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53章 德妃

第253章 德妃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3724

林紫芙舉得這腐臭味不正常,畢竟她離德妃這麼近,並未在她身上聞到這種味道。

也就是說這味道是另外地方散發出來的。

德妃見林紫芙吸著鼻子,皺著眉頭有點擔心道:「是有什麼問題嗎?」

聲音很好聽,林紫芙微微一笑道:「我先給貴妃診斷吧,不知道貴妃什麼地方不舒服。」

說著她坐在了床邊的鼓墩上,把德妃的手拿了出來,隨後切脈。

脈象有點亂,而且德妃的的臉色實在是太蒼白了。

「不知道德妃放不方便告訴我你遇到了什麼事。」

德妃聽到這嘆息了一聲道:「此事只有夜御醫知道,我之前掉了一個孩子。」

林紫芙有些不解,德妃既然有了孩子,這應該是高興的事,所以皇上皇后是會知道的。

而德妃說只有夜御醫知道,也就是說肚子里的孩子別人都不知道,但是沒了。

忍不住道:「為何皇上還有別人都不知道?」

德妃勉強勾起了一抹笑道:「因為有人不想我有孩子啊,在此之前還有一個孩子都三個月都沒了,這後宮中啊……算了小丫頭,你知道越少對你越好,我至從掉了那個孩子之後身體就不好了,這一卧床啊就是半年,也虧得夜御醫為了調養身子,若不然啊,只怕成了一堆白骨。」

心底是苦澀的,在宮中她是最不想爭鬥的,奈何皇上太寵她,以至於成了別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孩子不能有不說,自個的命還不好。

林紫芙有點心疼德妃,安慰道:「沒事的,我會為你調養好身子,往後可以要孩子,但你要把生病之前和生病之後的事都說一遍,另外,你聞到沒有,這屋中有一股腐肉的味道,雖然檀香味很濃,但還是沒壓住。」

德妃茫然的搖搖頭道:「我沒聞到啊,這宮中里里外外都有宮女打掃,而且是每日都會打掃,應該不會有腐爛的臭味吧。」

她還特意聞了下,卻沒有聞到味道。

她現在已經感覺沒那麼強烈了,想必德妃一直住在屋中,感覺更不明顯。

「不行,這屋中的確有味道,德妃娘娘能否換一個房間住,然後撤了這屋中的檀香,到時候我們再進來聞看看。」

她心裡總有一點不好的預感,這腐臭味似乎跟德妃的病症有關係。

德妃答應了下來。

「桂公公。」

桂公公立刻進屋,很恭敬的道:「娘娘有和吩咐。」

如今的桂公公看起來穩重老成,倒是沒有路上的活潑了。

德妃娘娘坐起來,林紫芙趕緊拿了一個墊子墊在了德妃的後背處。

德妃這才道:「給本宮換一個房間,這房間睡膩了。」

桂公公自然明白這裡面肯定有貓膩,但什麼都沒問就退了出去。

林紫芙這才道:「娘娘的病症其實很好醫治,你掉了孩子之後鬱鬱寡歡,身體自然不能好。」

德妃想想,夜御醫說的也是這個。

有點擔憂:「之前夜御醫也是這樣給我說的,可是我的病還是不見好,林大夫你能不能治好的病?」

誰都想要活著,她也不例外,更何況皇上一直都那麼疼她,要是她去了皇上一定會難受的。

她不忍心看著皇上難受。

林紫芙安慰道:「一定能治好的,但這屋中的事必須要解決,我找到臭味的來源再說。」

她的鼻子很敏感,她能聞到的味道,別人不一定聞得到,但別人聞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至少在她看來,味道依舊存在,而這背後的人,用心就得好好揣摩了。

桂公公的速度很快,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告訴德妃收拾好了房間。

德妃想要自己下床,林紫芙卻阻止了,對著桂公公道:「把德妃娘娘背過去,記得別讓娘娘下地。」

桂公公不理解,但還是照做了。

林紫芙讓宮女把所有的窗戶都打開,隨後把檀香移了出去,全程她都沒有離開過屋中。

很快屋中的味道都散完了,接著讓宮女把窗戶都關上,這才喊來桂公公。

而桂公公已經在德妃那裡知道林紫芙要做什麼。

很貼心的讓所有的宮女和太監都出去。

屋中只剩下他和林紫芙兩人。

林紫芙在屋中來來回回的走著。

德妃屋中的擺設都是中規中矩的,只是每件東西都格外精緻,一看就價值不菲。

桂公公低聲道:「你要找什麼。」

林紫芙突然站在了花架前。

這花架擺在屋中的角落,上面放著一盆蘭花。

而她湊近蘭花味道就濃了。

「你來聞聞這裡有沒有臭味。」

她示意桂公公來。

桂公公立刻上前,湊近一聞立刻皺眉:「別說還真有。」

說完直接動手把蘭花從花架上拿了下來,接著把蘭草一把從花盆裡扯出來,當看見花盆底有一個巴掌大的小布包時,驚呼了一聲:「這是什麼。」

林紫芙示意桂公公打開,只是一打開布包驚呆了。

只看見布包裡面包著的是一具腐爛的胚胎屍體,其實也不能說是胚胎,畢竟孩子已經成型了,只是太小,特別的小。

但依舊能看出是個人樣。

桂公公勃然大怒:「娘娘房中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這屋中只有親近的人能進來,什麼時候花盆裡有這些東西了?

而且這些東西是怎麼出現的!是誰放的,居心何在。

林紫芙深吸一口氣把那成型的胚胎放進了布包裡面:「自然是惡毒之人,這孩子才成型,應該是流掉的孩子,至於怎麼放在這屋中,居心就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