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83章 殺年豬

第183章 殺年豬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06

她怎麼都覺得李秀花這是在罵人,把她罵成狗。

李秀花並不擔心李秋菊生氣,而是壓低了聲音道:「我說話是難聽了一點,但你想想你最近是不是很巴結林紫芙。」

她就瞧不上李秋菊那無利不起早的樣子,其實心中是嫉妒,嫉妒李秋菊還可以跟林紫芙打好關係,還可以佔便宜。

李秋菊白了一眼李秀花不耐煩道:「我巴結林紫芙怎麼了?我不巴結她難道來巴結你?跟著林紫芙有好日子過,而且人家林紫芙那點差勁了,對大家也好,人也善良,有好事還想著我們,你看看何大友家,以前過年都只捨得買半斤肉來吃的,今年居然殺年豬了,他家和何大華是跟林紫芙關係最好的,我也想明年過年殺年豬,也想日子好過一點,你少在這裡說三道四的,挑撥離間不管用。」

說完就甩開了李秀花的手,走到了另外一旁不搭理李秀花。

這一舉動氣得李秀花吹鬍子瞪眼的。

四周也有看熱鬧的,瞧著李秀花的模樣就好笑。

田桂英在林紫芙耳邊嘀咕了幾句,林紫芙看向了李秀花,微微嘆息,這女人還真是不懂得消停呢,村裡人都消停了就她在喜歡在中間挑撥離間的。

何大華和何雲虎扯著豬耳朵出來了,村裡另外兩個來幫忙的壯漢在後面趕著豬出欄。

一旁臨時壘砌起來的灶台上,一口大鐵鍋里裝滿了燒沸的水。

而請來的殺豬匠站在一旁,等把豬放翻壓著。

林紫芙想要豬血,已經讓廖嬸把木盆準備好了,忍不住道:「等會只接最乾淨的那點血,多餘的不要。」

從豬毛上流下的血肯定沒那麼好,真正最好的是殺豬時噴濺出來的鮮血,那樣的血才幹凈。

殺豬匠回頭沖著林紫芙笑笑保證道:「放心,等會給你接乾淨的血。」

想到毛血旺的味道,林紫芙都快流口水了,這道菜麻辣鮮香,是她很喜歡的菜。

但這個時代吃的任何東西都是原生態的啊,這豬血只要弄出來一定好吃。

她在一旁守著,等著豬血接出來,然後放一點鹽凝固。

四周的人都沒走,等著看殺豬。

其實林紫芙對這種場面並沒太大的感覺,弱肉強食,而豬肉本來只是食物。

看著殺豬匠動作麻利的清理豬毛,清理豬的內臟,總覺得動作是一氣呵成的。

林紫芙是來買肉的,村裡人喜歡吃稍微肥一點的肉,才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她也喜歡吃肥肉,似乎只有肥肉才感覺過癮,但是現在日子稍微好過一點了,生活也越來越好,自然是想吃什麼就買什麼,所以割了一塊很大很瘦的肉。

這讓何大友和何大華都不理解。

而林紫芙則是琢磨著,等稍微晾兩天,表面的水分都幹了後,她得去山上砍柏樹枝椏回來,用柏樹枝椏熏肉,這樣做出來的臘肉才是最好吃的。

提著二十幾斤肉直接回了家。

村子裡也有人上前買肉的,都是一兩斤的買,何大友倒也直接賣了。

一回到家,林紫芙就把肉切塊,掛了十幾塊在灶房的房樑上,自然上面也抹了鹽。

才收拾完,廖嬸就過來喊林紫芙過去吃飯。

瑛姑已經從鎮上回來,正巧買了一壇酒,提著酒就和林紫芙去了何大友家。

殺年豬是大事,何大友把村裡結果族老也請來了吃飯,院子裡面直接擺了三張桌子,婦人一桌,請來幫忙的,還有族老們坐了兩桌。

毛血旺還沒煮出來,何大友知道林紫芙喜歡吃直接把血旺給留下來了,也不打算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一大桌子菜都是硬菜,林紫芙看得口水直流。

廖嬸夾了一塊大骨在林紫芙的碗中道:「這大骨可是炖好了的,裡面的骨髓特別香,你趕緊吃。」

何小燕也給林紫芙夾了一塊瘦肉,甜甜一笑道:「紫芙姐姐你喜歡吃瘦肉,多吃一點。」

接著是瑛姑……林紫芙看著面前的空碗瞬間滿了,有些無奈的看著大家,被所有人照顧的感覺似乎真的很幸福啊,不過這麼大一碗,她怎麼吃啊。

晚上林紫芙發揮廚藝煮了毛血旺出來,毛肚是沒有的,但血旺卻是新鮮好吃的。

滾燙熱辣的血旺端上桌,立刻被人青睞。

晚上吃飯的人不多,老規矩還是原來的人馬。

村裡人現在都知道林紫芙和何大友以及何大華,何雲虎四家人關係密切,經常湊在一起吃飯,比起親戚還親熱。

但這些都是嫉妒不來的。

想當初林紫芙才來村子--

的時候,那麼多人說閑言碎語,就只有人家上前招呼呢。

接連兩日都沒什麼事,她和瑛姑把屋子裡里外外都打掃了一遍。

林紫芙則在琢磨著煮鹵菜。

過年嘛誰都想玩不是,到時候還得請客,總不能忙前忙後準備一大桌吃食吧。

總之她的計劃是準備一些鹵菜,現在天氣冷,買的肉食放在家裡好幾天都沒問題,根本就不用擔心壞,沾上水往外面一扔,第二天一早起來絕對成為冰疙瘩,都不帶化掉的。

瑛姑仔細聽著,也很贊同:「你的計劃是好的,我覺得準備鹵味也可以,再說你準備的鹵味肯定好吃,明日我們就去鎮上準備肉食。」

她心情極好,今年過年比起去年在周府都過得開心。

以前過年就算周府人多也都是冷冷清清的,別的丫鬟小廝湊一起慶祝,而她這個老婆子卻沒有人關心,她那時候性格也孤僻,根本不喜歡跟人接觸,別人也抵觸她,一來二去,她也就習慣了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