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73章 陳家鬧事

第173章 陳家鬧事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10:23更新  字數:3630

林夫人倒也不憤怒了,因為已經憤怒過了。

她這個時候是想著怎麼對付陳大夫。

看向林老爺道:「這次多虧了林大夫,我倒是小看她了,本來想著我的病讓一個女子來看稍微方便一點,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沒想到她給我的驚喜這麼多,居然瞧出了病,我問過別的大夫,我身體的病症一般人看不出來,也就是說,她的醫術是真的好,只是可惜,她沒答應我的請求。」

她覺得林紫芙比起陳大夫來可靠很多。

林西祥現在卻想著怎麼懲罰陳大夫:「娘,陳大夫這麼心狠,居然敢對你下手,你說該用什麼辦法懲罰他。」

現在林家人都在想著怎麼懲罰陳大夫,實在是陳大夫做的事情有點天怒人怨了。

林老爺悶哼一聲道:「交給縣太爺,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他既然敢做那些事情,就應該做好準備,我們只管去縣衙就好,不能干涉縣令大人判案,不過陳家人應該是知道這件事情的,陳大夫在我們家做了這麼多年的事,他的家人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

林紫芙沒有去葯堂,而是直接去了縣衙。

聽聞今天要審理陳大夫的案子,她還是需要到場看看的。

如果需要她作證的地方,總得要去作證吧。

本來林紫芙以為自己來得是最早的,卻不想去了縣衙之後才發現,衙門口圍著一大群人。

縣城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新鮮的事了,在縣城很多人都認識林夫人的,也有很多人知道陳大夫。

現在知道陳大夫害了林夫人,自然有人好奇要來看看。

得!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樣了,大家都圍在一起看熱鬧了。

結果門口算是人滿為患,林紫芙好不容易才擠進去。

陳大夫已經被帶上了公堂。

看著陳大夫被押上來的那一刻,林紫芙似乎看到了陳大夫的憔悴。

之前見到陳大夫都是一副意氣風華的模樣,就像是對所有的事情都胸有成竹。

但現在呢,髮髻凌亂,衣衫也不整,也不知道昨晚在大牢中間經歷了什麼。

一旁的人議論紛紛,縣城裡面都傳遍了,所有很多人都知道陳大夫做的事有多缺德。

「你說這陳大夫腦子裡面是怎麼想的,林夫人對他那麼好,居然還對林夫人下毒,幾年前是很少聽到林夫人生病的消息,也就是陳大夫去了之後就一直有病。」

「林夫人是好人啊,陳大夫這種人就應該千刀萬剮。」

……

林紫芙聽了一會,忍不住的撇嘴,好多都是馬後炮哦。

林夫人和林老爺是從後堂出來的,林夫人因為是原告所以跪在了公堂上。

陳大夫一臉愧疚的看著林夫人,眼神中露出了畏懼。

他害怕,是真的害怕,昨天衙差就已經說了,這件事情調查清楚了,他是要下牢獄的,而一想到林夫人的為人,下了牢獄之後,那些承了林夫人好的罪犯,肯定會對他下手。

在牢獄裡面只怕日子過得更苦。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現在他也想對自己說這句話。

萬萬沒想到一切都沒按照之前預期來發展啊。

他瞥了一眼林老爺,卻見林老爺陰陰的看著他。

那眼神之冷,他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不僅他不會有好日子過,就連他家人估計也沒好日子過。

似乎正好應證他內心的想法,才想到這裡,衙差就押著陳夫人和陳維崧進了公堂。

陳維崧和陳夫人眼神中滿是驚恐,膽怯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起來。

昨天他們還在商量怎麼應對,怎麼報復林紫芙,卻沒想到一大早衙差就來了,說是林家把他們也告了。

公堂上一下子熱鬧了。

縣令大人坐在案桌之後,威嚴的看著堂下的人。

知道林夫人的身體不好,也沒耽擱,直接開審。

林紫芙津津有味的看著裡面的堂審,陳大夫肯定不想承認,一直抵賴不認,而陳夫人和陳維崧也是一口咬定什麼都不知道。

她看著這一家人奮力抵抗的態度,忍不住的搖著頭。

事到如今,其實認不認都差不多了。

林家人不是飯桶,所有的證據都擺在眼前了,就算是抵賴也不可能了。

只能說陳大夫這一次是罪有應得。

只不過,陳大夫的代價似乎有點大了。

縣令大人開始宣判,居然是讓陳大夫流放。

堂堂七尺男兒的陳大夫在聽到流放之後居然哭了。

要知道,流放的話一般都是到最艱苦的地方去,而這一路上肯定要受很多苦頭,過去了之後,怎麼生活?

而陳夫人和--

陳維崧一直不承認知道陳大夫的所作所為,只不過在殺威棒下面一切都那麼蒼白無力。

一直到堂審結束,都沒有找她。

她還是很滿意林家處理事情方式,林夫人很尊重她。

人們散去,陳家人算是罪有應得。

大家又多了很多談資。

林紫芙則是回到了葯堂。

張掌柜要忙生意也沒有去縣衙,實際上藥堂就只有林紫芙去了,看到林紫芙回來肯定要問問。

林紫芙就把堂審的經過說了一遍,當大家聽到陳大夫要被流放的時候,也都很驚訝。

這可比打幾十大板嚴重了,甚至比坐大牢還嚴重。

因為這裡去流放地少說也得走個一年半載,這麼長的時間還是戴著手銬枷鎖,可以想像這一路上不死也得丟掉半條命。

沒想到回事這麼嚴重的後果。

李大夫搖搖頭很是唏噓:「自作孽不可活啊