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44章 夜夫人

第244章 夜夫人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76

夜大夫才把李大夫送走,一輛青皮馬車就停在了小院門口。

夜夫人從馬車上下來,皺著眉看著眼前的小院,比起夜家的宅子來說,差得不是一星半點。

夜家世代行醫,在京城的院子也是很風光的。

以前在家裡的時候,夜大夫可以說是錦衣玉食,身邊有丫鬟小廝伺候著,日子過得好,她也不用擔憂。

但現在看到夜大夫住的院子,這像什麼樣啊。

其實這宅子還算不錯的,安靜,而且需要的東西都有。

只是在夜夫人的眼中是不過關的。

夜大夫沒想到夜夫人會來,怔怔的站在門口,有一段時間沒見,夜夫人的鬢角已經滿是白髮。

「娘,你怎麼來了?」夜大夫有些不安。

夜夫人今日穿得很素凈,她知道夜大夫心中有氣,還沒有完全消,寧願在京城外面住著,也不願意回去。

她這個做娘的心裡難受。

夜夫人嘆息一聲,有點難受道「你還在生氣么?」

夜大夫苦笑一聲道「娘還是進屋說吧。」

夜夫人沒有要丫鬟跟著進去,她一個人獨自跟在了夜大夫的身後進了院子,一進院子就仔細在觀察四周,見院子雖然沒有她想像中的好,但還算不錯,勝在安靜。

「這院子是你買的?」

夜大夫搖搖頭道「是孩兒的好友秦公子買的,這一次回來也是為了幫他的忙,過一段時間就會離開。」

他不想留在京城,因為只要留下,他便不是自己。

夜夫人聽到夜大夫要走,頓時急了「你還在生你爹的氣?你爹也是為了你好,你就算不理解他,也彆氣他好不好,你不知道,至從你走了之後,你爹嘴上沒說,心裡卻在念叨著你。」

一邊是兒子,一邊是夫君,她夾在中間也難受。

夜大夫嘲諷一笑道「他恨不得我這輩子都不回去,怎麼可能念叨我,你不是聽到他說過,不想認我這個兒子,娘,若是你單純來看我,我很開心也很歡迎,但若是你來這裡做說客,那就什麼都不要說了。」

父子之間的誤會哪裡那麼容易解開,特別當初夜老爺說的那些誅心的話。

甚至,他都不相信那是他爹能說出口的。

夜夫人難受得很,一臉哀傷的看向夜大夫「咱們不說這些了,好不容易見面,你看你都瘦了。」

做娘的哪裡有不惦記兒子的。

夜大夫心裡一酸,扶著夜夫人坐下,道「娘你身體可還康健。」

兩母子之間沒什麼隔閡,倒是有什麼說什麼。

為了避免不愉快,兩人都很默契的沒有說起夜老爺的事。

夜夫人突然道「聽聞你喜歡上了一位女子?」

雖然這裡離小鎮遠,但她也花心思打聽過,知道林紫芙的名字,也知道林紫芙會醫術。

夜大夫卻警惕了起來,他比誰都不想讓家裡人這麼早知道林紫芙的存在,因為他害怕,家裡人出來阻撓。

頓時皺皺眉道「娘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夜夫人瞧著夜大夫緊張了,趕緊安慰道「別緊張,這件事情是我自己打聽的,你爹並不知道,當初你不同意你和箏兒的婚事,我是挺生氣的,不過細細一想,那畢竟不是你喜歡的,我也不阻攔你尋找喜歡的人。」

她也是過來人,知道,若是跟一個不喜歡的人成親,一輩子都不會開心幸福。

她不想夜大夫不幸福。

夜大夫這才鬆了一口氣,解釋道「紫芙是好姑娘,中間發生了很多事,娘若是想知道我都可以說,但我希望娘不要阻止我。」

唯一能說上話的也只有他娘了。

夜夫人溫和一笑道「傻孩子,我怎麼會阻止你呢,你找到喜歡的女子我開心還來不及呢,再說,那女子可能幹了,聽說還會醫術,聽說醫術還很厲害。」

她派的人在縣城打聽了一番消息,結果沒想到林紫芙還是名人。

當然也打聽到了周家的事。

想到這裡皺皺眉道「娘不是阻止你和林姑娘在一起,只是我聽說她被夫家休過?」

夜大夫點點頭沒否認,但卻解釋道「她和那周家公子沒一點關係,兩人甚至都沒同房過,周家公子之前遇難,周夫人要一個八字跟周公子相配的,最後找到了紫芙,紫芙爹娘早逝,她大伯為了銀子把她賣了,後來就被周夫人送到莊子上去了,再後來,周公子回來後,就休了她。」

夜夫人打聽的沒有那麼仔細,聽到夜大夫解釋了一番之後,心底有些同情林紫芙來「也是個苦命的丫頭,被自己大伯賣了配冥婚,也真是見錢眼開的混賬,要是遇到心狠的,指不定就被活埋了。」

這種事情不在少數,有錢人家那裡會在乎窮苦人家丫頭的性命。

這是命薄如紙的年代,為了銀子,有些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夜大夫也心疼道「本來是要被活埋的,周老爺心善一點,紫芙這才幸免於難,後來紫芙在村子裡面帶著大家挖葯賺錢,現在還種葯賺錢,不僅會瞧病,還會做生意,比起兒子來都厲害呢,我是真喜歡紫芙。」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對女子動心,而一動心就再也控制不住心。

夜夫人坦然一笑「你安心,婚事我不會阻止你,至於你爹那邊,暫時我不會多嘴的,北辰你回來吧。」

夜大夫有些內疚的搖頭「我不會回去,答應了箏兒不會回去,而且那個人也不想看見我,我不想做御醫,這輩子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

他有自己的目標,也有自己的理想。

夜夫人不知道該怎麼勸,長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