啊,不會露餡的。」

終於,在葯熬好的時候,賢妃氣呼呼的離開了。

而皇上正好有一點時間過來瞧一瞧德妃,恰好遇到了生氣的賢妃。

皇上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賢妃,便直接向德妃走去。

如此一幕,讓賢妃更是怒火交加。

給皇上行禮之後便匆匆離開。

林紫芙等到皇上走了之後這才走出小膳房。

伺候德妃喝完葯,她站在一旁。

「你心中還在怨恨我。」

德妃知道林紫芙心中有怨氣,嘆息一聲接著道:「我知道你埋怨我當時沒有保護你,賢妃的脾氣或許你不知道,如果讓她心中一直記恨你,會想方設法的算計你,我就怕,她召見你去她的宮中,她記恨的是我,為難了你之後,就不會找你麻煩。」

林紫芙只覺得這裡面好複雜,她只想早早離開:「我知道德妃娘娘方才叫我去熬藥是幫我,只是……這裡的一切我都不喜歡。」

這是實話,也沒打算騙德妃。

德妃苦笑一聲:「本宮十六歲就進宮了,這宮中的爾虞我詐也並非我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