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42章 許箏兒

第242章 許箏兒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05

就一個趕場天,十里八鄉很快都知道林紫芙收購藥草的事,而為了方便,林紫芙畫了幾張最近能採的藥草圖樣在葯堂門口貼著,旁邊還都寫了介紹。

當歸沒事就站在門口給人解釋,還拿出他自己出去採的藥草給大家看。

結果第二個趕場天就來了很多賣葯的人。

無奈,林紫芙把何大華他們都叫來了。

如今何大華幾家人,是村裡最富裕的人家。

以前貧窮的何家村,如今也成了大家眼中的香饃饃。

還有媒婆主動上門說親,只可惜,何家村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姑娘和小子都在外面,不過因為家家戶戶都有錢了,都計劃把孩子接回來。

何大華和何大友很有經驗的稱重,這一次林紫芙直接給的銀錢。

因為之前賺了銀子,現在也不缺這幾十兩銀子,而普通藥草並沒多貴,加上這些藥草需要漫山遍野尋找,沒有金銀花採摘那麼快。

所以林紫芙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上午在家炮製藥草,下午則是去葯堂坐診。

如今瞧病的人也都相信林紫芙的醫術。

很多人還主動上門請林紫芙瞧病,這惹得當歸都忍不住的打趣。

當歸瞧著上門的病人並不比以前少,還有些婦人主動找上門,頓時就想到他家公子回來之後,這病人估摸著都習慣了林紫芙瞧病了。

打趣道:「林姑娘,等我家公子回來的時候,還是留在葯堂吧,你看這些病人很多都是專程來找你的。」

正說著一位身穿碎花長裙的年輕婦人走了進來,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林紫芙,隨後坐在了林紫芙面前,羞紅了臉低聲道:「請大夫幫我瞧一瞧,最近葵水很多,小腹也疼,能不能吃藥緩解一下?」

她聽聞村裡的婦人說,林紫芙對婦人的病症很了解,最主要是,婦人找林紫芙瞧病不尷尬啊。

要對面坐著的是夜大夫,打死她也不敢來瞧病。

其實這個毛病已經很久了,一直都拖著,不好意思來。

如今林紫芙坐診,好歹是女子,女子之間沒什麼不好說出口的。

林紫芙示意婦人伸出手,接著號脈道:「這種情況有多久了?」

婦人偷偷看了一眼遠處正在忙碌的當歸,這才小聲道:「已經有半年時間了,一直想要個孩子,可是老是懷不上,村裡的人都說我是不下蛋的母雞,可我……覺得我沒問題。」

她除了葵水不正常,別的都很正常啊,沒有孩子或許是別的原因吧。

林紫芙放下手,提起筆就道:「我先開藥給你調理,婦人這種病症很常見,你要按時服藥,另外孩子的事情隨緣急不得,有時候婦人的病症也會影響懷孕,你月事來的時候是不是血塊比較多。」

接著林紫芙問的問題,婦人都一一作答。

很快她確定額病症,提筆便寫起藥方。

婦人很開心的拿著藥方去找當歸抓藥。

等到當歸收了銀子,抓藥送走婦人後,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走到林紫芙面前坐下,一臉認真:「最近找你瞧病的婦人越來越多,我瞧著你直接給婦人瞧病好了,有些病症男子的確不方便,你是女子,那些婦人都相信你,其實你可以往這方面走啊。」

他每天抓藥,當然看得出找林紫芙瞧病的婦人道概是什麼病。

而這兩日這樣的人越來越多。

當歸的一席話點醒了林紫芙。

之前林紫芙想著,只要治病救人就好,但如今聽當歸這樣說了,倒覺得可以往這方面發展。

大夫實在是太多,她對自個的醫術也很肯定,如何做到出類拔萃,這就需要一些跟別的大夫不一樣的地方了。

女子行醫很少,而且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但正是因為少,這才是最特別的地方,專程為女子瞧病,這倒是不錯的噱頭。

而且給女子瞧病的確會少很多尷尬,不僅僅是來瞧病的人,有時候對她來說也是有好處的。

讚賞的看了當歸一眼,表揚道:「腦子挺靈光嘛,你倒是提醒了我,這個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的,真要是幫婦人治病,我琢磨著以後聚有得忙了。」

婦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些婦科病症的,特別這個時代的女子,對個人衛生並沒有那麼注重。

當歸得瑟起來,一臉驕傲:「那可不,我腦子聰明著呢,我是個被耽誤的才子。」

他就是想得瑟一下,結果看向林紫芙的時候,卻見林紫芙丟了個白眼。

「誇你兩句你就開始得瑟了,要是你家公子在,看不罵你。」林紫芙忍不住笑道。

當歸突然變得嚴肅起來:「說親來我家公子已經走了十天了,還沒寫信回來呢,都不知道怎麼樣了,公子有沒有給你說過他的事。」

他試探性的問著,因為夜大夫不允許他說,他一直也不敢說,可是天天憋著好難受哦,他又不是能藏事的人。

林紫芙點點頭,也沒隱瞞:「我知道他們家世代都是御醫,而他不想做御醫所以決裂了,對了,你知道箏兒是誰嗎?」

跟當歸相處這麼久還是很了解當歸的,嘴巴很嚴。

問這話的時候就沒有抱希望,但事情往往有些出人意料。

當歸反應有些激烈,很驚訝道:「公子連箏兒小姐的事都給你說了啊。」

林紫芙突然似笑非笑的看著當歸。

意識到說錯話的當歸趕緊用手捂著嘴,一臉後悔。

林紫芙怎麼會輕易放過當歸:「趕緊給我多說說箏兒的事,你安心我不會告訴你家公子的。」

她一直都想知道箏兒是誰,但當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