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25章 氣瘋了

第225章 氣瘋了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2253

何大華倒沒有心理負擔,實際上這樣做心裡還有點解氣。

畢竟周夫人對林紫芙做了太多不好的事,現在這樣不過以牙還牙罷了。

幾人一拍即合,甚至夜大夫也同意這樣做,這樣一來賣藥草的事自然就交給了當歸,當歸從葯堂後門把金銀花送了出去,繞了一圈就送到了隔壁店鋪,順利的賣掉了三百斤金銀花。

而就在當歸賣完藥草之後,翠兒才回到鎮上。

那幾位跟著來的小廝見到翠兒一臉苦相,兩馬車藥草居然還原封不動的在馬車上就焦急了。

他們是跟著翠兒來的,而且有周夫人的明確要求,來這裡不是白花錢,而是來這裡堵心的,結果林紫芙的心沒堵到,甚至都沒給林紫芙帶來一點麻煩。

翠兒脾氣有些不好,沖著門口的小廝就吼了起來:「還愣著做什麼,趕緊上來把東西搬下去。」

小廝有些沒弄明白眼前的情況,愣了一下,最終還是上前搬籮筐,翠兒那陰沉的臉嚇得小廝們不敢說話,誰都知道翠兒這個時候心情不好,要是上前招惹豈不是觸了霉頭,翠兒發火可不是那麼容易平息的,至少他們知道翠兒的脾氣是很大的。

一個個都憋著氣搬著籮筐,連話都不敢說一句,只能有眼神交流。

翠兒下了馬車進了店鋪,看見的卻是半屋子的金銀花,一個個籮筐堆疊著,高聳著都快碰到屋檐了,頓時氣了:「趁我不在你們收購這麼多金銀花做什麼。」

一直都心驚膽顫的小廝們聽到翠兒發火了,更是縮了縮脖子,其中一個很憋屈道:「不是你叫我們收購的,還叫我們多收購,有多少收購多少。」

小廝的話徹底的激怒了翠兒,本來心情就不好,聽到這話心裡更不舒坦,翠兒瞪了一眼小廝道:「我有叫你們收購嗎?你們在家自作主張收購了這麼多的藥草,我不管全去退了。」

本來還耐著性子的小廝們,聽到翠兒這樣說都怒了。

平時翠兒胡鬧打罵也就算了,大家都忍著,畢竟翠兒是周夫人身邊的紅人,大家都依著翠兒,但現在呢,翠兒居然讓他們去退掉收購的藥草,最重要的是,這明明是翠兒讓他們收購的,憑什麼出了事情就讓他們承擔責任。

當下,說話的小廝不滿瞪著眼道:「我們都是聽你的安排在做事情,現在事情變得不受控制是誰的錯?你居然把所有的錯誤都推到我們身上,翠兒小姐,你如此這般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點?這件事我們回到府中一定會稟告夫人,相信夫人不會聽你的一面之詞,到時候夫人會責備你辦事不利吧,這些金銀花是不是賣不出去了?虧損的銀子你覺得會算在誰的頭上?」

小廝名喚小松,平時做事也機靈,要不然這一次周夫人也不會派小松來。

而小松更是這些小廝的頭頭,如今小松的態度自然也是另外人的態度。

翠兒被小松的話唬住了,的確,這件事要是追究起來,最錯的是她,而不是這些小廝。

有些擔憂的看向小松道:「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秦公子根本就不看周家的面子,那掌柜跟林紫芙認識,處處幫著林紫芙,這麼多的藥草,又是鮮的,再繼續放下去會壞掉的,必須想辦法處理掉。」

她心裡很擔憂,這不是小數目,若是小數目也就罷了,幾兩銀子的事也虧損得起。

小松冷笑一聲,並沒有咽下這口氣,而是看向翠兒道:「你問我我問誰?這件事是你在處理,我們都聽你的。」

他也是受夠了翠兒,心底也想明白了,這一次回去就算被夫人責備,也要讓翠兒受到教訓,若不然,翠兒還真是囂張跋扈欺壓他們習慣了,人活一口氣。

翠兒犯愁了,抬起頭尷尬一笑道:「我剛才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好,你不要生氣,小松你是中間腦子最靈活的,能不能想一個好辦法。」

小松看了一眼夜大夫的店鋪,皺眉道:「我說的辦法你可能不會同意,但這是目前最適合的辦法了,這些金銀花不能放著了,繼續放下去就會砸在我們手中,越放越不值錢。」

都到這個時候了,肯定是想辦法把金銀花賣出去,唯一能賣出去的機會就是去求林紫芙。

而翠兒是周夫人的心腹,這一次周夫人派他們來也是為了針對林紫芙,如果讓周夫人知道他們辦事不利,反而求了林紫芙,後果肯定嚴重。

如今進退兩難,不去求林紫芙金銀花砸在手中,二十幾兩銀子收不回來,就會全虧損,而要是折價賣出去,還能收一些銀子回來。

雖然也很虧本,但至少不會太虧。

翠兒如今是六神無主,從縣城回來這段路都顯得格外漫長,聽到小松有辦法,激動的抓住了小松的胳膊,道:「你趕緊說說辦法,都這個時候了,也不要拘謹了。」

她心中很忐忑不安。

如今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小松甩開翠兒的手淡淡的道:「把收購來的金銀花全部賣給林紫芙,馬上要變天了,金銀花繼續放我們手中會全部壞掉,如果林紫芙願意收購,我們也可以折算一些銀子回來。」

翠兒一聽是去求林紫芙,當下憤怒了:「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出這麼一個餿主意,難道就不怕夫人責備么?」

她心裡在發抖,其實很清楚小松說的這個辦法很好,但……

但她怎麼拉的下那個臉。

小松冷笑,嘲諷道:「那你說還有什麼辦法,你看天已經變了,就算我們自己晾曬也不可能了,你說是銀子重要,還是夫人責備重要?」

他是清楚周夫人很看重銀子的,這一次帶來的幾十兩銀子如果都折損了,他們回去後面臨的可不止周夫人的怒火,到時候……

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願意說出這個辦法,但如今已經覆水難收了。

必須要做一個了斷,若不然吃虧的還是他們。

翠兒深吸一口氣,最終點了頭:「好,都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