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43章 來信

第243章 來信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20

不是有句話叫旁觀者清,他能看出夜大夫對林紫芙是特別的,也是最真心的。

而且他也希望林紫芙能和他家公子在一起啊,兩人一起行醫,行走江湖多好。

林紫芙卻很好奇夜大夫的家人,試探道「夜大夫膽子挺大的,我想他爹娘肯定氣瘋了。」

當歸沒看出林紫芙是在試探,很洒脫道「可不是氣瘋了,婦人氣得發抖,當時還打了公子一巴掌,老爺也氣得不想認公子,但夜家三代單傳,就公子一個男丁,就算生氣也沒辦法啊,老爺最近一直在寫信讓公子回去呢。」

說完嘆息了一聲,其實京城什麼都不好,反正他也不喜歡。

林紫芙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對夜老爺和夜夫人好奇起來「那夜夫人是不是那種很溫柔,很好說話的人。」

她想起了周夫人,不過夜大夫這麼溫和,想必娘親也不是周夫人那種人。

稍微自我安慰了一下。

又過了好幾日,秦恆派人送來了夜大夫捎回來的信件,一共兩封,一封是給當歸的,一封是給林紫芙的。

當歸迫不及待的打開心,結果哭喪著臉幽怨道「公子就寫了幾個字啊。」

林紫芙接過當歸的信看了一眼,上面還真只有幾個字「平安,勿念。」

這樣簡單的信件難怪當歸一臉幽怨,要知道,最近幾天當歸一直都在念叨著夜大夫,有些不厚道的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你也別哭喪著臉了,這不是害怕你懶,不好好的看完信么,你家公子是了解你的,趕緊把信收起來,你現在安心了吧。」

她笑著安慰當歸,結果當歸更是一臉哀傷。

嚷嚷道「我家公子變了,以前寫信都很囉嗦的,這一次就這幾個字,根本就不是他的作風嘛,你趕緊打開你的信看看。」

說著迫不及待的盯著林紫芙手中還沒開封的信。

林紫芙打開了信封,拿出的卻是好幾頁紙,紙上密密麻麻的寫著字。

當歸看著捂著胸口一臉受傷「我家公子變了,真的變了,給你寫這麼多,為什麼給我寫那麼少。」

這就是差別啊,公子不關心他了。

林紫芙心裡甜滋滋的,笑嘻嘻的拿著信去了後堂看。

看完信,林紫芙笑容更甜蜜,信中解釋了為什麼這麼多天才寫信,原來是送信不方便,加上之前一段時間在趕路,路程比較趕,馬車顛簸不好寫信,這是到了京城寫的第一封信,信中說了已經到了京城外面的莊子上,也見到了李大人,如果順利的話一個月之內會回來。

信後面大部分都是些的想念,也說了一些趣事,就像是家書一樣,夜大夫很細心的介紹每一件事情。

看完信,把信小心翼翼的收起來去了前堂。

卻見當歸頹廢的趴在櫃檯上,滿臉哀傷。

那小眼神就像是被拋棄的小狗狗,好吧,林紫芙只敢在心中這樣調笑一下,若讓當歸知道了,肯定會很難受的。

「怎麼,還在難受呢,我把信看完了,你家公子說,每一次你都嫌棄他囉嗦,所以這一次沒單獨給你說去京城的事,不過他讓我提醒你,好好的看守葯堂。」

當歸捧著臉,幽怨的看了一眼林紫芙「以後我不嫌棄公子囉嗦了,林姑娘你幫我問小燕沒?她……。」

之前因為許箏兒的事,林紫芙答應去給當歸說親。

不過她覺得,這種事還是要問問夜大夫才行。

所以道「我幫你問了廖嬸,廖嬸說最近小燕不允許她張羅親事,所以這件事情擱置在了一邊,我琢磨著等你家公子回來了,問問你家公子的意見,若是可以到時候再上門說親也不遲。」

在夜大夫眼中,當歸併不是下人,而是弟弟一般的存在。

人生大事,長兄如父,總得問問夜大夫意見才行。

當歸也很贊同,點著頭道「那就等公子回來的時候,問問公子的意見,我見了那麼多的姑娘,就覺得小燕人不錯,之前你說小燕要跟著你學醫?」

對小燕的事都好奇呢。

林紫芙耐心的說著小燕的事,覺得當歸要是和小燕成了也是好事。

藥草每天都收購著,炮製藥草因為有了烘爐,簡單了不少。

而家裡燒的柴火,基本上被何雲虎包了。

只要有時間何雲虎就會上山去砍柴,還都是砍的很好的木頭回來。

因為烘爐需要燒很久,需要的柴火也比較多。

有時候村裡人也會送柴火過來,倒讓林紫芙和瑛姑感動得很。

村子越來越欣欣向榮,似乎沒有了周錢貴一家的存在,村裡人和睦了不少。

不管哪家有事,別的人家都會主動幫忙,這是以前很少發生的。

村子因為有了馬車,村裡人也都經常來借,林紫芙也不吝嗇,惹得別的村羨慕著呢。

就連何大友每一次來鎮上都風光了不少。

只是林紫芙最近越來越累。

不為別的,只因為每天上門瞧病的人多了。

之前當歸提議後,她就專程寫了一張紙貼在門口,寫明可以看婦人的病症,結果上門瞧病的婦人越來越多。

這大半個月,就連隔壁鎮上的人也來了。

而來找林紫芙瞧病的無一例外,大多是婦人。

當歸每天撿葯的時候都笑嘻嘻的,因為葯堂的生意好了啊。

夜大夫說過,葯堂每個月賺的銀子,除掉所有的開支後,他可以留下兩成做為工錢,生意越好,他存的銀子就越多。

他無父無母,就指望著存點銀子將來娶媳婦。

林紫芙送走了一位身穿緞面褙子的婦人後,站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