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99章 開導

第199章 開導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3503

她能看出來康老夫人的身體很不好,這是一種很正常的衰老,畢竟康老夫人年邁了。

康老夫人的面容很和善,雖然精神狀態不好,但還是勾起了一抹難得的笑容。

這讓站在一旁的康公子欣喜不已,因為他還就沒看到康老夫人臉上的笑容了。

似乎從生病卧床開始,他能看到的只有愁眉不展。

康老夫人此刻的狀態還算不錯,語氣雖然有些急促,但還是能挺清楚。

「老毛病治不好了,姑娘定親了嗎?你看我兒子怎麼樣。」她伸出手指了指康公子,眼神中透著驕傲。

林紫芙被康老夫人這一舉動給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道:「老夫人你能讓我給你把脈嗎?」

康老夫人把手遞到了林紫芙面前,望著帷幔,自說自話道:「我啊,就喜歡看到兒孫滿堂,澤兒很孝順,是個孝順的好孩子,我知道他想治好我,但我這不是病治不好,姑娘勞煩你們走一趟了。」

林紫芙仔細給康老夫人切脈,聽到這話笑了笑道:「康公子一片孝心,也是希望夫人的身體能夠早日康復,夫人只要配合一點,只要診斷出病症就好辦了。」

這話也有安慰康老夫人的成分,她能看出康老夫人另有擔憂。

康老夫人再一次看了一眼康公子,道:「你和這位夜大夫出去吧,我跟林大夫說說話,好久沒有說過話了。」

她知道康公子是孝順,但她整日躺著,丫鬟都不敢跟她說話,她也憋啊。

康公子頓時不放心了,夜大夫也微微皺眉,用眼神詢問了一下林紫芙,卻見林紫芙給了一個安慰的眼神。

他道:「康公子你跟我一起出去吧。」

康公子並不想林紫芙一個人留在屋中,而且還是他娘親提出來的,這一點很反常,他倒不是擔心林紫芙怎樣,而是擔心他娘親出事。

康公子還想說什麼,康老夫人語氣嚴厲了一些:「出去吧。」

最終康公子在各種不放心下出了屋子。

康老夫人讓林紫芙去把門關上。

林紫芙有些忐忑,不知道康老夫人究竟要做什麼,這樣的舉動有點讓她摸不著頭腦了。

坐在床邊的矮凳上,康老夫人咳嗽了一聲道:「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能說話的,我啊,是心裡憋得慌,自個的身體自個清楚,我這是老毛病了,而且你看我年紀也大了,閻王爺啊,估計也要在生死薄上劃我的名字了。」

林紫芙倒是沒想到康老夫人的心態這麼好。

出言安慰道:「老夫人別這樣想,雖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但我方才把脈能感受到老夫人的脈象是很好的,估摸著是在這屋子憋久了難受吧。」

她聽秦恆說過,至從康老夫人生病之後,一直都卧床,這樣躺著別說是病人了,就是正常人也受不了啊。

所以心裡挺心疼康老夫人的。

康老夫人苦笑一聲,想要坐起來.

林紫芙貼心的扶起康老夫人靠在床頭.

康老夫人長舒一口氣道:"你還真說對了,從生病開始啊,澤兒就不允許我出去走動了,後來我只能卧床,人老了雙腿也不聽使喚了,這裡比較安靜我就要求來了,只是沒想到澤兒為了治好我,到處請大夫,這段時間我見了太多的大夫,從這些大夫臉上看到了太多的失望."

因為說得有些急促,顯得有些累.

林紫芙安慰道:「康公子也是擔心你,在說起你病情的時候他很擔心你,是真的很擔心,我和夜大夫本來沒打算來的,都是因為被康公子的孝心給感染。」

康老夫人很欣慰的笑笑道:「澤兒這孩子懂事,做事情也很有分寸,就是有時候冒冒失失的,脾氣不怎麼好,我看到他責罵那些大夫真的不應該,這兩日感覺舒服多了,丫頭,你能不能扶我出去曬一曬太陽,我啊,也不指望長命百歲了,只希望在最後的時光里,能夠晒晒太陽,聽聽鳥叫就夠了。」

人老了,該生病,該死都是正常的。

至少在她看來,有些東西挽回不了就不要強留。

林紫芙突然想到了輪椅,笑道:「老夫人提醒我了,說起來我倒是可以滿足你呢,我等會給康公子畫一張圖紙,讓康公子找工匠把東西打造出來,這樣老夫人就能夠隨時出去曬太陽了。」

她說著伸出手按了按康老夫人的腿。

康老夫人眼神有些暗道:「腿不能走了,你按我也沒感覺到,老了不中用了。」

……

林紫芙從屋中出來,康公子就立刻迎了上去。

康公子一臉擔憂,在外面等待的時間是最難熬的,畢竟林紫芙是第一次來,結果他娘的表現那麼反常。

「我娘怎麼樣了?她都給你說了些什麼?」他很擔憂。

林紫芙沖著康公子安慰一笑道:「康公子莫要擔憂,康老夫人已經睡下了,其實有些事我想跟你談一談。」

她仔細琢磨了一下,康老夫人的腿按照現在這樣的醫療水準是治不好的,加上康老夫人年事已高,這個時候折騰太厲害,只會讓康老夫人痛苦。

既然康老夫人都要求輕鬆一點,想要每日晒一曬太陽,慢慢的安安靜靜的離開,為什麼不能滿足康老夫人怎樣的願望?

康公子趕緊點頭:「我們現在就邊走邊說。」

夜大夫什麼都沒說只是跟在林紫芙身後,這個時候說再多都是多餘的。

林紫芙和康公子並肩走在一起,一出小院,林紫芙就站住了道:「實不相瞞,老夫人的病我治不好,而且老夫人也清楚這一點,她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