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13章 別有用心

第213章 別有用心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96

曹丙坐在床沿上握著月兒的手,內疚不已。

現在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實在是太自責傷心了,若不是他的原因,又怎麼會變成今天這樣。

悲傷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月兒難受不已。

月兒反倒是安慰起曹丙來,對她來說,曹丙知道悔悟就是最好的結果,她害怕的是曹丙死不悔改。

「你不用擔心的,這件事也不全怪你,都怪我走路不小心,而且林大夫也說了,肚子裡面的孩子跟我們沒緣分,我想,也是沒緣分的吧,所以你不用自責擔憂。」

她心裡難受,但不想看著曹丙也跟著難受。

家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要是都不行了,怎麼過日子,日子總要慢慢的過下去啊。

林紫芙見兩人差不多了,上前安慰道:「我會把藥方寫好,然後曹丙你去鎮上抓藥,好好的給月兒調理身體沒多少大礙的,只是我希望以後你對月兒好一些,想要懷上孩子最重要的是心情,每天都開開心心,無憂無慮的孩子很快就會有,要是整日為你擔憂,為你操心,只怕……。」

她算是看出了,曹丙很重視孩子,現在也比較重視月兒。

所以該敲打的時候還是要敲打。

曹丙趕緊點頭,現在的他完全沒別的心思了。

以前覺得勾欄院的那些女人很好,現在才覺得勾欄院裡面的那些女人都沒有月兒好。

這世上最好的女人肯定是月兒。

他也不想月兒繼續受到傷害。

所以不會做出對不起月兒的事情:「我以後會對月兒好的,林大夫謝謝你。」

林紫芙只是欣慰一笑。

去村長家的時候借了村長的筆磨,寫了一個藥方給曹丙,讓他給月兒抓藥去。

因為月兒的關係,村子裡面的人都很相信林紫芙的話,眼前是賺錢的生意,誰也不想失去這麼好的機會。

再說,現在出去賺錢可不容易,能夠自由自在在山上採藥,接著賣了,換來了銀子也是極好的啊。

在林紫芙的一番解說下,村裡人都把要求記了下來。

林紫芙害怕月兒不知道,臨走的時候還特意去交代了一遍。

連續跑了兩天,下午回去的時候她只覺得喉嚨乾澀有些疼。

說話太多,一直也沒怎麼停過,結果現在傷到了嗓子。

何大友擔憂的看了一眼直咽唾沫的林紫芙,有些心疼:「紫芙,你要是覺得渴了我們就停下來喝口水。」

林紫芙搖搖頭,擺了擺手道:「不是渴了,是今天說話太多了,所以有些不舒服,沒事的,我好好休息休息就對了,回去喝一點金銀花和菊花茶。」

她知道說話太多了,喉嚨沒得到休息難受。

差不多該通知的地方都通知了,接下來就是等著收購藥草了。

不過眼下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做烘爐。

她一說出來,何大友就笑了。

在現代的時候她見過別人家的烘爐,那是隔壁鄰居家種香菇的時候用過的烘爐,只是那烘爐是現代化和傳統的結合,燒的是木頭,最終的原理她卻不是很清楚。

結果她無意間說出來的時候,何大友卻知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了。

何大友心情極好的解釋道:「其實很簡單的,我以前見過別人做過,不過他們不是用來烘乾藥草,而是把爐子用來烘乾地瓜片,你也知道賣蜜餞那邊有地瓜片賣吧,那爐子我大概知道怎麼做。」

他之前好奇去了解過,當時也只是看稀奇,沒想到現在還能用上了。

還在糾結的林紫芙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充滿了期待:「大友叔說的是真的?」

何大友憨厚一笑,打著哈哈:「我什麼時候哄騙過你,你要是不相信我明天給你做啊,只是你做烘爐做什麼你家院子也不大。」

林紫芙憂愁的嘆息一聲解釋起來:「擔心下雨啊,要真下雨,那麼多的金銀花怎麼辦,總不能讓它壞了吧,所以必須做烘爐。」

要不是瑛姑提醒,還真的沒想過這件事。

如今想想,還是瑛姑想事情比較周到。

何大友點點頭,若有所思道:「聽你這麼一說還真的需要烘爐,這每天收購的金銀花也不是小數目,我想清楚了,到時候我還有你大華叔還有你雲虎大哥跟你去鎮上收購金銀花,而剩下的人就在家裡晾曬金銀花。」

必須要這樣安排才行。

何大華到時候可以把收購的金銀花一點點的送回村子,而林紫芙要記賬,他和何雲虎稱重量剛好合適。

看著村子越來越近,林紫芙笑著答應了。

其實怎麼都好,現在她很慶幸有這麼多願意幫助她的人。

回到村子,瑛姑聽著林紫芙的嗓子有些嘶啞,心疼不行。

晚上吃飯也比較清淡,熬煮的稀粥,準備了一點小菜。

林紫芙是真的累了,這兩天基本上沒歇息過,一直都在奔走。

如今終於可以安心的休息了。

結果飯後不久,正準備睡覺的時候,卻傳來敲門的聲音。

村子裡面的狗叫著,林紫芙有些擔心的跟在瑛姑後面站在院子裡面詢問道:「是誰?」

這麼晚了,還有人上門,實在是想不出是誰。

李秀花的聲音弱弱的傳來:「是我們。」

這麼晚了,林紫芙和瑛姑自然是不會開門的。

本來她和林紫芙就是女眷,那周錢貴五大三粗的男人,真要是有什麼歹毒的心思,豈不是送羊入虎口。

林紫芙聲音冷冷的道:「有什麼事明天在說,現在已經很晚了。」

她不想開門,而且不打算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