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76章 接生

第176章 接生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508

此刻的林紫芙也緊張無比,因為第一次接生,也沒什麼經驗,能接生完全是憑藉著理論基礎,好在她知道宮口開的情況,也知道流程。

許小姐疼得痛哭起來,那撕心裂肺的叫聲讓林紫芙聽著很心焦。

熱水也準備好了,剪刀和孩子的衣物都準備好了。

巧兒在一旁急得都哭了,特別是聽到許小姐撕心裂肺的叫聲後,更是焦急不已。

「林大夫我家小姐不會有什麼事吧,為什麼現在都還沒生下來。」

她沒想到生孩子會這麼痛苦,早知道這麼痛苦就應該早早的一碗要喝下去啊。

而且這個孩子生下來了之後還不能養,怎麼處理都還是一回事呢,她真的為自家小姐不值得。

許小姐把嘴裡含著的帕子取下來,咬著牙痛苦的問道林紫芙:「林大夫還要多久才能生出來啊,我快不行了。」

林紫芙趕緊在一旁鼓勵:「你堅持堅持,把腿弓起來,打開腿,調整好呼吸,別太大聲叫,你要保持體力。」

說完便沖著巧兒道:「給我準備熱帕子。」

巧兒趕緊把準備好的帕子浸水,擰乾了遞給林紫芙。

而林紫芙接過帕子就開始給許小姐擦拭著身體,她也很發愁,這個時候醫療有限,只能藉助熱水給許小姐擦拭身體,讓宮口快點開。

一張張熱帕子遞了過來,巧兒也忙前忙後的換熱水,換帕子。

許小姐聽了林紫芙的話,雖然現在很疼,但也不敢撕心裂肺的叫了,只能咬著帕子苦苦堅持。

林紫芙輕聲安慰著:「你調整好呼吸,堅持,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你一定要堅持住知不知道,等熬過這一會孩子就出來了。」

安慰許小姐的時候她真的心裡沒底,宮口全開是個很漫長的過程,而且根據每個人的身體狀況而定的,有些人宮口會開很快,但有些人卻很慢。

現在只能祈求許小姐的宮口開快一點。

她不停的用熱帕子擦拭許小姐的下體和身體,此刻的許小姐已經是滿頭大汗,途中檢查了一下孩子入盆的情況,還好一切都還很良好。

在焦急的等待中,終於宮口全開,此刻離她來許府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她心中歡喜,沖著許小姐道:「許小姐你跟著我的話用力,現在就可以用力。」

許小姐已經快要筋疲力盡,這一個多時辰對她來說格外的漫長,每一刻的疼痛都深深的折磨著她,有好幾次她都想要放棄,甚至都不想繼續活下去。

但一想到巧兒說起,才出生的孩子很可愛,很乖巧,她咬著牙又堅持了下來。

此刻的她腦子裡已經容不下別的東西,只有林紫芙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用盡了力氣,一陣撕裂的感覺像是要把她整個人都撕裂開來,孩子的啼哭聲也響起。

「哇哇哇」的啼哭聲讓她忍不住笑了,筋疲力盡的她只想在睡前看一看孩子。

林紫芙很麻利的剪斷了臍帶並且綁好,讓巧兒清理孩子身上的污血,她則是開始清理許小姐的一切。

孩子被巧兒包好抱在了許小姐的跟前。

此刻的巧兒早就忍不住流淚,她是激動的,生這個孩子太不容易了,現在看著襁褓里小小的孩子,不知為何,居然覺得很幸福。

「小姐你看他多可愛啊。」

許小姐看了一眼孩子乖巧的閉著眼,道:「男孩還是女孩。」

巧兒笑道:「是男孩,小姐是位小公子呢。」

林紫芙清理完污穢,把清理的東西都交給了巧兒,而她從巧兒懷中接過了孩子。

許小姐已經睡去,她抱著孩子坐在了火爐旁,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去。

巧兒去院子裡面把所有的東西都埋掉了,這才收拾了進來。

今天三個人都累壞了,巧兒看了眼睡著的許小姐終於安了心。

坐在林紫芙身邊有些憂愁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啊,這個孩子究竟是留下還是送走,這麼乖巧送走只怕小姐也捨不得啊。」

她最怕的就是許小姐捨不得,但這個孩子若是留著也是麻煩事。

林紫芙卻擔心更多,看著巧兒道:「雖然許小姐表哥做的事很讓人噁心,但孩子是無辜的,若是送走許小姐這一輩子都會受折磨,但不送走,許小姐往後怎麼辦?這個問題你們要想好,另外,生過孩子的女兒對那種有經驗的穩婆是瞞不住的,許小姐若是嫁給別人,你有沒有想過或許會露餡。」

如果在現代,指不定還能去告她表哥,但這個時代不行,這個時代是迂腐的,女人沒有地位。

&nbs--

p;??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是男人的錯,也不會有人真的怪罪到男人的身上。

都會第一時間在女人的身上找毛病,或許會懷疑,是不是女人先勾引了男人。

如果許小姐不是嫁給她表哥,那麼換一個人,或許洞房花燭夜能瞞過去,懷孩子能瞞過去,但生孩子可能就很難瞞過去了,再者,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

前路該怎麼走,還需要許小姐慎重考慮才是。

兩人正在說著,突然外面傳來了激烈的敲門聲。

才放鬆下來的巧兒頓時緊張了,趕緊站起來害怕道:「這個點是誰在敲門?林大夫你幫我看好孩子,我這就去看看。」

她害怕得很,平日里許府都沒有人來的,這個時候有人敲門是再是讓人擔憂。

林紫芙見孩子睡得很好,點點頭讓巧兒出去。

而她又去床邊看了一眼許小姐,見許小姐緊皺的眉頭漸漸的舒展也安心了不少。

她是真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