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50章 喪事

第250章 喪事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3570

當歸也不停的嘆息,他見過雲虎娘親兩次,這覺得是個可憐人。

如今去世了心底也難過。

林紫芙把病人全送走完之後,夜大夫擔憂林紫芙,主動要求陪著林紫芙回家。

因為何大華在幫忙,今天也沒來接。

當歸心心念著何小燕,自然也跟著一起去。

本來林紫芙想要拒絕,但想想回去這段路比較偏僻,以前沒錢的時候還不怕,大不了命一條,現在不一樣,附近村子的人也不全是好人,二流子之類的很多。

平日里在鎮上偶爾都能看見那流里流氣的人。

在葯堂的時候夜大夫不好說,現在也沒有外人,關切道:「紫芙你是不是不開心?」

林紫芙沒否認,點點頭嘆息一聲:「只是感慨人生無常,昨天白天雲虎娘親都還好好的,突然就這麼沒了,她是個苦命人,這麼多年吃了不少苦頭,好不容易家裡日子好過了,卻……。」

夜大夫也有些遺憾,聲音有點低沉:「生死無常,我們做大夫的最能見到生離死別,只是這一次去的是身邊的人,你節哀。」

他不知道該怎麼勸林紫芙,但看到林紫芙上心他也難受。

夕陽西沉,餘暉灑在夜大夫的臉上,有一層金色的光。

微微一笑道:「我就是有些感慨,心底有點難受,從我來到村子,就知道雲虎娘親的病嚴重,能夠撐到現在也是不容易了,就是突然這樣去了難受。」

雲虎娘親去了,鄉親們都在幫忙。

一進村子就感覺大家情緒有點低迷。

村子很多年都沒有遇到喪事了,今天去世的又是何雲虎的娘親,大家都是看著何雲虎長大的,知道何雲虎多愛他娘。

林紫芙瞧著大門緊鎖,知道瑛姑肯定在何雲虎家,帶著夜大夫還有當歸就去了。

何雲虎家院子裡面坐滿了人,很多都在幫忙疊著紙元寶。

而何雲虎和雷琴還跪在靈堂前哭泣著。

屋中請了幾個和尚正在念經。

雲容在一旁唉聲嘆氣,心裡難受得很。

伸出手去拉雷琴,急得不行:「琴兒你不能這樣跪著,你都跪了大半天了,這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啊,不管怎麼說,你就算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跪著了。」

雷琴並沒起來,依舊在給火盆添著紙錢。

何雲虎因為哭過眼眶有些紅,有些難受的看著雷琴道:「琴兒你起來吧,別跪著了。」

他心中感動,雷琴一直不離不棄陪在他身邊,但他不想雷琴繼續跪著了,大半天勸了雷琴好幾次,可是雷琴的脾氣太執拗。

林紫芙才走到靈堂前,雲容就衝出來一把抓住了林紫芙的手,焦急道:「紫芙你快去勸一勸琴兒,她都跪了大半天了,我真害怕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啊。」

林紫芙微微皺眉,心底有些埋怨雷琴這麼不小心自個的身子,趕緊上前直接挽起了雷琴。

雷琴被林紫芙直接給挽了起來,雲容趕緊上前扶著。

雷琴只是看了一眼林紫芙,還想繼續跪著,卻被林紫芙叫罵道:「你就造作自己吧,繼續跪著看對你肚子里的孩子好不好,知道你孝順,但孝順也得看時候,嬸子在的時候最想看到的就是孩子平安出生,如今嬸子沒了,你這個做娘的卻這樣……要是嬸子泉下有知,一定不會原諒你。」

她冷冷的看著雷琴,便是覺得雷琴這樣做太傻。

廖嬸也趕緊上前勸道:「雷琴,現在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孩子,你都跪了這麼久了,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著想也不能繼續跪著了。」

她之前也來勸說了好幾次,結果都沒用。

夜大夫此刻走上來道:「難道你不相信我們說的話?我和紫芙是大夫,如果我們說的話你都不相信,那你還相信誰的話?等到孩子真出了事,你才後悔。」

雷琴被眾人一指責哭了起來,捂著臉道:「我就是想要送娘最後一程。」

林紫芙嘆息一聲道:「我知道你孝順,雲虎大哥趕緊扶嫂子去屋裡休息。」

何雲虎本想拒絕,卻看到林紫芙有些犀利的眼神,最終還是站了起來。

而林紫芙則蹲著開始往火盆裡面燒紙,這紙不能滅。

雲容見雷琴走了,總算鬆了一口氣,輕鬆了不少。

「還是紫芙有辦法,之前我勸了好久,結果琴兒鐵了心不起來,可急壞我了。」總算是把人拉走了。

何雲虎把雷琴送到屋裡後,趕緊出來繼續跪著燒紙。

他也鬆了一口氣,跪在地上道謝:「謝謝你紫芙,我勸了她好久,但她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她還對我發火。」

說起這件事就委屈,他很在乎雷琴和孩子,但雷琴就是不聽他的,不僅不聽他的,還訓斥他。

弄得他最後都不敢勸說了。

林紫芙很坦誠道:「有些時候,關係很重大你就得堅持,不能因為她不喜歡,或者她不願意你就妥協,你可知道,她繼續這樣跪下去,孩子可能會沒有。」

她說這些可不是在嚇唬何雲虎。

何雲虎一陣後怕,似乎明白了林紫芙的意思:「以後我不會讓琴兒做危險的事。」

林紫芙很欣慰的笑笑,站了起來。

夜大夫和當歸也沒閑著,村裡人請夜大夫幫忙瞧病,夜大夫也很洒脫,只要上來求的都有求必應。

選了適合安埋的時辰,恰好在第二天清晨,所以林紫芙也跟著上了山。

抬棺材的大漢都是村裡人,何雲虎抱著牌位哭著走在前面。

棺材是他娘親早早準備好的,從準備棺材的那天起,其實就預料到了有這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