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23章 拒絕徹底

第223章 拒絕徹底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422

就是因為看透了這一點,林紫芙才這麼坦然。

張掌柜是做生意的,很清楚怎麼籠絡人心,對林紫芙的這個方法很讚賞,不由點了點頭道:「紫芙這個處理方式很好,就算攔住了那些人,只怕過後大家也會埋怨她,她這樣做,只會讓大家更敬佩她,也更相信她,這麼一想是賺了。」

他很快明白了林紫芙的用意,更是讚賞林紫芙的處理方式。

當歸嘿嘿一笑,抓了抓後惱勺:「我家公子就是讓我來看翠兒究竟目的是什麼,現在我們知道了也就放心了。」

他對張掌柜沒有隱瞞。

張掌柜安慰道:「不用擔心,翠兒的那些藥草賣不出去,最終都會砸在自己手中的,天馬上要變了,城中有些葯堂會要金銀花,但大家也會看天氣,現在她去找我家公子去了,按照我家公子的脾氣,是不會收購那些金銀花的。」

他可了解自家公子得很,本來對周家就有意見,現在周家還用這麼卑鄙的手段對付林紫芙,想一想就很惡劣。

所以,就算翠兒找上門也不會有好結果。

而事實上卻是如此。

秦恆在縣城裡面的生意並不是很忙,因為下面都有掌柜處理,除非遇到一些逼不得已的事情讓他處理外,基本上沒什麼事情,尋常就在府中喝酒看歌姬表演,一群鶯鶯燕燕環繞,日子好不快活。

小廝過來通報說是周家的人有事相求,秦恆就不耐煩了。

他對周明齊印象差得很,甚是不喜周家人。

一想到周夫人和周明齊做的那些事情就一陣厭惡,現在周家人有事求上門,想一想就知道不是好事,畢竟,跟周家人也不是很熟悉,就這樣找上門求了,憑什麼幫忙。

手一揮很傲氣道:「就去說我很忙,沒時間。」

小廝趕緊上去通報,翠兒在門口等著很煎熬,見小廝出來還以為是秦恆要見她,還特意的整理了一下衣裳和裙擺,順帶著用手扶正了頭上的銀簪。

小廝見到翠兒這樣的舉動,心底不屑,面上卻冷靜道:「我家公子公事繁忙,翠兒姑娘見諒,還請回吧。」

已經做好了見秦恆準備的翠兒,聽到小廝的話之後就激動了,語氣有些慌張道:「你家公子怎麼這麼忙,難道見我一面的時間都沒有么?是不是你聽錯了?」

小廝本來就不屑翠兒,方才那樣的舉動他從好多姑娘身上都見過,那些姑娘一個個的就只有一個心思,那就是想他家公子娶回家,翠兒方才那樣的眼神他一看一個準,又是個想攀高枝的。

如今翠兒居然還說他聽錯了,這是在質疑他辦事的能力啊,頓時不滿道:「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呢?我難道還能說假話不成?還有我用得著哄騙你么?」

他更是不喜翠兒,甚至都不想看翠兒一眼就要關門。

翠兒心裡慌了,今天來這裡是求秦恆的,因為藥草賣出去損失的就是周家,而她則辦事不利,周夫人怪罪下來可不是小事,這個時候那裡還顧得什麼面子,趕緊掏出十幾文錢往小廝手中一塞,求著道:「方才是我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對,這位小哥還請見諒,主要是我遇到了一點麻煩事,看在我家公子是秦家姑爺的份上,麻煩小哥再幫我通報一聲,就說我有一筆生意想要和秦公子做,這是認真的,我的馬車就在縣城門口等著。」

之前心中還不焦急,但現在……秦恆說忙肯定是一句敷衍的話,她在周夫人身邊當差自然知道這些人的借口通常都是什麼。

小廝拿著銅錢,倒也話語軟了很多,白了一眼翠兒道:「這裡是秦府,翠兒姑娘還得明白一個道理,你是求著我家公子辦事的,別一副囂張的模樣,還有,你我都是下人,為奴為婢的人,你也不比我高人一等,何必用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話,聽著就讓人厭惡。」

他這是報復呢,翠兒才來的時候拿態度可囂張了。

翠兒心中痛罵了小廝一頓,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一點點不快,連連點頭道:「你說的是,你說的是,都是我糊塗。」

小廝這才冷哼了一句:「等我再去幫你通報,在外面等著吧。」說著就關了門,留翠兒在門口。

秦恆沒有同意見翠兒之前,翠兒肯定是不能進秦府的,這是規矩,就害怕不三不四的人進去了,做出什麼對秦恆不利的事情。

翠兒看到大門關上,對著地上「呸」了一聲,好歹是釋放了心中的不快。

不過很快冷靜下來,繼續整理裙擺和儀容。

秦家公子可是厲害的人,聽說身邊的鶯鶯燕燕很多,雖然如此,但秦恆對身邊的人很大方,她跟在周夫人身邊永遠就只能這樣了,誰不想過上更好的日子,攀上更好的枝。

她若是讓秦恆刮目相看了,說不定就有機會了。

很快小廝出來,這一次秦恆聽說有生意還是選擇見了翠兒。

小廝直接把翠兒待到了後院,遠遠的翠兒就聽到了琴聲,還有鶯鶯燕燕的笑聲。

這就是秦恆之前說的很忙?看來是真的忙啊。

小廝帶著翠兒到了後院就出去了,翠兒自己去了水榭。

水榭的檯子上,秦恆一身紅衣甚是惹人眼,身側幾位打扮得體,相貌出眾的女子依靠在秦恆身上,不遠處有女子撫琴,還有女子在跳著優美的舞姿。

很少見到這樣場面的翠兒有些惶恐不安了,站在原地有些不適應。

秦恆只是瞥了一眼翠兒就移開了目光,庸脂俗粉,他一直都沒興趣的。

「聽說你要跟我談生意,我很好奇你們周家能有什麼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