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77章 勸說

第177章 勸說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04:34更新  字數:3507

許夫人是疼自己女兒的,這件事沒弄清楚不好說,至少在她看來,整件事情不一定是自己女兒的錯。

許老爺氣鼓鼓的轉身去了前院。

林紫芙趕緊給巧兒遞了一個顏眼色,示意巧兒留下。

她則是和許夫人一起去了前院。

路上許夫人低聲道:「謝謝你幫了嫣兒。」

這種事情,她相信許嫣兒會找信得過的人來接生,而林紫芙護著許嫣兒的樣子就知道,是值得信賴的人。

若是換一個人,估計都不願意管這些閑事。

林紫芙的臉色並沒放鬆,而是低聲道:「等會夫人要配合我啊。」

許夫人不知道林紫芙說的是什麼意思,剛想說,許老爺則回過了頭瞪了一眼許夫人。

前院花廳。

林紫芙進了屋子。

許夫人請林紫芙坐下,許老爺則是氣沖沖道:「你要說什麼趕緊說,說完了我還要找那丟臉的玩意算賬。」

林紫芙嘆息一聲道:「許老爺是聽到許小姐表哥說了什麼吧,但你不護著自己女兒,卻回來興師動眾的問罪,說實話我有點看不懂。」

許老爺冷聲道:「不管那孽障怎樣,總之這件事情她也有錯。」

林紫芙搖著頭,眼神中閃過一抹失望:「若是許老爺這樣說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你女兒是受害者,在這件事情上面從始至終都是受害者,婚事當初是你們訂的,人也是你們選的,後來婚事不成也是你們的意思,讓許小姐表哥進府更是你們的意思,但許小姐有什麼錯呢?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在面對孔武有力的男子時能怎樣,她能反抗嗎?」

她不理解許老爺為什麼不心疼自己女兒,反而還在這裡責備許嫣兒。

但許嫣兒有什麼錯?

在這件事情上面,許嫣兒是受害者。

許夫人聽到林紫芙說的話後,忍不住的哭起來。

很是委屈道:「我們家嫣兒命苦。」

許老爺悶哼一聲道:「有什麼命苦的,還不是她做出這樣丟臉的事。」

林紫芙聽到這裡氣得「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站起來指著許老爺就怒斥道:「我就沒見過你這種人,自己女兒被那混賬玩意糟蹋欺負了,你不去找那混賬玩意的事,卻回來埋怨自個女兒,難道你女兒就天生的下賤胚子,她是受害者,她沒有去勾引那畜生,是那畜生趁著巧兒不在,闖進院子裡面對許小姐做的那些事,那個時候許小姐反抗了,但卻無能為力。」

許老爺有些發愣,驚訝的看著林紫芙,是沒想到林紫芙會這麼大膽,指著他的臉吼他。

咬著牙怒聲道:「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林紫芙冷聲一笑道:「我當然知道,你也別在我面前耍威風,我也不吃你那一套,我今個對你凶是覺得你是非不分,你除了找嫣兒麻煩你還能做什麼?自己女兒被欺負了,你不去找欺負你女兒的人,反而在這個時候對你女兒發難,那畜生就是想要嫣兒有孩子,然後可以娶嫣兒回家,我問你,這件事情怪得了嫣兒么?」

許老爺沉默了,他不知道林紫芙是從那裡竄出來的,膽子大不說,脾氣還大。

但也讓他冷靜了。

許夫人也哭泣道:「林大夫說的對,這是我們家嫣兒受了欺負,你不去找那畜生麻煩,卻在這裡埋怨嫣兒,你還是嫣兒的爹么?」

林紫芙嘆息一聲道:「其實眼下最重要的是讓嫣兒養好身體,想要接下來該怎麼辦,若是我,絕對不會讓那畜生得逞,但我不是你們,無法為你們做決定,只是我希望許老爺你冷靜一點,想清楚一點,孩子現在已經生下來了,許小姐接下來需要休息,我想那畜生過幾日一定會上門,你要想好怎麼解決這事。」

許老爺沒有說話。

林紫芙知道,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給許老爺空間,讓許老爺好好想想。

最後看了一眼許老爺道:「你不心疼你女兒,就再沒有人心疼你女兒,你有沒有想過,嫣兒在這個時候得不到你們的關心,得不到你們的愛護,她無路可走後做出什麼讓你們遺憾終生的事,到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她不想許老爺和許夫人白髮人送黑髮人。

許嫣兒現在還有求生的慾望,若是許老爺和許夫人再不關心一下許嫣兒,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許老爺最終站了起來,感激的看了一眼林紫芙。

他想明白了,林紫芙說的都是對的。

許嫣兒是他女兒,是他看著長大的,自己女兒什麼脾氣再清楚不過。

而且,許嫣兒一直都不是很在意這門婚事,發生這些事,跟他有脫不掉的干係。

「林大夫在那裡高就?」

林紫芙溫和一笑道:「回春堂,不過過幾日就要回家了,我來回春堂只是為了學習醫術,許府的事我不會出去說半個字,這一點許老爺可以放心,我會把許小姐調理身體的葯開好,也希望你能好好處理這件事。」

說完便對著許夫人點點頭,出了院子。

她去後院跟許嫣兒說了要走的事。

眼看著就要到臘月二十二了,是時候回家了。

巧兒見許老爺和許夫人心清氣和的過來,雖然還是很擔憂,但也不敢阻攔。

林紫芙安心的離開了許府。

回到葯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想想居然還沒用午膳,又去隔壁的酒館吃了一點東西,隨後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休息。

李大夫恰好送走了最後一位病人,關切問道:「我看那丫鬟是許府的,許家誰生病了?我怎麼看你這麼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